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那么长,你永远是最初的美好

 2016/11/01 9:56  米可可 《意林原创版》  (107)    

即便遗失了那7年,还是庆幸与你之间的约定。

初四那年的我,还只是个只顾学习不懂喜欢为何物的傻丫头,也一直弄不懂为什么老师口中所说的早恋如洪水猛兽般可怕。不承想,让我的疑问找到答案的你,竟如此迅速地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初四的你,竟然已有183厘米的海拔,你随着班主任来到我们班级,这海拔注定要进入班级最后一排的阵营。身边的小伙伴开始讨论新来的你,“他好高啊,听说篮球打得不错”。那时候的我,除了关心如何挤出时间多做几道几何题,对其他事一概不闻不问,包括小伙伴对你的赞美和花痴般地膜拜篮球场上的你。

不知道从哪里,你听说我喜欢光良的歌曲。一天午后,我回到座位上,听着你送给我的一张光良的专辑《童话》。这首歌让我至今听起来仍旧满脑子都是关于你的回忆。那是我第一次认真看你,清瘦的脸庞,棱角分明,是那种不知道是午后的阳光让你满面通红还是我的凝视太过无礼。

一直很好奇从没交集的你我,让你从何时开始关注我,我却清晰地记得你送给我那张专辑时自己心跳的声音。

中考前夕,我们在楼梯拐角处相遇,还没等我把眼神从你身上移开,你迅速地捕捉到我急于闪躲的眼神,抢先说:“如果我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我惊讶于你的直白,却骄傲地回答:“好呀,只不过我打算高中毕业后,才可以谈恋爱,你如果可以等到我上大学,我们可以在一起。”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听话的乖乖女,知道早恋在父母和老师眼中犹如洪水猛兽,所以我从来也不想去触碰。可是,遇见了你,才让我知道不可抑制的青春萌动为何物,知道花季、雨季年华为何如此美丽让人着迷,思念的味道还会掺杂着隐隐作痛。

初恋,总是开始得很美丽,历经成长和蜕变,却并不是每一份喜欢都会找到最理想的状态维持下去。

我们在不同的学校度过彼此的高中生涯,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我无从知晓关于你的一星半点。可是单调的高中生活里,脑子里除了无止境地学习,还给你留了一块甜蜜的空地,每天都会想起你,每次想起你,总能让我嘴角上扬。

高中毕业,我本以为一场甜蜜将要如期而至,等到的却是你要去瑞士留学的消息。去瑞士前,你把高中三年写给我,却从未寄出的情书一起交给了我,你说,不敢打扰我的生活,却有好多话想对我说,终究成就了这33封情书。你知道吗,你去瑞士的这四年,幸亏有这些已经泛黄的书信以及印在上面的丑丑歪歪的字体,我常常想,原来一个人的长相还可以与字体成如此大的反比。也幸亏这些丑丑歪歪的字,让我在寂寞的日子里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对大学室友炫耀自己也是有约定的妹子;让我在感到疲惫和无助时告诉自己远方的你还在努力,而自己怎么可以脆弱。

我也不清楚这份简单、没有太多交集的初恋会以何种形式结束。但我却这样日复一日地期冀着,仿佛时间久了,自己都沉浸在这个童话故事里了。单纯地相信许诺我们未来的你,会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对我说一句:别来无恙,我的小初恋。

兜兜转转,7年竟这样匆匆地从我们的年华里溜走。你从瑞士回来的那天,发短信给我:我从未想过当年的约定竟会长达7年,我也从未想过7年前那个站在丁香树下的女孩会让我的思念深入骨髓,余生那么长,你仍旧是我最初的美好。

恍然发现,滚滚红尘翻两番,那份不变的初心恰如风中的回旋镖,不管绕行再远的路,终究也会回来的。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8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