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工

2015年01月02日 18:08 作者:晓光 来源:《今日文摘》  

  大概10年前,一位在国外生活多年的朋友回来,我在家里做饭款待他。吃完饭,我们准备出去玩,他说先把碗刷了吧,我说不用了,我回来喊个小时工来刷。他当时瞪大了眼睛说,你们国内的人太过分了。

  月休4天,每天12小时以上

  我当时还不太明白他怎么这么大反应,后来才知道,在美欧喊人来做家务那是很贵的,甚至有些装修都是自己做,没办法,劳动力价格高。我们这无穷多的进城务工者提供了方方面面的低廉生活用品和服务,可以说很多城里人都享受着欧美“贵族”才能享受的服务。所以我有时不太明白,为什么很多国内的“上等人”鬼迷心窍去国外生活。他们到了国外,往往反倒成了打工者。当然,他们不会告诉国内的人,说的反倒都是国外怎么怎么好,空气多么好,环境多么美,人多么nice,社会多么和谐……于是更多的人听得羡慕嫉妒恨,于是也跑出去,才发现——上当了,于是接着说国外怎么这么好,于是又有人跑出去,于是……

  然而10年过去,时至今日,我突然尴尬地发现,我也快用不起小时工了。那时候我记得是每小时8元,如今已经每小时25元了,而且至少2小时起,万一他们多打扫会,就奔着3小时75元了,要是心一软,再给点小费,那整张的100元就都给出去了。好吧,那我还是自己打扫吧。

  当然,价格提高对从业者是好事,他们的工资提高了不少。不仅小时工,其他的这些类似工作——收银员、餐厅服务员、装修工,他们的收入都提高了很多。小区里小商店门前、小货车上,经常贴了手写的歪歪扭扭的招工启事,报酬基本为2800~3500元,而且多了从前从未有的几个字:月休4天。

  这应该是没有什么技能、只是纯粹“出卖”劳动力的工作的市场价格,即每月工作二十六七天,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工资2800~3500。算一算保洁小时工的收入也差不多如此:每小时25元,除了交给公司的,自己能拿到十七八元(这一点我问过她们),如果每月要挣3500元的话,需要工作200小时,一个月按工作25天算,每天8小时,算上去客户家路上的时间和在公司等活的时间,应该也在12小时以上。

  对于装修、快递等体力要求高的工作,收入还比这要高得多。前两年炒得火热的快递员月收入过万,有点夸张,我问过来单位送快递的小哥,他说每月大约五六千块。而最近家里请过装修师傅的都知道,一点技术没有,纯卖大体力的装修工人,他们叫“小工”的,每天至少二百元。

  技术“小工”

  那么有些技术的“小工”收入多少呢?很多人会跌破眼镜,我接触的一些,都在七八千、上万,甚至更多。听我慢慢一个个讲来。

  前段时间,我分别买了两个书柜和一个沙发。书柜送来时,是三个小伙子,一个看上去是小头目,另两个打下手。拆包装,钉螺丝,搬到放的地方,仨人利利索索地不到半小时就完了活儿。中间我还热情地和他们闲聊,真不是想打听什么,可能是职业毛病,自觉不自觉就和人聊上了:哪的人呀,怎么来的北京做这份工作,辛苦吗,再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收入上。小伙子说他们住在廊坊那边,每天6点到公司,把当天要送的家具装车,排好路线,出发,一家一家送,大概要晚上九十点才能送完回去。小头目已经干这行不少年了,也成了家,但还没买房子。收入嘛,大概每月四五千,在廊坊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但在北京,做同样的工作,至少能挣七八千。他们每周休息一天,就是车号在北京限行那天。

  小伙子人很和气爽快,聊着很愉快,后来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工作的一项重要技能——和客户打交道的能力。他们成年累月走遍各家各户,难免见到各色各样的人,没有好脾气和察言观色以及很快和人热络起来的能力,这工作就难顺利做完,自己也累。什么人好说话就多聊会,不好说话的就埋头干活走人,多年下来,他们都练成了阿庆嫂的本事。

  隔了几天,我又买了个沙发,这次来送的是一男一女,可能是夫妻,我没好意思问。一样的干活利索,人很和气,也是聊得很轻松愉快。这两人挣得多多了,他们能挣两三万,为啥?一是他们是两个人,当然主要是男的拿大头,另外主要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和上次的小伙子不一样:小伙子是公司的雇员,车是公司的,由公司发工资;而这两人是自己干的,车是自己买的,按照送一家多少钱跟公司结账,等于是公司把业务外包给他们。他们送一个单人沙发,安装好,是200元,双人沙发300元,三人沙发400元。他们周末最忙时每天大概要送七八家,也是早上六点装货,顺着线路一家家送,晚上九十点回家,一样的每周休息一天,就是车限行那天。不同的是这人已经在廊坊那边买了房子成了家,不出意外,他就是前面说的小伙子未来的版本。

  现在北京的房子无疑是买不起了,哪怕不吃不喝,面对已经在天上飞的动辄每平米好几万的价格,也只能叹口气了。但实在没想到,再过些年,我们可能连装修都付不起了,真要跟国外接轨,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前段时间,我只是请了一个师傅做了一个小小的洗手间改造,做了两个星期,就花了两万多。其实还有很多活没做,但眼看着钱如流水出去,赶紧打住请师傅走人了。师傅干这行已二十多年,说他最少每天工钱300元,后来我看到他开的账单,才明白这还没算改电、做防水等技术活,那是单独计费的,价格昂贵得吓死人。

  师傅还说呢,这还是看熟人面便宜的,而且再过十年,他们这代人(现在四五十岁)退休了,根本没人干这行,价格你就不知道有多少了。这行太累了,太脏了,是很挣钱,但现在的年轻人没人愿意干。师傅的儿子上了个什么野鸡学校,毕业后在一个医院打杂,一个月挣两三千,也不愿跟他爸干这行,当爸的也不舍得孩子干这个。听得我直冒冷汗:“那到时候怎么办?”师傅倒是胸有成竹:“也可能就像日本那样,都是在外面做好了,直接搬家来安装。比如你想要个什么样的洗手间,墙啊、地啊、顶啊,都在外面做好了,搬过来组装。”喔,但愿如此吧。看到众多3D打印的报道,我又想,到时候用3D打印房子吧,顺便连装修一起打印了,省得到时候装修不起。

  人精

  这两年都被人说是大学生的最难就业季,我总是感觉不是没有工作,而是我们的大学生是否愿意去做很多工作,比如江浙那边经济发达,企业很缺高素质的人,但就是他们自己家乡的大学生也不愿意回去,他们还是要留在北上广、南京这些大都市;还有像上面介绍的这些“小工”,大学生愿意做吗?恐怕都不愿意,它太累了,每天12个小时,每周只休息一天,同学们受得了吗?很多人都还是愿意像装修师傅的孩子那样,宁愿拿着两三千元当所谓的“白领”,也不要那么苦,反正家里也不缺这点钱,再说家长也不可能愿意孩子干这个。

  另外,也别觉得这样的活没有技术含量,只靠卖力就可以。其实这些工作还有很多无形的“技术”,比如如何安排每天的路线,客户不在家怎么办,尤其这个与客户打交道的能力,那真得好几年的锻炼才能学会“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说真的,干了多年这类的工作,这些师傅可以说都成了精,那贼着呐。我问装修的师傅,您手艺这么好,干了二十多年,这么有经验,也有很多兄弟,为什么不自己开个公司挣大钱?师傅一番话令我刮目相看,“我们才不想当老板呢,当老板要给多少人开工资,财务的、人事的,干活不干活你都得给他们开工资。我们凭技术吃饭,找我干活就给钱,干一天活结一天钱。这些年,我看多少老板开始风光,最后都关门了。我不想那样。”活得多么充实明白的师傅!

  (雷归海荐自《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