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叹流年

 2016/06/29 13:26  李文臣 《思维与智慧》  (136)    

每至年末,我们免不了要感慨光阴如流水。其实握在手心里的平淡日子一样滋味长,只是人本多情,重节日如权益,瞻前顾后,年年叹息。

我想,人其实有两种意义上的活着,一是此刻,一是回忆。过去的时光是如何回到我们的生活,当然是经由回忆。只是年轻时把生命当做纸,心如椽笔,恨不得一下子把所有的纸写完,写出不朽之作。渐渐才明白,光阴才是笔,不急不躁,把我们一笔一画地写成现在这个样子。

此刻,人到中年,日子芜杂而又素淡下来,差不多已与生活和解。也不知为什么,平静下来的时候,回忆突然多起来,我思来想去,也许是因为遗憾吧。

谁不觉得人生中有许多遗憾呢?稍不经意便想回眸过去,往事中最令人难忘和记忆犹新的往往是曾经有过的些许遗憾,就像我们常常记住了夏日的燥热,忘记了百花争艳,记住了严冬的冷酷,忘记了树挂上的奇景。遗憾给我们的总是凝重的思索和流年的感慨。

比如我,常常想起失去的至亲。回想他们健在的时候,日常总是那么平淡,而真正地失去他们时,就仿佛在一个没有回声的山谷里问了又问,喊了又喊,却没有一点声音。这样的悲哀,我失去母亲的时候感受过,失去父亲的时候又感受过……

回忆到底意味着什么?假如我忘记了过往的一切,彻底遗忘了自己的来路、姓名、父母,以及所遇到的一切,是否可以说,我已经死亡?至少等同于死亡。因为我只能通过过往的所作所为来得到自我的确认。确认我与这个世界所有的联系,记忆中的都是参照物,一幕幕记录着我的过去,而眼下的一切也会成为过去,看似平常,走过之后都是那么的不舍,所以我常问自己,这一天怎样过才无悔。其实,即使觉得无悔的一天,也好像丢了什么贵重的东西。无奈地望着落日,才感觉到我们都是风雨兼程的行旅。

遗憾是生命的馈赠。我们的爱、怨、悔、悟,因为遗憾才感受得那么真切。梭罗说:“人在孤身一人的时候是最不孤独的,因为只有在这时候他才获得一种大自在;只有在这时候,他才使流浪在众人之中的我回到他真正的家。”在真正的家里,才有真实的自我,真实的表白,真实的向往。

回忆让我们放缓步伐,停一停,想一想,明白生命不是赛跑,生活不是高速路,人生是一条蜿蜒曲折而又静静流淌的河,有慢、有散、有快、有急、有顺、有折;有呢喃,也有喧哗;有奔腾,也有冰封;有污染,也有洁净;有狭隘,也有宽容;有春秋,也有冬夏。这就是生命的历程,就是真实的生活。

当然,生命的奔波不会轻易停止,许多时候是静谧的回忆和醒悟让我们的生活慢下来,在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里,细细品味生活的美好,不叹流年。

(常朔摘自《大同日报》2015年12月27日)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3 =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