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杂世界上,小事见深情

 2018/01/05 17:41  沈嘉柯 《意林原创版》  (109)    

小雷是一个生活在俄罗斯的中国女孩,她问我,能不能给我讲一下她父亲的故事。她一直想写一写自己的父亲,但是表达得不好,没能成功落笔酝酿出文章。

小雷说,父亲年輕时从军去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她的奶奶在家哭了几天。他们坐火车去开封集合,从开封出发去越南。她父亲主要是遗憾现在国家对于这场战争提及不多,更多的是讲抗日老兵。

然而,因为我恰好读过一点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文献资料,看过相关的纪录片,所以我知道,现在提得少,是因为多个历史原因综合导致。一时间难以详细解释给她听。

因为深夜时差,简短聊了几句,她去忙事情,我去睡觉了,约好了写邮件再完整说说关于一个老兵对战争回忆的故事。

后来,我等了好几天,没有等到来信。再翻阅那两段短短的话,我忽然觉得心被戳中了。

她的父亲生于1956年,自卫反击战1979年爆发,也就是说,差不多二十三岁的年纪。

年纪轻轻离家参战打仗去了,随时会牺牲在战场上。这是任何亲人都难以承受的焦灼。

残酷的战争背景退隐到幕后,往事就被浓缩了。在孙女的记忆里,她奶奶在家哭了几天。

真的只有几天吗?

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母亲对孩子的牵挂忧心,几乎是深沉无底的。孩子离开多久,就煎熬多久。但在那个年代,日常生活还是要继续,平时照旧为谋生忙碌,老一辈人,含蓄克制,逼着自己坚强,渐渐就压抑下来,变成了偷偷地哭,不让人瞧见。

她说的另外一件事,是她父亲很小的年纪就参加工作去修水库。当时交通不便利,也没车可坐,只能步行。走了三天才走到目的地。可是过年的时候太想家了。大年三十那天,她父亲走了一晚上才回到家里,鞋都走掉了,那个时候她父亲才十四五岁……

离家三天的路程,一个晚上回家。

鞋子也走掉了,那脚也一定满是水泡血泡了。不,甚至鞋子不是“走”掉的。是一路心急回家,狂奔甩掉的,所以无知觉。正常地走路,鞋子掉了人会发现,自己会捡起来。

按年纪去推算,20世纪70年代初,没有交通工具的地方,不会是平坦大道,只会是坎坷不平的泥土路。我在城市走惯了水泥路,去山村采风,随随便便走了个把小时脚底就起水泡了。可以想象,这个少年人怎么光脚忍痛,终于到家见到母亲,见到父亲,见到兄弟姐妹了。过去的年代,很多人都是这么走路离家回家,平凡又家常。

一个无限眷念想家的人,离家赴战,明知难舍亲人,还是出发了。他耿耿于怀这一段战争历史提及不够的遗憾,你也许就能真正体会到了。

这只是宏大的时代背景下,人世间发生的小事情。然而,最是小事见深情。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7 − =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