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不爱,但不必残忍

2017年10月21日 14:27 作者:杨熹文 来源:《意林》  

  念中学时,和班中的一个女孩私交甚好,好到我们知晓对方所有的小秘密,她看过我偷偷在月考试卷上伪造的妈妈的签字,我清楚她喜欢的男生是班级中的哪一个。

  那男生坐在我的斜前方,经常在校服里穿一件青色的衬衫,黝黑消瘦,并不是一个好看的人,却早熟世故,和女生相處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体贴,那是我不喜欢的狡猾态度。

  我的朋友,坐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每天斜四十五度盯着他的背影,连头发上的蝴蝶发卡也要别在他一转头就能看到的方向。那一整年,她扮足了暗恋的角色,他生病的时候,她提早来到学校,在他的书桌里偷偷放下感冒药;他生日前的几个月,她每天中午吃泡面省下足够的钱为他准备一份贵重的礼物;她因为他答不上来语文老师的一个问题而紧张,因为他一个不经意的微笑而偷偷开心了许久,因为他和别的女孩子说话而沮丧万分。她生活里的每一件事情,都因为他而有了意义。

  我的朋友在暗恋了他整一年的时候,终于在某个下午鼓足勇气去表白。她把他约到角落里,我在不远处偷看,心里担忧。她的脸颊泛红,表情羞涩,一只手不停地抚弄着耳边的头发,低着头像是背诵一篇难懂的诗文;他一只手搁在旁边的窗沿上,仿若身经百战,故作深沉,始终昂着头,用眼神的一部分看着她。在经过短暂的交谈后,我的朋友,那个一米六五,一百五十斤的十六岁少女,走起路来禁不住左右摇摆的小胖妞,在那个下午居然蹦蹦跳跳地向我跑过来,掩盖不住内心的狂喜,“他说我瘦到一百二十斤,就和我在一起!”我看见她身后的地面上拖着一个巨大的阴影,而站在角落里的他则态度轻蔑地看着她。

  一个女孩因为爱情而下的决心往往是超乎想象的。如果有人自以为是地和我说,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懂什么爱情?我想他一定没有过青春。十六岁的少女,为了这样一句充满玩味的话,恨不得用上所有的招数。她早晨在学校操场跑步,中午只吃一个苹果,午休的时候大半都用来爬楼梯,实在饿得慌就猛灌凉水,晚上逼着自己熬夜消耗更多的体力……我几次想和她说说我的担忧,可看着她一脸幸福的模样,却更怕把她的梦给敲碎了。

  后来朋友瘦到了一百二十斤,曾经胶原蛋白饱满的脸蛋蜡黄消瘦,整个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她兴高采烈地去向他讨一份待实现的承诺,男孩子却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只是说说而已啊,你怎么当真了?”

  我的朋友哭了一整个下午。可是他嘻嘻哈哈地和身边的朋友打闹,丝毫不顾一个伤透了心的小姑娘。后来我的朋友瘦到了一百一十斤,他依旧不爱她,经常和一群同样狡猾的男孩子,在这个伤心的姑娘身后指指点点,像是在观看一场笑话。

  而我可爱的朋友,渐渐变成了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她变得很瘦很瘦,却很久很久都不再有爱人的勇气。可见,利用一个人的心意,是多残忍的一件事。

  爱情是每个人的命门,它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人们总是说,爱情是一场修行,爱一个人需要修养。不爱一个人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们应该懂得善良,即使没能爱上这样一个人,也不要辜负他的心意,即使不再去爱这个人,也不要伤害彼此的回忆,你要让他有足够的精力,去遇见对的人。

  (二丫头摘自作者的新浪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