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者为王

 2016/07/15 11:49  陈鲁民 《意林原创版》  (91)    

在索契冬奥会上,四个选手参加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四人谁都有夺冠可能,关键看发挥。比赛中,意外突然发生,冲在前面的意大利选手丰塔纳、英国选手克莉丝汀、韩国选手朴胜义全部摔倒,只剩下中国运动员李坚柔,毫无悬念地拿到金牌。李坚柔的幸运夺冠,使我想起“剩者为王”这个词。

“剩”者为王,其实也是胜者为王的一种。竞争,特别是战场上的你死我活,死去的人自然是败者,胜利的人则肯定是“剩者”。但更多的竞争,还是在战场之外的。

田径场上,跳高架前,选手一个个被淘汰,剩下的最后一个就是冠军。商场拼搏,大浪淘沙,不断洗牌,败者出局,剩下的就是业界老大。

情场角逐,众蝶扑花,一番明争暗斗,最后剩下者,抱得美人归。

鲁郭茅,巴老曹,是有定评的六大现代文学大师,令人高山仰止,除了鲁迅早逝,老舍死于非命,其他四位都得享高寿,特别是巴金,活过了百岁大关,换言之,他们都是“剩者”。因为熬过了“文革”煎熬,他们的晚年都很灿烂,位高名显,备受尊崇,声誉、威望、地位都到了顶点,说一句“为王”可不算夸张。

因而设想,倘若老舍先生当初能顶住压力,活过那场劫难,其后来的辉煌也不会次于他人。当然,人各有志,有人苦熬,有人死节,求仁得仁,也是各得其所。

剩者为王,换言之“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毕竟人生是场马拉松,不是百米赛,主要靠的是长劲、韧劲,爆发力倒还在其次。就说搞学问吧,一个学者的学术成就、学术声望、学术地位都需要长期积累,没有个几十年的积淀、酝酿,厚积薄发,就不足以成其事,但看学术界的那些泰山北斗,看看每年的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哪个不是白发苍苍?

再说,物以稀为贵。文物,都是前朝剩下的宝贝,如今一个元青花大盘,能拍出几百万上千万的天价,因为剩下的已寥寥无几,可放到元代,满大街都是的青花盘也就是一两个铜子的价位。

50年代,国家评了二十二大电影明星,都各有千秋,谁也不比谁强到哪里去。如今,老明星大多仙逝,剩下的几位就成了国宝,他们虽都过了耄耋之年,还是频频出镜,被众星拱月,侃侃而谈,充分印证了那句歌词“最美不过夕阳红”。

怎么才能做个“剩者”?办法很多,各人都有自己的高招,以曹孟德那一句“养怡之福,可得永年”最为经典,换句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悠着点。

健康的身体,良好的心态,竹子一样的韧劲,骆驼一般的耐力,能伸能屈的性格,不走极端的品性,拿得起放得下的襟怀,站得高看得远的眼光,有了这几样,“英年早逝”就不会来光顾,你不想当“剩者”都很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