高跟鞋里的职场态度

2014年08月21日 12:19 作者:肖遥 来源:《东西南北》  

  

  有天周末从超市采购出来,拎了袋东西走在路上,身后有个高跟鞋响亮的声音一直黏着我,我加快脚步或故意慢下脚步都休想摆脱它,可能一个提重物的人和一个穿高跟鞋的人的速度相差无几。这声音让我非常不爽甚至烦躁,也许是因为在非工作日听到工作的声音?

  记得从前有位做行政秘书的男同事抱怨过,机要秘书的高跟鞋声音太响,尤其是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在幽深的走廊上“咯哒、咯哒”地一路敲将过来,把他的心都敲碎了!这个声音会在他办公室门口停下,然后她会把局长的文件传阅给他,催他办理,所谓“上面动动嘴,底下跑断腿”,腿断的中介就是这个声音。他背后叫她“催命鬼”,她若知道了也会委屈。该怎样过来他才没意见呢?像吸血鬼一样光着脚飘过来?或者像聊斋里的画皮狐狸精先在墙上投一个影子,然后幽幽现身?要么像古代闺秀穿着绣花鞋踩着碎步颠颠地挪过来?

  写字楼的走廊地砖好像专门为这种高跟鞋量身定做的,不知有多少人听到这种声音心情复杂?另一位男同事,听到这个声音就心花怒放,他能从众多品种的“咯哒”、“咯噔咯噔”或“哒哒哒”里准确分辨出和自己有关系的那个女人,然后发一条暧昧微信:“咋不进来?”

  现在的单位在一个院子里,单位里最年轻的姑娘,当她踩着高跟鞋从大厅出来穿过院子去洗手,咯噔咯噔地从办公室门口一一掠过,她会下意识地昂首挺胸,她知道透过纱窗,“对面的男孩”会看过来,双方都如沐春风。

  隔壁办公室那位一直穿着中规中矩半跟鞋的女汉子,在晋升后每天踩着双8厘米高的钉型跟威风凛凛目不斜视地走过来,好像脚下踩的不是地砖,是奥斯卡的红毯。另一位条件相当的女同事在竞聘中败北,有高人分析说,因为她从不穿高跟鞋。印象里,她的确只在单位大合唱时穿过,一张口,除了唱歌就是喊脚疼,从此提及高跟鞋,就像《白鹿原》里的黑娃提及白稼轩那笔直的腰杆,恨不得断之而后快。想来旧时妇女不裹脚就嫁不了人,而今的职场,不穿高跟鞋可以,但仿佛少了些职业态度,那种接受驯服的、顺我者昌的工作态度。办公室新来的姑娘倒是每天都换双高跟鞋,从样式到颜色从不重样,高人又说,她换鞋换得太频了,为人不稳当。

  昨天,一位退了休的大姐来单位“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从前很忠厚的她此番过来竟然化了妆、穿丝绒旗袍,连嗓门都大了,极力表现出对退休后的生活十分满意,离开时却不小心说漏嘴,“倒是有时间天天逛街了,可买了新衣服穿出来没人看……”她脚下,还习惯性地踩着那双永不退休的制服半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