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相交平行线

 2016/10/25 13:53  鱼鹤 《知识窗》  (649)    

尽管我和这个叫苓夏的女孩做了两年的大学室友,但是,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依然很远。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好学生和坏学生的距离。

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书呆子,她只喜欢学习,除了学习,什么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她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当我和死党成群结队地在避风塘喝着奶茶、唱着歌时,她一个人在学习;当我们都热衷于欣赏偶像剧里的俊男美女时,她依然一个人在默默学习;当我们都去聚餐嬉闹时,她还是在学习。

早在读高中时,班主任就不断告诫我们,高考考好了,大学就是人间天堂,没有做不完的作业,也没有昏昏欲睡的早自习。

大学寝室六个人,我们五个女孩都臭味相投,苓夏却独树一帜。大一填写个人基本信息表格时,我无意中看到她是农村户口,这让我更容易理解她为什么和我们不合群了。每到星期六,她就会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直到星期天晚上,她又准时回来。

寝室除了苓夏,我们五个都不爱学习。我们不想了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美其名曰不能被旧思想统治;我们也不想看见拉格朗日,我们一致认为这些暗藏心机的数学题并不适合我们这样单纯的宝宝;我们更不想去重温近代史的屈辱,何必一遍一遍舔舐自己的伤口呢?

因为兴趣爱好的不同,我们五个和苓夏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同时,我们也很排斥苓夏,在我们看来,除了会几道数学题,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她什么也不会。

我是五个“不务正业”女孩中最务实的一个,大学加了两个社团,一个是文学社,一个是书法协会。

我加入书法协会纯粹是为了改变字写得差的现状。不过,加入文学社倒是因为有一定的基础。从高中开始,我的文章就在校刊上屡次发表,每次征文比赛也都有获奖。而且,这一直都是我引以为傲的特长。每次填表涉及兴趣特长时,我另外四个死党都一致写着“兴趣:吃喝玩乐,特长:头发特长。”而我可以很自豪地在特长一栏写上“文学”两个字。

但是,文学社组织的一次征文,我竟然只得了二等奖,得一等奖的不是别人,正是苓夏!这让我十分懊恼。一向以文学才女自居的我有些焦灼不安,在寝室看见苓夏也有些尴尬了,我开始有些莫名地嫉妒苓夏。

自从这次打击之后,我就对苓夏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充满了嫉妒,其他四个死党也都有所察觉。她们一致认为,肯定是评委的问题。但是,我在文学社评审部待过,自然清楚,文章都是匿名审核,不存在偏袒和弄虚作假。

但是,我的特长竟然就这样被一个“乡巴佬”轻而易举地践踏了,这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一个昏昏欲睡的午后,我没有和我的四个死党去书吧喝咖啡、看电影,而是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回到寝室。站在寝室门外,我就听到了有人哭泣,是苓夏,她在接电话。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我竟然悄悄地在寝室门外偷听,我想了解她的秘密。

原来,苓夏的哥哥出事了,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出于同情和怜悯,我走进寝室安慰苓夏,让她不要伤心。

苓夏看了看我,然后冲出了寝室。我后知后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这才意识到我偷听了她讲电话。

也许是因为苓夏家庭的事情,我不再对文学社征文的事情耿耿于怀。

后来,我了解到,她的父亲患有尿毒症。我仿佛明白了什么,我们五个和苓夏的确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都是城市长大的孩子,从小就习惯了优越的生活,我们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独生子女。我想,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有的人,一出生就有父母的无限宠爱,家庭的殷实足以让他不需要奋斗就可以过得很好。而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多灾多病,不仅要与病魔抗争,而且只能靠自己,即便是奋斗一生,也未必有那些生在富贵人家的子女过得好。

我没有把苓夏的事情告诉别人。苓夏也和往常一样,忙着学习拿奖学金,忙着周末四处找兼职。

我想,由于家庭原因,苓夏永远也不能和我们一样坐在书吧喝着咖啡、看电影。我们就好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有交集。但是,我也会把一些有奖金的征文比赛的信息发在群里面,我知道没有多少人会参加,但是,苓夏会!我也会把一些相对安全可靠的兼职信息发在群里。也许,对于家庭优越的人而言,那只是一个广告。但是,对于苓夏而言,它的意义却不一样。

命运会制造两条平行线,虽然它们永远不会有交集,但是,并不妨碍它们和谐相处。从那之后,我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懂文学。

也许,我不应该那么恃才傲物,这个世界有才华的人很多,他们都在默默地钻研、探索。反而是我这种没有才华的人却整天叫嚣着。

苓夏也渐渐知道征文信息和兼职信息是我为她发的,所以在之后的日子,我感觉到她的目光里多了一份自信和感激。

我想,在另一个时空,两条平行线也会以另一种形式相交。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4 =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