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年前的爱情

2017年11月10日 20:23 作者:纪亚玲 来源:《意林》  

  如果品评1800年前的白马王子,周瑜绝对算得上重量级,近乎完美的一个。

  论相貌,他资质风流,仪容俊秀;论能力,他多谋善断,精于军略;论品性,他性格恢廓,雅量高致。最最要紧难得的,在烽火四起,草莽英雄辈出的三国乱世,他还精通音律,时人曰:“曲有误,周郎顾。”

  想象一下吧,值此天下纷乱之际,如此儿郎,怎能不一展宏图?公瑾是位英雄,他有志向有抱负,有能力有气概。当宏图大略厮杀之后,他还有一颗富于隋趣,热爱艺术的雅量玲珑心。这一点,是不是足以令天下女子倾倒?

  所幸,所幸有了小乔,才使得“英雄美人”不只是个传说,才使得“佳偶天成”成为一个可能。美人从不倾心无名之辈,那周郎到底有何本事呢?

  谁记得那人群英会上潇洒旷达舞剑作歌:“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谁记得蒋干盗书时那人口中含糊:“数日之内,取曹贼首级!”却掩不住嘴角一丝精明的笑。谁记得南郡之役负伤后那人病床上奋然一跃:“大丈夫食君禄,当死于战场,以马裹尸还,幸也!岂可为我一个,而费国家大事乎?”

  他雄姿英發,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赤壁烈烈大火前,帅旗下的他运筹帷幄,韬勇抗敌。这样的英雄,小乔如何能不倾心?然小乔是否配得上如此盖世英雄呢?

  想一代枭雄曹操,权倾天下,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却还是来凑热闹,欲将二乔置于铜雀台。这不正说明了小乔天姿国色吗?

  冲冠一怒为红颜,但我不相信瑜是一个如此容易被挑动刺痛的人,尽管我深信他对小乔的爱,因为真的英雄,有绝对的自信,不论对于江山,还是美人。

  更因为,我不愿意让瑜乔的纯真爱情演变成一个红颜祸水的庸俗故事。美丽无罪,美人是上天给我们的珍贵馈赠。

  让政治的归政治,让爱情的归爱情吧。

  不论是否归罪于美人和爱情,赤壁之战终归是打起来了,周瑜指挥若定,火烧曹营,大败曹操,同时控制刘备,跻身于前三国时代英雄争霸定天下大势的时代。在此之后,与周瑜同名的诸葛亮也只能在后三国时期谨慎守成,搞拉锯战而已。

  可惜时不待瑾,天妒英才。才华横溢的周瑜如一颗耀眼的流星从三国的天空中滑落。即使我偏爱周瑜,但我坚决拥护操一亮二瑜三的排名。现操无疑是三国时代的头号人物。亮的历史价值也远远超过瑜,尽管瑜比亮少活18年是重要原因,而穷其一身,周瑜最大的失败居然是他非理性的择主!刘备是正统,曹操是大统,而他居然选择了暴发户出身“业非积德之基”的孙氏。既不能使他成功也不能使他成身。

  闲话回来,不管怎么说,他的死,几成国丧,孙权痛折股肱,亲自服丧举哀。和他不是一个阵营的诸葛亮写出“吊君弘才,文武筹略;火攻破敌,挽弱为强。想君当年,雄姿英发;哭君早逝,俯地流血。哀君情切,愁肠千结;唯我肝胆,悲无断绝。从此天下,更无知音”的煽情祭文。

  那他唯一的红颜知己呢?在改朝换代大浪淘沙的流逝岁月里,在文人笔下的正史野史诗词曲赋力,在中国古代男尊女卑的观念下,一个女人的欢喜和悲哀,青春与情意,身前与身后,是那么幽微不值一提。

  微暖的阳光温暖的阳光照在庭前的梅瓣积雪上,那一片馨香晶莹里,唯有周瑜和小乔的爱至死不渝。乱世纷争,英雄纵往,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故引诗一首以记念二人的爱情童话。

  赤壁遗雄烈,青年有俊声。

  弦歌知雅意,杯酒谢良朋。

  曾谒三千斛,常驱十万兵。

  巴丘终命达,凭吊欲伤情。(本文由陕西延安中学夏花文学社提供)

  (图/麦小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