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能量

2017年11月03日 14:11 作者:王月冰 来源:《意林》  

  洛杉矶有个不怎么出名的男演员,名叫查克·麦卡锡。

  大概由于收入不高,因此想赚取外快。有一天,他突发奇想,开发了一个生意渠道:以预约的方式陪陌生人走路回家,每英里(约1.6公里)收费7美元(约人民币50元)。

  这种看似滑稽的生意,竟然非常红火,甚至供不应求。查克·麦卡锡不过就是单纯地陪预约服务的客人步行回家,偶尔聊聊天,听对方倾诉,更多的情况则是,一路沉默,肩并肩,走一段。

  著名的情感专家素黑说,肩并肩地走,不用说什么,分享什么,光是一起静默地走路,已经很疗愈,心里会踏实很多,觉得幸福。她称这种效果为静能量。

  生活中,有时的确需要这种静能量。

  我家楼上一位40多岁的大姐,两年前查出乳腺癌晚期。她的儿子之前为了上班方便,住在城市的另一頭。自从知道妈妈得了这种病,他每天下班后坐公交车转地铁又坐公交车花上近2个小时回家来,第二天早上6点多就开始出门往公司赶。我有时在路上看到他们母子散步,跟在他们后面很长时间,也听不到他们说一句话。有时去他们家,看到母子坐在客厅里,妈妈看电视,儿子读书,母子俩也几乎没什么言语交流。

  有一天清晨大雨,看到他出门,我让他坐我的便车。我说:“其实你这样每天赶回来,也没陪你妈说几句话吧。”他笑笑,说:“是的,其实也没什么说的,但就是觉得陪在她身边,她会好点,哪怕什么也不说。”我点头,理解他的话。

  我老家的一位邻居老爷爷,老伴瘫痪在床多年,常年躺着,几乎不会说什么话了。老爷爷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只要发现她身体有一点点状况,马上请医生,十分紧张。有人说:“您这样留着她,她却是连陪您说说话都不会了。”老爷爷说:“能静静地陪在这就好,哪怕只能听到呼吸,也是好的。”

  我上初中那年暑假,我妈带我坐村上的中巴车去县城买书,中巴车司机是我们村的小伙子明子。中巴车刚到县城,和另一辆车子追尾了。车上的乘客纷纷下车离开,但我妈一直带我坐在那,好久好久,偶尔给明子扇扇风,安慰他不急。我实在不耐烦了,催我妈走。我妈却偏要等到交警来了,处理好事情才带着我离开。事后,我妈对我说:“明子才开车不久,出了这种事肯定有些紧张,对方车主又很强势的样子。我们陪在那,虽然说不上什么话,但还是能给他一点力量。”多年、后的今天,明子早已有了自己的运输公司,每次见到我妈,非常尊敬,总是说:“您那次在马路边静静地伴我那么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有孩子的朋友可能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孩子在婴儿时,如果有你陪着,他可以一直熟睡,可是,哪怕你悄悄地起床,不过几分钟,他就会醒来,哭。如果你再睡过去,他又会继续睡。也就是说,他的身体在熟睡,但他能感觉到你的陪伴。我们人类对这种静能量的需求,也许是与生俱来的。

  顾城在《门前》里这样写道: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这种静静陪伴的意境,真的十分美好。

  有时候,我们什么也不缺,就缺这样的静静的陪伴,就缺这样一份微妙的静能量。

  (秋水长天摘自《阅读》2017年第7期 图/关节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