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美善自桃源

2016年07月11日 11:11 作者:徐长才 来源:《做人与处世》  

  青年歌手萨顶顶说:“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个桃花源,不受外界纷纭环境扰乱,让自己内心宁静、明亮、清纯、愉快。”在此想法指引下,她向在场观众唱了《桃花仙》这首歌。古今中外,不少贤人能士心中真的是有桃花源的。

  鲍叔牙和管仲生活在北方的一个村庄里,学在一起,玩在一起。管仲家庭比鲍叔牙家庭穷困得多。俩人年轻时合伙做生意,生意做得不错。不过,管仲多次趁鲍叔牙不在时,私自拿走一些钱,也不上账。到年底结算分红时,他照样与鲍叔牙分得一样多的钱。鲍叔牙有时还把自己应得的钱分一点给他。伙计们对此很生气。鲍叔牙却说:“管仲家穷,他有个年迈多病的母亲,他是用钱买好东西孝敬母亲,他是位难得的大孝子,我们就原谅他吧。”后来,齐桓公要鲍叔牙做齐国国相,而鲍叔牙坚辞不接受,力荐管仲,说只有管仲才能把您辅佐好。鲍叔牙心里的确有个桃花源。他心里拥有桃花源,就拥有了博大的胸怀和远见卓识,也使他青史留名。

  钱学森退休之后,无职无权,面对不正之风,他说:“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洁身自好,不沾一点点污泥。”钱老晚年给自己定了几条规矩,不接受吃请,不参加任何开幕式,不为他人写序,不题词。据钱老的秘书涂元季回忆,20世纪80年代初,老百姓的日子不富裕,钱老对借开会之名搞大吃大喝的事很反感。在北京开会他绝不住会,回家吃饭。群众对有些官员借出国考察之机游玩有意见,钱老说:“我不出国,哪儿也不去。”对成果鉴定会,钱老认为:“我不能说这些成果都是不好的,但是我知道鉴定会有很多文章,我区别不清,唯一的做法就是回避。”但回避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有一次,一位领导的孩子主持了一个项目,说这个项目是按照钱老的倡导来做的,希望钱老能参加鉴定会。钱老很郑重地给年轻人回了一封信,说:“虽然这件事情是我倡导的,但我只是知道宏观上的大方向,具体细节我并不懂,因此我不宜参加你们的鉴定会。”一个人能力是有限的,他不能改变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钱老严于律己,在洁身自好方面心中有一处桃源。

  巴金的儿子李小棠在复旦大学读书五年,学校许多领导都不知他是巴金之子。毕业分配时,很多人为子女能分到一个好单位,到处托人走后门。好友也劝李小棠:“分配工作关乎自己的前途,别人都为此在到处托人说情。你父亲面子大,人缘广,你何不让父亲出面呢?”李小棠却说:“那种事俗不可耐,我不能干,组织上安排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李小棠始终没让父亲跟任何人打招呼。李小棠毕业后到上海市政协文史室工作,一干就是20年。巴金90岁生日时,上海市政协主席陈铁迪来寓所拜访巴金。当看到自己属下的工作人员李小棠时,陈铁迪还奇怪地问:“你怎么也来了?”李小棠心里无疑是有桃花源的。心里的桃花源使李小棠安守本分,为人正派。冯骥才说:“父子应是忘年交。”做儿女的,不应该谬托父母而去谋求私利,而应该凭借己力去奋斗,去取得自己该得的东西。

  荷兰思想家斯宾诺莎一生以打磨眼镜片赚钱度日。白天,他都在昏暗狭小的作坊里一丝不苟地淬炼、打磨、装配镜片,每个程序他都做得精益求精,几乎比夜晚在灯下写哲学著作还要认真、虔诚。一天,一位顾客请斯宾诺莎为他安装一副眼镜,光打磨镜片他就花了一天时间。当顾客看了和试戴了这副做工精细、美观好用的眼镜后,连声说:“您真是位世间最好的制镜师!”有人劝他:“你打磨镜片,何必那么费神费力呢?你应该跟别人一样,差不多就行了。”斯宾诺莎却说:“我不能那样做,打磨镜片虽不起眼,但我干的是良心活。不干好,我心里会不好受的。”当年,和他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斯宾诺莎将是影响几个世纪人类精神领域的大思想家,却都知道他是个手艺精湛的工匠。

  一个人最可贵的品质莫过于善良。人不善良,就会坏事恶事做尽。善良的人是人们最喜爱的人。斯宾诺莎心里也有个桃花源,桃花源使他生发灵感、产生优秀思想,写出价值很大的哲学著作,使他成为举世瞩目的思想家。

  “人间草木深,我心桃花源。”人间像林子,草木深处多样纷呈,有虎豹蛇鼠,也有花鸟虫鱼,不论怎样,只要我们心中有善念有梦想有勇气有智慧,心里便有美不胜收的桃花源。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