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好话

 2018/11/29 12:25  张晓风 《意林原创版》  (319)    

小时候过年,大人总要我们说吉祥话,但碌碌半生,竟有一天我也要教自己的孩子说吉祥话了,才蓦然警觉这世间好话是真有的,令人思之不尽,但却不是“升官”“发财”“添丁”这一类的,好话是什么呢?冬夜的晚上,从爆白果的馨香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想起来了。

1

你们爱吃肥肉,還是瘦肉?

讲故事的是个年轻的女佣人名叫阿密,那一年我八岁,听善忘的她一遍遍讲这个她自己觉得非常好听的故事,不免烦腻,故事是这样的:

有个人,欠人家钱,一直欠,欠到过年都没有还哩,因为没有钱还嘛。后来那个债主不高兴了,他不甘心,所以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就偷偷跑到欠钱的人家里,躲在门口偷听,想知道他是真没有钱还是假没有钱,听到开饭了,那欠钱的说:

“今年过年,我们来大吃一顿,你们小孩子爱吃肥肉,还是瘦肉?”

(顺便插一句嘴,这是个老故事,那年头的肥肉瘦肉都是无上美味。)

那债主站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气得要死,心里想,你欠我钱,害我过年不方便,你们自己竟然还有肥肉瘦肉拣着吃哩!他一气,就冲进屋里,要当面给他好看,等到跑到桌前一看,哪里有肉,只有一碗萝卜一碗番薯,欠钱的人站起来说:“没有办法,过年嘛,萝卜就算是肥肉,番薯就算是瘦肉,小孩子嘛!”

原来他们的肥肉就是白白的萝卜,瘦肉就是红红的番薯。他们是真穷啊,债主心软了,钱也不要了,跑回家去过年了。

许多年过去了,这个故事每到吃年夜饭时总会自动回到我的耳畔,分明已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老故事,但那个穷父亲的话多么好啊,难关要过,礼仪要守,钱却没有,但只要相恤相存,菜根也自有肥腴厚味吧!

在生命宴席极寒俭的时候,在关隘极窄极难过的时候,我仍要打起精神对自己说:

“喂,你爱吃肥肉,还是瘦肉?”

2

将来我们一起老。

其实,那天的会议倒是很正经的,仿佛是有关学校的研究和发展之类的。

有位老师,站了起来,说:

“我们是个新学校,老师进来的时候都一样年轻,将来要老,我们就一起老了……”

我听了,简直是急痛攻心,赶紧别过头去,免得让别人看见我的眼泪——从来没想到原来同事之间的萍水因缘也可以是这样的一生一世啊!学院里平日大家都忙,有的分析草药,有的解剖小狗,有的带学生做手术,有的正埋首典籍……研究范围相差既远,大家都无暇顾及别人,然而在一年一度的后山蝉鸣里,在一阵阵的上课钟声间,在满山台湾相思芬芳的韵律中,我们终将垂垂老去,一起交出我们的青春而老去。

竟有一句话使我一夕成长。

 赞  3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