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丧的时候,你该去医院走走

 2018/04/07 8:14  赤西 《意林》  (162)    

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人间世》,与医院相关的纪录片总是能让人心情变得沉重。这部纪录片又将治疗失败,甚至死亡的病历放入片中,让人深刻感受到医院中的世事百态。

片中有忙于工作而没有及时做手术而心衰去世的年轻人,他的床头还摆着包含着爱人祝福的礼物;有只是生日时吃了变质海鲜,多个器官衰竭抢救无效离世的24岁小伙子;有经历了大手术,第二天却停止呼吸的人。

看着片子里面或生病或遭遇意外而离世的人,不由得想,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今天能平安地生活,无病无灾吃喝不愁,真的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我们永远只爱自己无法拥有的事物,当生病时便会乞求只要健康就好,其他别无所求。但当身体养好后,便又回到了以往的状态。因为些“小事”而焦躁抑郁自暴自弃,因为些挫折去伤害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的我们,都忘记了病痛中那些简单的愿望。

感到生活无望时,便去医院走走。那里有身患绝症挣扎着求生的人;有疾病治愈后笑着走出医院的人;有拿着化验单等待审判忐忑不安的人。

看到这些场景时,便会明白人生除了生死再无大事。

成年以后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生死,便是我小姑的离世。大概是2010年的秋天,家人告诉我小姑病危的消息。透过医院的ICU病房玻璃,所看到的场景我至今都没有忘记。

小姑躺在病床上,鼻子嘴里插滿了管子,如果不是旁边嘀嘀作响的机器,我都意识不到病床上的人还有着生命力。我听到不远处的医生说,现在小姑的生命全凭这些机器支撑着,是否拔管交由家属决定。

我不禁想起生病前的小姑,一米七五的身高是南航出了名的美人。犹记得我幼时想做空姐的梦想,便是受小姑的影响。可是生病后的她,就如经历了秋风的树叶般,变黄变枯萎,不知何时便会落下。

如若不是亲眼看到,真的无法想象生命的脆弱。仿佛玻璃一般,不知何时便会摔碎。那时候的我,终于明白“每一天活着便是恩典”这句话深刻的含义。

总有一部电视剧让你看过后,没有勇气再次点开,却永远都不会忘记。Fragile于我而言便是这样的存在。

这部剧里面我印象最深的便是第五集的病人——小早川洋行。

小早川是一位时日无多的癌症患者,每天住在医院里过着乏味的日子,却能一直洋溢着笑脸。

知道自己只有一年寿命的小早川说自己一生没什么想做的事,只希望能上音乐大学学习作曲。这个对普通人来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愿望,却是小早川永远无法企及的梦想。

每次小早川在病房里作曲之后,总会一个人静静看着窗外。没有表情也没有言语,我想他也许在想象着健康的自己在过着怎样的生活吧?

最后看到小早川留下自己谱写的曲子,离开人世的一幕,屏幕前的我无法抑制地失声痛哭。不单因为这个令人难过的大男孩,还有对自己现有生活的庆幸,我想做的事情都有能力和时间去做,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抱怨生活对自己不好?

每次看到医疗片中那些被疾病折磨的人物,便会想到那句话:“不必去羡慕他人的生活,因为你自己正在过着很多人求而不得的生活。”健康,这看似简单平淡的两个字,是多少人想付出一切所换取的生活状态。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身体素质总会慢慢走下坡路。从前每次和姥姥通话,老人家总是嫌弃自己腿脚没有以前利索,自己的反应也有点慢了,说着说着就怀念起“少年时”。总会说:“我要是再年轻十岁绝不可能走路这么慢,每次看着自己身体没有以前好,我总是特别着急也特别生气。”

但是昨天姥姥却和我说:“我觉得我自己的身体特别好,以前就是太不知足了。”其中的转变是因为去医院看望了一位老同事,因为疾病上腭被细菌腐蚀,说话受阻碍,吃饭也只能吞咽流食。那一刻姥姥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好,觉得自己真的没什么好生气的,也没必要总和年轻人比精力。

人的烦恼不过是追求自己未曾拥有的事物而未得,而产生的焦虑心情。但当明白自己已经有了最值得珍惜的事物时,便会幡然醒悟,一瞬间燃起对生活的热爱与对现有生活的珍惜。

海伦·凯勒在《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里写道:“在事故中,将死的主人公通常都在最后一刻因突降的幸运而获救,但他的价值观通常都会改变,他变得更加理解生命的意义及其永恒的精神价值。”因为他们明白了生命的价值与脆弱,在一餐一饭中都能吃出幸福的意味。

“将死获救”这种事情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所以很多人很难意识到“活着就该感恩”这句话深刻的含义。

这个时候就要去医院走一走,看着一个个患者挣扎求生的坚持,抢救无效后患者家属哭红的眼眶,和救护车接到的一个个不省人事的病患。便会感受到,在疾病与意外面前人有多么渺小。那一瞬间,才会意识到自己的烦恼有多么不值,现在的生活有多么难得。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