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了好运之后的你,过得怎么样

 2018/04/24 10:32  佚名 《意林》  (137)    

听说曾经有一个来自马云的 offer被你拒绝了,拒绝了马云之后的你过得怎么样?

2001年,马云来我校做演讲,我作为学校筹建中的电视台记者,要对他进行采访。

演讲台有些高,可以绕到边上走臺阶上去,我是白羊座O型血,急性子,看他演讲一结束,就直接蹦上了台。

问了哪些问题,现在已经记不得了,记得最清楚的是,在采访结束的时候,马云说:“你挺有意思,有台阶不走,直接跳上来,很有冲劲,这样吧,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有空打给我,看看能不能来我们这边工作。”

当时我很呆:“我学的是中文啊,才大三,可以吗?”

马云说:“有什么不可以的”,递给我纸条,上面留的是固定电话,他说明:“这是我妹妹家的电话。”

现在想起来,这个号码会不会就是湖畔花园的固定电话?

写着号码的纸,我拿着看了几天,没有打。

为什么没有打呢?

并不是信不过他的能力,当时他的演讲水平已非常高,听得人足以热血澎湃,恨不得马上飞奔过去和他一起打天下。

没有侵略性的同时,缺乏极度渴望成功的欲望,而我深知这种欲望是追求成功不可缺少的。

后来马云怎么样了,大家都知道了。

后来的我呢?就成为了一个平凡的上班族,平凡的作者,平凡的编剧。

有没有后悔过?

当然有,有时候改稿改得恶向胆边生,难免幻想过如果作为元老加入,现在可能是什么景况。

但渐渐就释然了。

因为那个选择,在当时的我,是最正常不过的选择,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恐怕还是会这样。

就算当时打了那个电话,得到了那份工作,如果我没做到急速地适应和成长,恐怕也是殊途同归。

十几年前的我,缺乏自信心,有着失败者的预感和自觉,总觉得自己哪怕熬过加时赛,也会在点球大战中挂了,所以从不敢挑战超出自己预计的事情。

我能否这辈子重新来过?还会犯下不可原谅的同样错误吗?会的,只要有半点机会,会的。——雷蒙德卡佛

如果是现在的我,当然不会了。时间流转,命运搓揉我,磨损我,带走很多,同时也铸造我,丰润我,赐予一些。

那些当年没有的,让我无法抓住宝贵机会的东西,我现在有了,在马云这边晚了,在其他的事情上,侥幸还不算太晚。

前几天有人在我公号留言,说自己也喜欢写作,“可又觉得,现在的我,又还能写什么呢?还像15岁随便拿个作文本就打算写小说吗?”

为什么不能呢?

这个时代有很多糟糕的地方,也有很多好的地方,最好的一点,在我看就是:如果你真的有才华,又愿意努力,迟早可以出头。

如果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才华,那就更加应该开始写了,写作一方面需要天赋,另一方面也需要大量的练习。

最近我在看《契诃夫全集》,10大本啊朋友们,看第一本的时候觉得简直松口气,原来契诃夫刚开始写的,也不过如此啊。

人的命运是偶然的、随机的,没有公平可言,出生时候不同的家世、地域、性别,就能决定人生的很多可能性。想想王思聪和那些得了尘肺病的年轻人,命运给了他们完全不同的牌。

人不能决定自己能抓到什么牌,但能决定如何打牌。人生是被选择,也是选择,每一个微小的选择逐渐叠加成为人无法抵挡的命运。

最后,幽幽地问一句:阿里影业有什么想和我合作的吗?再续前缘,岂不妙哉,哈哈哈哈。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