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终须一别,别后请宽心

2015年12月18日 16:15 作者:佚名 来源:《意林》  

  萧氏原为南朝梁明帝的女儿。家世清白,知书达理,嫁给杨广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晋王,后来晋王登基成了隋炀帝,她顺理成章做了皇后,也算辅佐有功,贤德旺夫,终于修成正果。杨广虽然生性暴虐,对萧氏却礼让三分,入宫登基的时候,萧后已经年过四十,依然在后宫佳丽中独树一帜,得宠顺利封后。

  不知是不是好运气都在前半辈子用光了,萧皇后自从做了皇后,日子就不太安生了。倒不是后宫争斗,而是男人不争。

  隋炀帝治国无方,与众大臣渐渐心生嫌隙。有宫女告诉萧后,听到有人说要谋反,萧后令她速速禀报皇上。杨广一听,好你一个小宫女,这是你应该关心的事吗?杀。后来,再有人告诉萧后,大臣们正在密谋造反,萧后说:“大势已去,无法挽回,何必禀告呢?徒令陛下增添烦恼而已!”

  彼时,隋炀帝已经无心治国,只想躲在江都做缩头乌龟,可惜你虽无心于天下,有志之士却也容你不得。

  从这件小事,看出萧后倒真是一个想得开的人,她身上有一种得过且过的气势,既然无可挽回,不如随波逐流。何况男人不乏刚愎自用者,虽然是恩爱夫妻,太太若试图主宰丈夫的人生,结果大多是既折损了夫妻感情,又并没有使男人回头是岸。

  当杨广终于被字文化及的所杀,她心里激荡着两种情绪,一种是丧夫的悲痛,另外一种则是命运这只靴子终于落地的安然。

  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是要求宇文化及以帝王的礼仪安葬杨广,作为交换,她做了宇文化及的偏房。其实即使没有这个交换条件,当宇文化及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久久没有移开时,她的命运已经注定了。既然结局已经写好,何不抓住手里的筹码与命运做一个交易?也算给自己前半生的夫妻恩爱有了一个交代。

  萧皇后在变故面前的清醒,使她在好运散尽后,依然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虽然安稳已经不可能了,却也要尽心尽力地为自己做最好的安置。

  人逢乱世,何以自安?宇文化及龙椅还没坐热,就被窦建德杀了。窦建德的目光落在萧皇后身上,这种目光她已经太过熟悉。

  杨广的妹妹义成公主当年嫁给突厥可汗和亲,如今得知嫂嫂成了叛军的房中人,大义凛然地来接她。萧后在房中梳洗打扮一番,告别旧人,款款而行。她对新生活并没有什么期盼,在连番的颠沛流离中,她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在哪里,都要努力照顾好自己。

  萧皇后到了突厥,突厥可汗也被萧皇后的美貌深深吸引,纳入后宫。然后老突厥可汗死了,按突厥人的风俗,他的妻妾——义成公主与萧皇后姑嫂两人又被新任番王接纳,成为他的妻妾。

  短短几年,萧皇后从一个政权到另外一个政权,一个男人到另外一个男人。唐太宗贞观四年,唐朝大将李靖打败突厥,要回了萧皇后。这时萧皇后已是48岁的半老徐娘,而唐太宗李世民才33岁。萧皇后与李世民到底有没有故事,野史说有,正史却无记载。

  无论如何,萧氏是在81岁高龄善终的。可见她后来日子过得不错,虽然没有稳定的男人,却有稳定的日子,她既没有留恋过去,也没有怨恨命运,她昂首挺胸地从过去走出来,无情自是有情,宽心才能安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