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又二分之一男孩

 2018/03/15 12:22  欧阳淳 《意林原创版》  (67)    

他姓左,名思宇,或许是应了他的名字,他是名副其实的左撇子,写字、吃饭、翻页、看书、打扫卫生……统统是左手,更重要的是他右手经常戴着一副pU黑手套,看起来酷极了。他独来独往,从不和同学有任何交集。

因为他是左撇子,他的左胳膊经常越界碰到我的右臂。又一次入侵时,正在构思小说的我,文思泉涌的小火花瞬间被浇灭,我顿时火冒三丈,狠狠地掐了左思宇一把,哎,别说,他胳膊上的肌肉还挺有弹性。

我想他一定废了吧,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依旧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你好歹叫一声也行啊,你是木头人吗?”我埋怨道。他只是笑笑,摊上这样的同桌,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他有三大爱好,第一爱好就是看书,除看课本外,就是看医学方面的书籍;第二爱好是跑步,每天绕操场跑四圈,雷打不动;第三爱好,一袭风衣从不离身,即使跑步也是如此。

作业如山倒,时日如梭过。

好在还有化学课,有趣还好玩。很不巧的是,他又和我分在了一个小组。

实验在继续,蒸发皿、铁架台、玻璃棒等器物都准备好后,就差点酒精灯了,奈何没有打火机,我只好端着酒精灯去旁边的桌台上点着后,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就在我一只脚落地的瞬间,一根玻璃棒滚到了我的脚下,一个趔趄,我整个身子向后仰去,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恍惚间,飘飘然,一个黑影用左手稳稳地把我接住,他的右手顺势接住了燃烧的酒精灯。

迷糊间,我霎时惊醒,想要起身却重心太低,慌乱间推了他一把,这一推不要紧,酒精溢出,瞬时他的胳膊蓝焰升腾。我以为他会弃我不顾,引火烧身可不是好玩的,可他临危不乱,左手顺势一推,我转身而立。

慌乱间,我本能地拿起一杯水要泼之时,他撩起左衣襟,覆在右臂上,火奇迹般地灭了。

有惊无险,就在我的心还在怦怦跳的时候,他拍了拍袖子,淡淡地说:“下次记得,酒精着火不能用水,用毯子之类的东西一盖就灭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胶皮的味道,他的右手手套已经变形,袖子也被烧出若干个大洞。我执意叫他去校医室看看,他却死活不肯。

我拽住他的衣服,他挣脱,我抓住他的左手,他再次挣脱。我们俩从实验室一直拉拉扯扯地到走廊,从走廊拉扯到校园。

当他再次挣脱我的手之后,我的右胳膊脱臼了,整條胳膊一下子耷拉下去,像木偶的胳膊一样,不听使唤。

我有气无力地站在原地,胳膊前后不自主地摇摆,他只看了一眼,就明白过来,迅速转身,用左手抓住我的右手腕用力向下拽,右手笨拙地搂住我,同时他的左手继续慢慢往外面旋,朦胧间,一股力道之后,咔嗒一声,胳膊瞬间有了知觉。

就在这时,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是半截假肢,我疑惑地捡了起来,百感交集的我眼泪夺眶而出,他笑着说道:“三年前,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右臂的二分之一,虽然我爸给我定做了最好的假肢,足以以假乱真,但我一直不能释怀,我一直用冷酷包装自己,谢谢你今天帮我摘掉了面具,扫除了顾虑……”

我破涕为笑,庄重地帮他安了上去,抓住他右手的那一瞬间,只觉得那只手宽大温暖,孔武有力……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