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父亲的曹操

 2018/02/07 13:49  黄左圣母 《意林》  (34)    

某个电视剧里,曹操以“大争之世”为借口,撺掇着几个儿子明目张胆地互掐。但这并不符合史实。曹操现在主要的头衔基本上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我看还漏了重要的一个,教育家。曹操在对曹家孩子的教育上,有智慧也有决心,在乱世里面甚至比以后治世的帝王之家教育孩子还要细心和尽心。

曹丕的《典论·自叙》里面说:“余时年五岁,上以世方扰乱,教余学射……”五岁开始拉弓射箭,过了一年,曹丕说自己六岁而知射。等到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在马上骑射了,运动中打靶比打运动靶难多了吧。举个曹丕单人作战能力的例子。

有一次,曹丕听邓展讲剑术、击剑的八卦,他在边上一边啃甘蔗一边一脸花痴样儿地听着,然后手痒说,要不咱俩练练?于是邓展就跟这娃儿摆开排场打起来了,居然被这小子用手上还没吃干净的甘蔗三次打中手臂。曹丕又嘚瑟,一本正经介绍经验道,为什么我只打手不打脸呢?说了半天,邓展心里不爽啊,嚷嚷着要再来一次,然后曹丕使诈,命门大开,引诱邓展深入,结果曹丕一甘蔗敲人腦门儿上了……

曹丕还“能属文,有逸才,博贯古今经传诸子百家之书”。诸子百家之书,按着《汉书·艺文志》的内容,总共著录图书三十八种,五百九十六家,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这些怎么说也装了不止五大车了吧。对比当时东汉国家大学规定的研究生三年治一经的速度,没上过大学不等于没读过书啊。

要是曹操老早送曹丕去上大学,他估计也就是每天都翘课偶尔上个学,到了期末混个八十分回家差不多。可惜他家老爹太厉害了,“上雅好诗书文籍,虽在军旅,手不释卷”。

动作模仿加心理暗示,在曹丕幼小的心灵里还没有业余时间应该干啥的概念的时候,老曹让小曹觉得业余时间就该是拿来读书的。所以说,言传身教啊,父母是孩子最早也最好的老师。老曹这时候再抽他一鞭子:“每每定省,从容常言:人少好学,则思专,长则善忘;长大而能勤学者,唯吾与袁伯业耳。”

在军旅,诸事繁忙的老曹还不忘了按时考查小曹的功课,与他探讨些读书心得、人生感言。定省的时候曹操怎么说呢?他总是说,你现在年纪小,年纪小而好学就容易钻研下去;现在不好好读书吧,长大你再读就全忘了;长大了还能好好读书的,就只有我跟袁遗两个人。是一种既期盼曹丕能够就着这条路好好走下去,又担忧他“误入歧途”的感觉。

我特喜欢定省这件事情,谈谈最近读了什么书啊、有什么感想啊。父亲在每一次这种谈话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经历过的想过的灌注给儿子。

建安八年,曹丕十七岁的时候,曹操带着曹丕去黎阳打仗,之后建安十二年打乌丸,建安十三年打刘表,都把曹丕带去观摩了。

虽然大儿子在战场上死掉了,但是曹操还是很坚决地要儿子去面对这个时代必须要他们去了解和应付的残酷。打仗这种东西,终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的,曹操有舍不得(官渡之战没带曹丕去),但是仍然很坚决地要曹丕懂得面对这些东西。

等到曹丕二十岁的时候,曹操去打高干,留着曹丕守邺城。之前是培养他在乱世战场上的能力,这是培养他治事的能力。这些东西都是读书读不出来的,只有经过历练才能够有经验。

到了建安十六年,曹操果断把既观摩过打仗也实习过治民的曹丕推上了副手的位置,五官中郎将,丞相副。这相当于曹操的高级秘书加跑腿的,曹操的班子开会讨论问题的时候,曹丕就在旁边儿听着,有啥事儿曹操觉得可以让曹丕试试就扔给他。比如说官制改革,九品官人法。既给了他熟悉政事和曹操班子的机会,又给了他发表自己意见的平台,有些事情可以尝试去做,做得不好还有老爹在后头给他抹平。

五官中郎将是管官儿的(虽然管的是候补官儿),但这个时候,曹丕开始可以光明正大地招聘自己喜欢的人才。

曹操之前一直是自己选人才来陪儿子们读书,比如“建安七子”,王粲、阮瑀之类的。现在他给他们自己选贤任能的机会。但是曹操这时候小小地作弊了,自己动手把邢颙扔给了曹植,之后又通过一点手段把刘桢也拨给了曹植。

要我说这刚好是曹操对于曹丕眼光的肯定。曹丕懂得去选那些跟自己不一样但是有用的人,但是曹植喜欢跟自己一样的人(比如说不能善待邢颙,喜欢杨修、丁廙啥的),这就决定了曹丕比曹植更适合做领导。

曹操对几个儿子都很好,总体来说其实是个很温情的爸爸,把曹丕推上去之后就封了剩下的儿子侯,然后给他们选家吏,招聘人才帮助他们。

曹操对儿子是爱,但是不溺爱的。封了侯之后,他要派儿子们去治理寿春、汉中、长安这些重要的地方。虽然每一个儿子小时候他都很宠爱他们,但长大了之后还是要根据他们的性格才能来选,曹操这时候说“儿虽小时见爱,而长大能善,必用之”。

这个时候,其他的儿子都封爵了,只有曹丕很可怜,只有工作没有爵位,人家拿年薪还带薪休假,他拿月薪还天天考勤……过了六年,曹操觉得差不多了,封了他魏王太子。曹操给曹彰说:“汝等悉为侯,而子桓独不封,止为五官中郎将,此是太子可知矣。”

所以说曹操对于儿子的培养既有一视同仁也有对长子特别的安排,中间他也有犹豫。从感情上来说曹操更喜欢曹植、曹彰是肯定的,但也因为他对曹丕有更严格的要求,所以对他常常显得很严厉,但这种严厉又确实是父亲对长子的爱。比如说他知道曹丕喜欢刀啊剑的,刚做好的五枚百辟刀就先给曹丕一把。

这样一个温情而理性的父亲,被写成一个以“大争之世”为借口,撺掇儿子兄弟阋墙自相残杀的深井冰,实在是很可惜。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1 + =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