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等于女神

 2016/06/08 13:35  檐萧 《意林》  (193)    

1

上个月我在微信里看到一个帖子,兴冲冲地分享给了江小寒。帖子名叫:成为一个女神,到底要花多少钱。

没错,江小寒就是我心目中女神的标杆。这样说并不是因为她细腰长腿颜如玉,而是她坦荡无畏又聪慧能干。

“对方正在输入”持续了两分钟后,江小寒终于回复我说:“我前两天被人嫌弃了。”

我惊呆,我女神居然有人敢嫌弃。于是我一段语音发过去,大义凛然地问:“是谁?我注册个小号找他理论去。”

在江小寒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才知道,她前段时间看上一个男生,而对方在接受她的示好之后并没有任何表示,她偶然从一个朋友口中听说,他嫌弃她长得不够好看。

摔!这个看脸的时代,有时候拿出成绩和努力,都比不上萌妹子撒个娇好使。我发了个愤怒的表情,并表示小的随时听候召唤,等月黑风高一举灭了他。

江小寒借口贴面膜匿了。

我刷了满屏的长草颜剁肉的表情,试图把沉积的不满统统发泄出来。

江小寒是我非常喜欢的那种能把日子过得热气腾腾的人。当年她曾以全市最高分考入名校喜欢的专业,每年能拿到大把的奖学金,大二以优异成绩做交换生出国学习,竟然拿到当地有名公司的实习offer,拿驾照第二天就敢开车几个小时去看雪。我一直说她“文能提笔写论文,武能上马揽河山”,这样棒棒的女孩子,居然因为不够好看而被人拒绝,简直就是个冷笑话。

2

我认识江小寒的时候,还是个只知道埋头做题的丑姑娘,而她是大我两岁、成绩年年第一的丑姑娘。我们都是那种打着省事儿的旗号,不会绑头发又觉得头发散开像长疯了的草,于是只能把头发梳成马尾,再盘成一个小包子头的呆傻模样的女生。

通常,这样利落简洁的打扮如果碰上一张秀气的脸勉强也能看入眼,偏偏那些年我的脸又圆又黑,性格木讷少言,导致班里的女生都很嫌弃我。男生为了拉拢我的美女前桌一度以嘲笑、黑我为目的,来博她的欢心。总而言之,丑黑胖在我们当时那小小的年纪看来,都是十恶不赦的罪,而长得丑黑胖除了想方设法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之外,似乎做什么都是错的。这个认知一度让我想退学。

江小寒就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的。她在班级“成绩最好虽然不好看但是不能招惹”的行列里,而我是考试时体现班级人数的路人甲之一。我们在图书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因为我们想看同一本书。我先拿到,而她说有急用需要先阅读的时候,我怒了,长得好看有人护着就算了,跟我差不多的居然也敢欺负我。于是我抢过书气冲冲地走了。江小寒亦步亦趋地跟了我一路,包子脸上挤满了讨好,于是我在她应许的一顿麻辣烫前妥协。

江小寒心满意足地拿到书,可能出于顺口,她夸了我一句性格可爱。

或许我这样说有些难以理解,这算哪门子夸奖。可是对于当时在黑暗里生活了十多年的我来说,真的特别特别希望有人告诉我,你没有她们所说的那样糟糕,你也有优点,比如努力、比如可爱之类的都好。

3

一顿麻辣烫后,我和江小寒正式成为朋友,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都不好看。

但是我终于有了可以聊天的对象。江小寒说她怀疑我穿的衣服是不是我老妈当年剩下的,我嘲笑她腿短就不要穿长外套,于是我们两个根本谈不上有审美的人相约去逛街,想起来真是一场灾难。好在长达几百次的失败经历以后,终于积累了一些“此生绝对不可穿”的样式总结。值得窃喜的是,我小小的衣柜里终于有了花裙子,蓝色的、浅紫的,安静而美好,但是我依旧不敢穿出去。没有能够与它相匹配的外表,穿着怕被人嘲笑,像怀揣着遥远的梦想,能力不足的时候,也只能一遍一遍在心里描摹,小心翼翼又满心欢喜。

江小寒倒是时常穿着各种花色的裙子在我面前招摇,走路时虎虎生风,婉约的过膝裙,硬生生地穿出一种威武雄壮的感觉。她嗤笑我的小短裤,我回应她的小腿粗,于是她一气之下给自己定下每天五公里的晨跑目标,为了讨好她,以及听说跑步能长高,我刻意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和她一块跑。为此,早读课我时常在睡梦中度过。果然,学霸和学渣的差距,不止分数上多出来的一个零。

月考我又拖后腿这件事被江小寒知道,我非常羞愧地揪住了我的衣角搓啊搓,奈何对提高智商并没有什么用。江小寒久居学霸之位,自然不懂我这种埋头苦读依旧会拉低班级平均分的学渣的痛。而学霸对我们这种学渣而言,除了大脑构造不同,本身就自带光环。于是我用毕生的智慧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我很狗腿地笑着跑去买了一杯椰果奶茶,递给江小寒的时候发誓说,如果她帮我辅导功课,下次月考多出几个十分,我就请她喝几杯奶茶,口味随便她挑。江小寒看在奶茶的分上爽快地答应了。

我规律的生活就此开始。每天早晨六点二十分,我和江小寒绕着操场跑圈,往往我气喘吁吁累成狗的时候,早已跑完圈数的江小寒正气定神闲地靠着树背单词,我拿出书温习新内容,试图在她的讲解下,在课堂上不那么雾里看花。

早读课照旧会默默地困一会儿,放学后,我会带着功课和江小寒一起去图书馆,各自做作业看书。就在我这样努力了两个月后,积蓄的零用钱兑换成一杯杯奶茶,已所剩无几。暑假的时候,我用勉强及格,但是上升了一大截的成绩敲诈了老妈一笔银子,所以江学霸怂恿我暑期做兼职的时候,我默默念着会晒黑又热,睡过了一整个夏天。

4

开学的前两天,黑瘦了许多的江小寒忽然送礼物给我。我忧伤地揣着每逢假期胖五斤的肉,得知她居然用兼职的银子去了一趟厦门。

学霸果然是这世界上最具正能量的人物。只要江小寒在,我也能量满满。于是跑圈、看书、做题的日子继续,仿佛暑假只是我奔往学霸途中开的小差。

新学期,好的成绩终于让我有了一点存在感。但是,自从我因一个难题在课后咬烂笔头,班长兼班草大人热心地从天而降帮我讲解之后,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存在感又化为乌有,甚至一度成了美女前桌拥护党的仇敌。她们对我胖丑笨的评价改为“学习好有什么用,奈何丑”的新定义。

我跟江小寒哭诉的时候,她仿佛很有见地地上下打量我的模样,最终得出结论:“确实活得太糙了。”

于是我们为了研究如何变漂亮,开始查阅大量的典籍,比如吃什么食物美白,穿衣搭配终极指南,女生长得难看怎么办,等等。为了变瘦,我跑圈从每天五公里到八公里,晚饭只喝一碗稀粥,半夜饿到想哭,第二天一早在江小寒的呼唤中继续跑。怕被晒黑,只能在近四十摄氏度的高温里照旧长衣长裤,在同学异样的眼光中抱着书走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觉得自己好笑又励志,每每想起都觉得这世间的难事,大抵都是横在腰上的游泳圈,没有减不下去的肥,只有下不了的决心。

后来的很多日子里,我听到过很多很多的夸奖,长得好看,气质好,聪慧,都不抵当年那一句性格可爱。我收获了多少称赞,就有多感激能遇到江小寒。

江小寒在大学里用奖学金和兼职的银子走遍了大好河山,遇到了一大帮好玩的人和事。那个最初因为她不够好看而嫌弃她的男孩子,回过头居然发现她自信满满地做事的样子越来越耐看,从而甘心在寒冬时节的清晨为她递上一杯温热的奶茶。而我依旧保持着不论冬夏涂防晒霜,夏天长裙衬衫和每天一杯牛奶的习惯,毕竟那些“喜欢你的人不会只在乎你的美丑,美人终也会迟暮”都是在扯淡,多的是看相貌才会继续留下来看你内在的男孩子。

所以,眼前你看起来过不去的那些难题,可能都不是什么问题。熬过黎明前的黑夜,才会看到日出时的璀璨。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7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