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应该有自己选择的自由

 2018/02/08 17:31  谷岳 《意林》  (34)    

地球虽大,但航空和智能通信的发达却让我感觉世界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趋于被科技同化。也因此,我一直被位于澳洲以北、菲律宾以南的新几内亚深深吸引,那里仍然有着一些过着和一万年前祖先几乎一样生活的部落,遗世独立。

科罗威人就是这样的一支部落。他们在三四十年前才在新几内亚岛西南地区茂密的雨林里被外界发现,现存四千余人。为了找到这个部落,我们从北京出发,先飞雅加达,转机至巴布亚省的首府查亚普拉,再飞瓦每那跟向导会合,然后飞到雨林中的一个小镇德开,从德开再坐一整天的船,才终于抵达科罗威地区一个叫马布尔的小村庄。

为了能跟科罗威人沟通,我一直學习他们的语言。科罗威语里没有年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年纪;也没有小时、月份这些词汇,时间这个概念对他们而言,跟我们截然不同。

习惯在城市里居住的人,一旦来到雨林,就要在生活方式上做减法,遮盖头顶的是最简陋的草屋,睡觉就在地上铺个垫子或挂吊床,做饭用两根木头架着锅,洗澡直接跳进河里,衣服基本就是几根布条……既没有手机信号也不通电,晚上大家围着篝火,听着雨林里各种动物的大合唱。

前往马布尔的路途艰苦,但我还是坚持背上了一部VR眼镜,因为我特别想让他们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我请一位叫Bailum的科罗威人用VR眼镜观看《侏罗纪公园》,看到一只恐龙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Bailum流露出异常惊讶的表情,还掺杂着恐惧、好奇和不可思议。另一位科罗威女孩摘下眼镜后好久都没缓过来,就像做了一场噩梦。最受科罗威人欢迎的是一部以海上吉普赛人为主角的生活,一望无际的大海,相比他们世世代代所处的雨林环境而言,实在太迥异也太难以想象了。

一天早上,Bailum比划着告诉我们,他和同伴射中了一只野猪。我们立刻跟随两位猎人,顺着蹄印和血迹追踪。雨林里穿行异常艰难,密密麻麻的藤蔓奋力阻拦着脚步。终于,野猪被包围,猎狗们冲上去把野猪赶出树丛,猎人拿出弓箭,远远看过去,只能看到林木激烈地晃动,听到杂乱的狗吠和野兽绝望地嘶叫。

因为没有锅碗瓢盆,科罗威人烹饪野猪的方法也出乎我们的想象。他们把野猪的肝脏单独取出,一边用篝火烧热石头,把猪肝扔进火里直接烤熟,一边把树枝交错垒起,用竹子夹起滚烫的石头放在树枝上,上面盖一层芭蕉叶,叶子上放一层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西米,然后把切成块状的野猪肉铺在西米上,再摆上烧热的石头,最后用芭蕉叶裹紧。这样连烤带蒸约半个小时,野猪肉渗出的油脂混合着西米,变成类似肉糕的食物,野猪肉也又香又嫩,不放任何调料就非常好吃。

当地人不吃猪肠,同行的大厨骏决定给科罗威人做一种泰式香肠。村民们围着骏,他们从来没见过有人收拾猪肠。清洗、剁馅、调配作料、烤制……几个小时后,科罗威人品尝到了他们人生中第一口香肠,但显然,习惯纯天然烹饪方法的他们,一时无法接受香料的味道,每个人咽下香肠时的表情都让我感觉,他们在努力尝试理解一个非常陌生而怪异的东西。

科罗威人从三十多年前被发现后,其生活内容已经从频繁的部落战争,甚至食人(是的,他们是罕见的有着食人文化的部族之一),迅速发展到迁移入村庄,有着相对固定的狩猎和采集。世代在雨林里繁衍生息的原始部落,谁也不知道,这种延续了万年的生活方式还能维持多久。不远的将来,等待他们的也许就是跟我们差不多的现代化文明和物质。也许没有一种绝对正确的生活方式——但我由衷地希望,他们有自己作出选择的自由。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