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事

 2017/10/23 9:38  一风堂 《意林》  (143)    

在我幼时,我母亲就像攥老鼠一样控制着我,每天的发型、衣服,甚至放学到家的时间她都严格控制,对此我感到十分厌烦。

这样难缠的母亲在三年前和我肩并肩地坐在电视机前看马航失事的报道,当我听说赔偿金有千万之多时,有口无心地说了一句,如果我在那架飞机上就好了,父母拿到这笔钱可以过上好日子。

母亲白了我一眼,良久才说:“我们怎么可能过上好日子啊?”我随便一说,母亲竟然当真了。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忘记那天的情景。

真是奇妙,母親严厉的时候,我恨不得一头碰死。我曾发誓有朝一日能够独立生活后,立马只身抱着猫离开这个家,再也不回来。然而许多年后,我依然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离不开她。这不得不说,真是件奇妙的事。

(林冬冬摘自《少年文艺》 2017年第5期)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5 =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