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与蟛蜞

2017年07月25日 17:37 作者:尤今 来源:《意林》  

  有时,不免要想,螃蟹前世必是我宿敌,所以,今生一看到便想吃。

  说来汗颜,到斯里兰卡去的其中一个大动力,竟是可以天天狂吃大螃蟹。暗自盘算,点食螃蟹时,黑胡椒、白胡椒、蛋黄、奶油、清蒸、麦片、咖喱、辣椒,各种做法,逐餐轮流吃,就算吃得打横走,也还是值得的。

  没有想到,我的计划,全盘落空。大螃蟹在它的故乡斯里兰卡,竟然不是唾手可得的。

  科伦坡(Colombo)中餐馆麇集,当地人常常自我调侃地说:“我们的中餐馆啊,比中国大陆还要多耶!”

  到“168中餐馆”去,点菜时指定要一公斤以上的大螃蟹,侍应生一听便摇头说道:“大螃蟹?没有!全都出口到新加坡去了。我们这儿只有五六百克的!”我叹了一口气,委曲求全地点了咖喱螃蟹,小小的一只,吃得意兴阑珊,与鸡肋无异。

  次日,致电著名的喜来登中餐馆预订大螃蟹,要求重量在1.3公斤左右,有着丰厚肉质的那种,餐馆经理迟疑着说:“我不能保证一定有,不过,一定会尽力帮你找!”后来,来电通知我说,供应商已找到了一只重达一公斤的。

  兴冲冲地赶赴餐馆,令我大感错愕的是,端上桌来的这只大螃蟹,居然只有一只钳!

  招来领班,问道:“还有一只大钳呢,去了哪里?”

  领班老老实实地说:“螃蟹来货时,全都是单钳的。”

  “什么?斯里兰卡生产单钳螃蟹?”我愕然问道。

  “不是啦!”她笑了起来,“许多螃蟹,因为打架受伤或者搬运时不慎而弄掉了一只钳子;这些肢体残缺的螃蟹,全部保留内销。那些品质上好的、双钳齐全而硕大肥壮的,通通外销到新加坡去了。”

  哎呀,过去,我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新加坡人啊!

  在科伦坡,有家以螃蟹为号召的餐馆,名字唤作“Ministry of Crab”。餐馆入口处,竖立着一个大大的广告牌子,上面以风趣诙谐的语言写道:

  “亲爱的顾客:斯里兰卡螃蟹长久以来俘虏着新加坡饕餮的心,我们向您保证,本餐馆的螃蟹品质,绝对等同于外销到新加坡的,唯一的不同是,它们更为新鲜,在捕获之后,不需要乘搭飞机,立马便送上桌来……”

  莞尔之余,细看价目表,边看边心惊。半公斤者,一只售价2500卢比(折合新币25元)。价格依重量而渐次提高,一公斤者售价居然高达5700卢比(折合新币57元),这就相等于当地劳动者半个月的薪金呀,吃了又如何消化?

  当天傍晚,到海边欣赏日落。

  在沙灘上一字排开的小食摊,卖的清一色是油炸食品。经过几番轮回的油,黑得像森林的夜。丰腴的油味,好似绽放着的烟花一样,热热烈烈地喷洒出满地艳艳的芬芳。我发现最受当地人欢迎的是油炸蟛蜞,这种体积超细超小的螃蟹,千依百顺地趴在香香脆脆的面饼上,我见犹怜。

  当地人围着小食摊,买一大包,一家老小你一个我一个地抢着吃,当夕阳慢慢地坠落于海面时,整个沙滩都是咀嚼蟛蜞所发出的声音,“咔嚓、咔嚓、咔嚓”,仔细再听,那竟是蟛蜞满足地喟叹,兴许是它们觉得自己能够小小地抚慰国人贫瘠的胃囊,因而把自家的四分五裂当作一种快乐的奉献吧!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夕阳被贪婪的大海吞噬后,蟛蜞的“咔嚓”声依然欢喜地在回荡着……

  (荷之韵摘自作者新浪博客 图/兜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