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也有雾霾

 2018/11/13 11:07  毕淑敏 《意林》  (85)    

甲板聊天中,专家曾问我:“您觉得北极的空气如何?”

我说:“非常好啊。咱是没带仪器,不然测一下PM2.5,估计可能是个位数,是0也说不定。”

专家说:“现在是北极的夏天,大气的环流对北极的空气净化有利,所以才有如此清冽之感。如果是冬天,情形便不一样,会出现污染。”

我说:“为何?此地没有人烟,也没有工矿,为什么冬天情形会变坏?”专家说:“人造污染物会随着大气及洋流,聚集到北极地区。北极地区许多污染物的含量,比人口密集的都市还要高。冬天到北极来的人,也许会看到北极烟霞。”

“北极烟霞是什么东西?美丽吗?如烟的霞光?如霞的烟?”我很好奇地问。“烟霞”这个词,我是第二次听到。上一次是在20年前的澳门。当地一位朋友说,天气预报中,常常会出现“烟霞”这个词。我以为是一种神奇景观,未曾细问,至今不知何意。不承想在人迹罕至的北极核心区域,又邂逅烟霞。

专家说:“别看‘烟霞’这个词很好听,它的本意,指的是抽鸦片时吞云吐雾的产物。”

我吓了一跳,地老天荒之处,还和毒品有关?专家苦笑道:“现代意义上的北极烟霞就是咱们常说的雾霾啊!由于北极冬季平稳酷寒,含微粒的云团在空中悬浮稳固,久降不下。从南边中纬度地区大气中飘移过来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氟利昂、烟尘和农药等污染物,与之结合形成雾霾,会持续笼罩在极地上空。”

北极原来当然是没有烟霞的。烟霞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出现,主要是欧洲工业国家和苏联工业排放污染物造成的。加之每年都有大量候鸟飞来北极,粪便中携带的汞和杀蟲剂等化学成分,也持续污染北极环境。

专家陷入长久的沉默,我也无语。想起海明威在他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的题记中,曾引用过英国17世纪诗人约翰·堂恩的诗歌片段: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欧洲大陆的一小块,那本土的一部分;如果一块泥巴被海浪冲掉,欧洲就小了一点;如同一座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任何人的死亡使我有所缺损,因为我与人类难解难分;所以千万不必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这样说来,北极地区的长治久安,凡地球人都有责任。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包括咱们中国,的确都远离北极圈。不过,国界是地图上人为画出的切分边界的线条,地球却是浑然的整体。北极的气候、海流、海冰、物种等,吹拂游弋奔流生存……完全不受国界限制。大北极不应有“小圈子”,地球人须秉持大格局观。为了北极的将来,为了整个人类的福祉,都来关注北极,整体规划北极,完善保护北极。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5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