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生可叹

 2015/04/24 15:50  陆春祥 《意林》  (235)    

公元前195年11月,曲阜,汉帝国刘大皇帝带着隆重的队伍,以太牢之礼祭拜孔子。古人祭祀讲规格,诸侯,少牢,只能用羊、猪;皇帝,太牢,有牛、羊、猪。

牛就这样隆重出场。可是,牛的境遇,并不怎么好。

时光一晃,到了唐朝。意气风发的年轻诗人刘禹锡,不仅用诗来表达他的政治观点,“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也用《叹牛》之类的寓言,来进一步阐述他的政治立场,让人警醒。

诗人用老辣的笔,这样叙述他的所见。在郊外碰到一位老者,牵着一头瘸腿的大牛,正往菜市场去。

我问:这牛身材魁梧,为什么会瘸了呢?为什么还会发抖呢?

老人回答我:身材高大,是因为我喂养得好;腿不好了,是因为我使用过度。我过去拉车挣钱全靠它,现在它已经年老体衰。它的腿虽然折了,但身上的肉还算肥壮,还可以卖肉。

我说:这样做,对您当然有利,可是对牛不是太残酷了吗?这样吧,我把身上穿的这件皮袍送给您,您把这头牛放生,可以吗?

老人笑笑:我卖了牛,可以换酒和肉,还可以给老婆孩子买衣物食物,我要你这皮袍子干什么呢?我当初尽心养它,并不是爱它,而是为了让它给我出力;现在将它卖掉,也不是恨它,是因为它能给我换回钱来。

我只好用手杖轻轻地敲击着大牛的角,发一发感叹:所求的没有了,利益点也就变了。伍子胥替吴王成就了霸业,最后不得好死;李斯辅佐秦始皇,却遭五马分尸;白起威震长平,却被逼自杀;韩信打败项羽,自己却在长乐宫丧了命。飞鸟尽,良弓藏,藏已经算埋没人才了,干吗要良弓折呢?实在是太可悲了,太可悲了!

我还悟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有保持永久的使用价值,应付各种变化,才会安全,如果贪图功业,用尽自己的才能,那就很危险了。

呵,刘禹锡真是写了一篇好杂文啊,寓意深刻。比刘禹锡小一岁,却早死很多年的柳宗元,也观察到了牛。他的《牛赋》,虽然短小,但赋中仍然包含极大的信息量。

牛体庞大:魁形巨首,垂耳抱角,毛革疏厚。牛们勤奋:抵触隆曦,日耕百亩,往来修直,植乃禾黍;自种自敛,服箱以走,输入官仓,己不适口。牛对自己的要求却极低:陷泥蹙块,常在草野。然这头利满天下的好牛,境遇却不佳:不如羸驴,服逐驽马。

这羸驴,跟着劣马,拍着马屁,到处溜达,不劳动不工作,混吃混喝,衣食无忧。唉,这样好的牛,又有什么用呢:牛虽有功,于己何益?命有好丑,非若能力。慎勿怨尤,以受多福。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1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