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I在日本医院观摩手术

2017年11月10日 8:57 作者:邓刚 来源:《意林》  

  走进日本医院,你会大吃一惊,感到自己走进了一家宾馆,光洁平展的地板,五彩缤纷的墙壁,候诊室的坐椅犹如豪华沙发。楼内还设有精巧的咖啡店和食品店。医护人员并不全穿白大衣,有的穿著粉红、淡绿、浅蓝的衣服,甚至穿着花衬衫。最令我惊讶的是,闻不到一点点消毒水的味道,这使你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几乎忘记自己是来看病的。

  日本所有的医院一律不允许家属在一旁护理,其原因是家属缺乏医学知识,没有护士护理得科学、规范。你会看到护士全都跪在病床前忙碌,无论怎样忙碌,只要护士与患者面对面,立即就微笑,可谓无微不至,甚至有些卑微式的谦恭。倘若哪个护士给患者输液,针头扎偏了,完全像犯了大罪,跪在病床前不停地行礼道歉,甚至还哭着说对不起。

  不过,在日本,要想去国立大医院就医,得先由下面的小医院或社区医院诊断治疗,如果病情重,由下面的医院给患者预约,这才能进大医院治疗。如果你非要直接去大医院看病,那就要付相对昂贵的挂号费。

  使我惊诧的是,可以看到我们众多富裕的同胞到日本医院体检,他们告诉我,虽然花钱多一些,但检查得精确、细致,医护人员服务周到,并且体检后数月,医院一直对他们的身体情况进行信息跟踪。

  一个作家的女儿在日本读书,一次体检中发现甲状腺肿瘤,于是她来到名古屋的一家医院,准备接受切割肿瘤手术。国内的作家朋友立即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我全力帮助和照顾,并千叮万嘱,一定要我给医生红包,一定要请院长吃饭,一定要给医护人员礼品。我只好让在日本工作的女儿三番五次地去联系,但人家医生很吃惊,婉言谢绝。

  由于我在大连的医院深入采访长达四年,数百次坐门诊,查病房,进手术室,凭此“资历”,名古屋那家医院的院长欣然接受了我的要求,允许我观摩这次切割甲状腺肿瘤手术的全过程。手术是请名古屋医科大学著名教授来做,术前医生与患者家属像开会一样坐到一起,讲述病情和手术方式,并聆听家属的要求。所有这一切都有工作人员在一旁详细记录,而且再次逐条向家属一一讲解,包括术后的住院日期、护理过程等。手术仅住院两天,绝对是神速。但医生说不会影响患者痊愈。

  我也像在国内大连的医院那样,全身换手术室消毒服,没想到手术室的服装更是花色鲜艳,如此好看的服装出现在手术室,确实使人无法想象。手术室里面的治疗仪器很高档,像是刚刚购置的新产品。手术开始的消毒很细致,反复冲洗不厌其烦。遮盖患者身上的多层被单与医生的消毒服装,都是高质透气的布料,却是一次性使用就扔掉。虽然我多次在国内医院手术室看甲状腺手术,但还是感到日本医生的精心和耐心,手术中用过的浸血纱布也要用秤过一下,减去纱布原本重量,计算患者失血量,如此细致,让人感叹。当肿瘤被彻底切除后,我以为“完工”了,但手术室又“换班”进来检查科的医生,用移动式B超机给患者一遍遍检查,唯恐遗漏残余瘤体。

  术后,作家夫妇总是在病房前转悠,想给女儿一点帮助,但看到护士那种细致周到的服务,他们只好空着两手站在那里。女儿出院后立即回到学校,她的父母临去机场前对我说,早知道这样安全轻松,我们没必要花签证费、机票钱,从国内匆匆飞来……

  (祁青摘自《今晚报》 图/豆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