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式尊老

2017年11月06日 17:25 作者:百合 来源:《意林》  

  “尊老”,是贾家的“根本

  大法”。

  刘姥姥进大观园,曾感叹自己有三个“想不到”。

  第一个“想不到”,是他们庄户人过年时贴的年画上的景色,这世上竟还真有;第二个“想不到”,是贾府吃个茄子会用十几只鸡来配,一顿饭就抵得上她全家几个月的花销。这前两个“想不到”还可以理解。

  刘姥姥的第三个“想不到”,是发现进餐时,王熙凤、李纨两位尊贵的少奶奶不能落座。她们得和下人们一道侍立一旁,等到大家离了席,她们才可以坐下来吃饭。刘姥姥看在眼里,不由得赞叹“礼出大家”。

  凤姐、李纨侍餐这个场面,让读者隔着时空窥见了中国古代上流社会一日三餐的场景。孙媳妇是晚辈,再尊贵,该尽的礼数孝道也一点不能少,而不是想当然地认为是主子们全都牛哄哄地坐下吃,仆人们围着团团转。亏得曹公不曾偷懒,他指缝里漏下的这琐碎一笔,是最客观权威的世俗生活记录。

  在这个家里,尊老的规矩刻不容缓。第六十四回,贾琏从外面回来,宝玉先赶紧给他跪下,口中却是给贾母、王夫人请安。因为两位长辈出门在外还没回到家,他便要代受宝玉跪拜。不得势的邢夫人身为婆婆,教训起得势的儿媳王熙凤来,不讲理还一套一套的,后者连嘴都不能回。就连除夕敬酒,也是贾珍捧杯,贾琏执壶,后面的弟兄们按年龄排队,一溜儿随着跪下,按年纪分先后的习惯已成自觉。

  尊老也不论主子和奴才。林之孝家的教训宝玉,宝玉得听着不能还嘴;退休的赖嬷嬷来了,王熙凤得殷勤伺候,一口一个“妈妈”,拿出惠泉酒款待;奶过宝玉的李嬷嬷更是奇葩,数落起宝玉来比王夫人这亲娘都气粗。寶玉曾抱怨说:“没有她我只怕还多活两日。”伺候了三代主子的焦大喝醉了酒便要破口大骂,让贾蓉少在“老子面前充主子”。被捆住口塞马粪那次,是因为他骂出“爬灰”,如果不是太敏感,宁国府的主子们大概会一直忍气吞声装没听见。谁让贾府里的规矩是年老的奴才比年轻的主子体面呢?

  对年老奴才们的尊重忍让,一方面体现了贾府的仁义和胸怀,另一方面,厚待在这里奉献过青春和汗水的老员工,也有一份感恩在其中。拔高一点,算是一种家族文化,很值得今天那些叫嚷着要人性化管理的企业琢磨、借鉴。

  (林冬冬摘自《梦里不知身是客:百看红楼》北岳文艺出版社 图/孙小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