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印象

 2017/12/24 13:13  朱正琳 《意林》  (71)    

硅谷久负盛名,有“高新科技的摇篮”之称,却不像是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网上的硅谷旅游攻略只“建议游玩2~3个小时”。想来是因为,那个“摇篮”并没有可看见的外观,而如果只是慕名去几家大牌公司门口张望几眼,那倒确实无须太多时间。去年夏天,我们夫妇与人结伴赴美做了一个“西部游”,也并未把硅谷列为选项。不过,归途中我们离队去湾区探访了几位已在硅谷工作多年的老友。得他们的陪同,在那地方也算是游了几天。与时下旅游的节奏相比,我们那种游就只能叫做闲逛,没想到却是感触良多。

苹果公司门口,那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随处可见。乔布斯的家门口,果园里满树的苹果已经熟了,比他的豪宅更抢眼。朋友说,乔布斯是真喜欢苹果!乔布斯的家(生前住所)坐落在一个安静的街区,据说他的家人还住在那里。从围墙外面看,委实看不出里面有多“豪”。由于有“内应”,我们有幸得以“深入”谷歌公司的办公楼内逛了一整天。那一整天我们享有员工们平日享有的待遇:免费的咖啡牛奶水果点心等,还吃了一顿免费的晚餐。员工可以带亲友进公司参观和进餐,是谷歌公司的一项规定,也被认为是其“企业文化”的一种体现。公司显然有意营造一种宽松、自由、人性化的工作环境。办公区敞亮开放,有不同区域,但没见到那种令人压抑感油然而生的格子间。会议室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拼图玩具,意思自然是与会者尽可以一边开会一边玩。我是说,谷歌企业文化的内核,或许就是未泯之童心。

听说我们进谷歌去看过了,一位在英特尔工作多年的朋友竟表现出一种让我有些意外的兴奋,说:“我们这里的人也都想进去看看。”可见我在谷歌觉得大开眼界并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孤陋寡闻。那位朋友也带着我们进英特尔去参观了一回,享受的待遇与在谷歌享受的可谓大同小异,但总的印象确实就不及在谷歌那般新奇。不过,英特尔博物馆见证了老牌英特尔不断创新的历史,却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

在硅谷闲逛的那几天,我时不时会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有点像是从古老世界穿越过来的人,所关心的问题都那么古老!而硅谷人所想所做的,都是超出我想象的事。我后来了解到,产生类似感觉的人并非只有我这位古老国度的来客。一位《纽约时报》驻外记者在亚洲待了27年之后回到美国,在“重新认识美国”的过程中这样说起过他对硅谷的印象:“当然了,旧金山湾区是为全世界测试新科技的实验室。我不时会遇到正在为某些问题寻找解决之道的人,而我还根本不知道有哪些问题存在呢!有位女士告诉我,她在建立一种演算法,能判断一个孩子可能会想读哪类书。”

我还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在以高科技闻名于世的硅谷,看到了一种新的人文景观。它不是“遗址”,也不是博物馆里的“藏品”,而是一种正在进行时的“火热的生活”。在谷歌吃晚餐时,这种感觉尤其强烈。成百上千的年轻人,来自世界各地,有着各种不同的肤色,带着各种不同的口音,却无一不是佼佼者。那景象着实有点令人神驰。从口音就可以断定,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是新移民,而不是“移二代”。当时我就在想,这么多受过不同人文教育,有着不同文化传统背景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并且有效地合作共事,他们是怎样避开“文明冲突”的?最简单的解释也许是这样:在共事和交往时,他們用理性认同取代了文化认同,他们都按照理性认可的规则和约定行事。

(刘振摘自《文汇报》 2017年9月5日 图/陈明贵)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2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