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擦肩而过

 2015/08/19 10:32  未知 《少年文摘》  (188)    

1

杨子歌是隔壁班的女生,我们每天乘坐同一路公交车上下学,虽然不熟悉,但彼此都认识。每次候车时偶遇,我都会主动向她点头,算是打招呼。

杨子歌高挑、漂亮,是校舞蹈队的成员,所以在不允许留长发的校规下,因表演需要,她有“特权”留着一头乌黑发亮的飘逸长发,这不知羡煞了多少爱美的女生,也俘获了不少男生萌动的心。

大多数女生都喜欢留长发,但学校领导认为,女生们留长发麻烦,每天要花不少时间打理,这会浪费学生不少学习时间。每个学期开学之时,老师都会三番五次在班会上强调这件事,我曾看见很多女生一脸心痛地剪去长发,也有女生为了享受保留长发的“特权”而争取考入校舞蹈队。

然而,竞争激烈,最后顺利进入舞蹈队的女生总是少数,她们像一群骄傲的小孔雀,自信地行走在校园里,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杨子歌无疑是这道美丽风景线中最耀眼的一个,每次看见她,我的脸都禁不住莫名发烫。我想主动开口说一句话,又觉得唐突,只敢匆匆冲她点头。

2

我的学习成绩不错,但不擅长与人交流,平时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16岁,学业繁忙,心事却也像春天里疯长的蒿草——我常常没缘由地陷入惆怅,回忆起第一次在公车上遇见杨子歌的情形。

那是一个初秋的清晨,我刚到公交车站,一辆我将要搭乘的公交车正在启动,我边跑边挥手喊:“师傅,请等一等!”

趁车门关上之前,我一个箭步跳上车,不料身子未站稳,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前栽……我迅速抓住前面乘客的肩膀。

“干什么?你扯到我头发了!”她扭头,不满地瞪着我,我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女生,连发怒的样子都那么可爱。我的脸倏地涨红,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没再追究,转过头去。随着车子晃动,她的长发也在我眼前晃动,晃得我心里慌慌的,惶惶的,犹如有只小鹿在心里乱撞一样,那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3

早操时间再次看见杨子歌时,我才知道她是隔壁班的女生。

人群中的杨子歌,亭亭玉立,虽然穿着宽大的校服,但那头在风中飘舞的长发吸引着不少目光。我想起一个洗发水广告,傻笑起来,觉得广告商应该来找杨子歌代言才对。

“那个就是杨子歌吧?真漂亮!”

“哪个?是不是那个长头发的?”

“就是她,她是直升保送生。长得漂亮,成绩又好……”

身边的同学都在小声嘀咕。我是从其他学校考进来的,对这所重点中学相当陌生,听到周围同学议论,才知道一些关于杨子歌的故事——她是“学霸”,而且琴、棋、书、画样样出众,还是校舞蹈队队长。

听着同学夸张的赞叹声,我暗暗叹一口气,这样才貌双全的女生一定骄傲得像高贵的天鹅吧,眼里哪会容得下像我这样的无名小子呢?我又想起不小心扯到杨子歌的头发时她恼怒的表情,她一定是讨厌我了。

这么想着,我的心怅然若失。

4

从不在意形象的我,开始在每天出门前照照镜子,理顺一下凌乱的头发;从不向父母提出物质要求的我,也开始要求买一些品牌响亮的鞋子;我还开始为脸上的“青春痘”而烦恼,开始使用洗面奶,希望皮肤更加光洁……

以前,我看不起爱臭美的男生,觉得男孩子学业好就行,但遇见杨子歌后,原先的想法都在无意中发生了改变。

我试着主动和班上的同学交流,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这样遇见杨子歌的机会就更多了——我想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希望有一天能够引起她的关注。

父母说我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老师说我写的作文越来越有感情……不过,没有人真正了解我的心事,我也不想被别人发觉,我越发体会到原先读过的诗词里的哀愁,心思也比过去更加细腻。

5

一天清晨,细雨飘飞。

我没有带伞就出门了。这段日子,我心情烦躁,真希望冰凉的雨水能令我昏沉的头脑清醒。我的成绩依旧不错,但再不能像过去一样独占鳌头——以前很多人说我头脑好用、灵活,但我自己知道,再聪明也是要用功的。

从家里出来,要穿过一条狭长而逼仄的小巷子才能拐到街边上的站台。我放慢步子,在雨中哀怨又彷徨,彷徨在这样一个悠长的雨季。

“同学,你怎么没打伞?要不要遮雨?”走出巷口,我遇到了杨子歌,她撑着一把淡蓝色的雨伞问我。

她居然先开口对我说话!我的内心窃喜不已。

“我喜欢细细密密的雨丝落在头上,然后再顺着我的发稍麻麻痒痒地滑落到脸上,最后钻进脖子里的感觉。”我故作潇洒地回答。

“好有诗意的人,真浪漫!看来,我的建议是多余了……”杨子歌的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后悔不该为表现诗意而错过与她共撑一把伞的机会。

“你也可以试着不打伞在雨中行走呀!”我随口一说,没想到杨子歌当真了。

“也对,少有在雨中行走的经历,看看是否像你说的那么有诗意!”她把伞收起来,和我并肩走向站台。在站台候车的人很多,大家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我们俩——明明下雨,明明手中有伞,这两个人却故意不打伞,走在雨中。

这是一种新奇的感觉,我浑身畅快淋漓。而杨子歌呢?她的长发沾上雨水后却黏成一团,她想用手理顺,却纠缠在一起,衣服也湿了。

上车之后,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一点儿都不诗意,真后悔陪你淋雨,我真是疯了。”她看着我,有些沮丧。

6

那天早上淋雨后,杨子歌生病了,老师带她看了校医,让她先回家休息。

第二天,她还是没来学校。我在课间一次次走到隔壁班的窗外,望着那个空空的位置,心里很难受。一直到第三天,杨子歌才回到学校,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弱。我又内疚又自责,想过去跟她说句话,问候一声,但没有勇气。

后来有一天,我们在走廊上碰到。我走到她面前,未开口,脸已经红了:“杨子歌,对不起,上次淋雨让你生病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体质不好,而且事情都过去了……”杨子歌淡淡地说,末了又补充一句:“其实,撑伞挺好的。”

我当时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后来我在书中读到这么一句话:撑起一把雨伞即意味着撑起一小块属于自己的天空。

那一次,杨子歌正巧看到我没带伞,想邀请我共用一把伞,我却弄巧成拙,错过了一个如此浪漫的机会。

此后,我们经常在走廊上碰见,但再也没有更多交流,两个人隔得远远的,各自与身边的同学闲聊。我忍不住回过头看她,只看到她瘦削的后背和飘逸的长发。

我们擦肩而过,彼此再无交流。

段可贵摘自《小溪流》(成长校园)

 赞  0
,

共一个关于 “与你擦肩而过” 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3 − =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