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子昂

 2017/12/30 17:54  高欣然 《意林》  (149)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

采而佩,于兰何伤。今天之旋,其曷为然。我行四方,以日以年。雪霜贸贸,荠麦之茂。子如不伤,我不尔觏。荠麦之茂,荠麦之有。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当兰花绽放它最美丽的年华,它的高洁,清雅,却不为人所知。人们只见它艳丽的叶姿,独有的光环让它烁烁生辉。倾慕的目光下,有谁曾闻到那清醇久远的芳香,飘散在每一个寂寞的角落,独守它的志向和哀伤。

每见那幽兰略带落寞的身姿,就会不禁想起,几百年前的元代,似也有一位如兰花一般的君子吧。

他博学多才,能诗善文,通经济,晓律吕,工书法,解鉴赏,精绘艺,擅金石。他开创了元代的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他虽为宋太祖的十一世孙,却在元朝官居一品,名满天下。元世祖称其为“神仙中人”,而于今世后人却骂他不忠不孝,且“薄其人遂薄其书”,他的一生都在矛盾中度过,直至老年放下一切,颐养天年。他就是一介传奇人物——赵孟頫。

他的书法可与颜真卿相提,他的画作独树一帜。他的所有光华就如那绽放时的兰花,光环是那么耀眼,却因身处幽谷,而不为人所识。当有一日他离开了幽谷,却因带他走出的人身份特殊,只徒留“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慨叹。直至中年他再获机缘,似经那风吹雨打的历练,磨砺而出的一方宝玉,留传百世。

第一次知道他的时候,是有一日在查阅《道德经》时,不知从哪看到了赵孟頫所书的《道德经》字帖。他那秀逸的字体仿佛带着我进入另一个世界,在他的字里行间感受着那个年代的气息。

一日看书法报时,在提及赵孟頫时,引用了一首他写的诗:“谁令坠尘网,宛转受缠绕,昔为水上鸥,今为笼中鸟。哀鸣谁复顾,毛羽目摧槁。”

若真是不忠不孝之人,恐不会有此诗句。现下想来,忽必烈选中了他,亦是为了蒙汉的融合,既要继承蒙古族的祖宗成法,又应擅长用汉語进行文字创作,大大提高蒙古族人的文明程度,同时拉拢汉人心。此二者兼具者,唯赵孟頫是也。若谓其不忠不孝,那汉高祖刘邦岂非应称为乱臣贼子?

当然,现在再去讨论这些问题,也只是拘于小节并无大用。而一个人的气节,并非是表面现象可为之诠释。有时一时之沉默,不可代替他心中对国家的爱。其实谁统治着国家都不重要,所有的朝代都要以民为本。他们有好的初衷,但每个朝代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没落。当一个朝代已为人民带来灾难时,若再迂腐地坚持所谓的忠君爱国,那又如何去面对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子民呢?

子昂的书法,与晋唐之人旗鼓相当,甚至无不及之处;其画亦独创一派以至影响中国画史。是他提出“书画本来同”,“不假丹青笔,何以写远愁。”是他第一个在南北一统,蒙古族入主中原的形势下,吸收南北绘画之长,复兴中国的传统画艺……

也许他是对我影响最深的古人。记得曾听过这样的话:其实时代再多的变化,亦无非那几种人换来换去,该扮演这个角色的人,也一定会来,既然有了古人那么多的例子,你看他们如何做,你去照做不就好了?何苦找不到方向再迷茫下去。

于是,赵子昂,就成了我一生努力学习的目标。也许我不会取得同他一样的成就,但我会一直追寻着他的影子,做一枝长在凡世的幽兰。

(图/吴敏)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4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