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耐克引发的人生迷失

 2016/10/20 15:25  Dr.希鲁鲁克 《意林原创版》  (94)    

三个月前,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双耐克篮球鞋。为了要不要买这双七百多块钱的耐克球鞋,我纠结了一个多礼拜。

为了给自己浅薄的行为开脱,我开始用自己一贯的思维方式,将其上升到了哲学高度,精神世界总是我最后的慰藉。

我想:这购买耐克鞋的欲望,是源自对物质的渴望,还是精神层次的追求?一双耐克鞋真的就能比一双李宁鞋更能带来幸福感吗?在一个娱乐至上的商品社会中,一个人要如何锻炼出强大的心灵拒绝虚假的诱惑,觅得人生的真相?

我幻想在精神世界的圣洁海洋中,与物质欲望率领的魔鬼大军搏斗。

但我还是很想买那双鞋。一个礼拜后,收到工资条的时候,我突然得出了结论,那就是,我之所以那么纠结,其实只是因为心疼那七百块钱啊。

我下定决心,就算是再心疼,也不能让时间再白白流逝了。我从取款机中将钱取出的时候,有一种悲壮感,我终于用钱买到了一刻心灵的安宁。

我再次昂首挺胸来到了那家耐克店。

而这次我终于不再犹豫。再见了李宁,我仿佛看到我穿破的鞋子都有了生命,也有了翅膀,在空中微笑着跟我道别,去吧,去追寻更高的人生目标吧,少年,你的宝藏就藏在美利坚的耐克鞋里……

我假装自己很懂人体生物力学以及人体生物工程学的样子,拿起觊觎的那双耐克鞋,实际上只是在找价格标签,心里妄想着这一周下来也许已经打折。

但还是700多,油价和股市昨天不是刚跌了吗?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双鞋要卖得这么贵,终于付款的时刻到了。我拿起货单走向收银台的时候,大脑以近乎疯狂的速度不停地计算着700元钱可以买多少卫生纸,而平均一卷用两周的话,又能用多少年。

我怀着“浪费了钱”的无比沉痛的心情回了家,脑海中尽是非洲儿童因为营养不良而倒下的悲惨镜头。

终于穿上这双耐克鞋去了球场,鞋底很软,很有弹性。感觉脚下是一片云彩。

虽然这双鞋穿上感觉不那么舒服,但我把问题归根于我脚的先天形状上,并且幻想它能为我的脚塑得更美。

在五星级宾馆吃饭的时候,你的潜意识总会告诉你,这不可能比食堂更难吃。但耐克商标让我感觉良好,造型也拉风格,仿佛在脱离屌丝的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我试着打了几场球,感觉比平时跳得高了很多,身轻如燕的感觉,虽然我还是只能像以前一样刚刚能摸到篮筐,但那也许是因为神秘的“世界篮球组织”刚刚用魔法提高了全世界的篮筐高度吧。有了耐克,我理应 jump得更high。

可是球技却没有那么明显的提高,中投命中率还是差得很。但我坚信,当我踏上NBA赛场的时候,这双鞋才会爆发出韬光养晦的小宇宙。因为是耐克,不是李宁不是双星不是特步。

嗯,这钱应该没白花。

唯一的问题就是,如果你脚下是一片云彩,你在上面打球是不是很容易摔倒?在云彩上摔倒自然没什么问题。但是球场就是球场,水泥做的,不含糖。

穿上这双鞋的一个礼拜之后,我在一次高高跃起抢篮板的时候跌下来右踝内翻然后骨折。整整两个月不能动弹。以前除了李宁双星金莱克,我甚至穿过老北京布鞋打球,连最小的扭伤都没有过。嗯,真相似乎只有一个。但时光机已经因为生锈而无法启动。

在病床上的我开始计算,700元钱的卫生纸要浪费几棵树,而一棵树十年中又可以吸收多少二氧化碳,释放出多少的氧气。

幸好没买卫生纸而买了这双鞋啊,于是我就被自己高尚的环保意识给治愈了。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6 − =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