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时代,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假想男神

 2015/02/21 18:37  花拾 《意林》  (240)    

是什么时候被人叫疯子的呢?大概是别人都在说自己的梦想是做一名科学家、医生、警察等一系列伟大职业,而她却说她要当一名乞丐,睡在天桥下,地为床,风为被,星河做帐的那个时候;唉,年代久远,无从考证了,且不去理这个问题,你只要知道,疯子从小学到初中再到现在高二,一直被人叫疯子就行。

坐在第一组第二排临窗的那个男生完全符合校园女生眼中白马王子的形象,非常适合当一个人的信仰。那就他了吧,疯子想。

虽说女追男,隔层纱,但是疯子还是很认真地考虑了数学老师说的当上学霸再追人。

男生喜欢长发及腰的女生。疯子懊恼地抓了抓头顶一片稻草,走进理发室心疼地将头发交给发型师手中那支直发棒。

男生喜欢中午在学校附近的书吧看书喝咖啡。疯子开始尝试喝像中药一样的咖啡,并且安静地坐下来看书。

……

辗转到了高三,疯子意料之外地在仰望的道路上长成了美好的姿态。

这一天数学课上,那个数学老师难得表扬的居然是屡次触及他底线的疯子,“想当初刚接手你们班,疯子在第一次考试给我考了9分。没想到啊,疯子现在都能考到130多分了。心里有追求的人,拼起来究竟不一般啊。”他颇暧昧地看了一眼疯子和那个男生。

疯子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十指为梳顺了顺头发,心中却忍不住吐槽,“老师你这是损我呢,还是夸我呢?不是知道人家男神就在场吗?”

午后的阳光有些慵懒,疯子觉得,这个午后会发生些什么。

好吧,她心尖上的那个人就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没事发生才怪。

男生单刀直入:“听说,你喜欢我。要不要和我交往?”

刹那间,丘峦崩摧,风烟席卷之际,疯子仿佛看到那座一直存在于她心中的海市蜃楼一点点地消散了,而消散的海市之后,便是一座真正的楼宇。

她说:“对不起,应该是你听错了吧。”

空气微妙地停滞了几秒,“也许真的是我听错了,”男生讪笑着,“那我不打扰你了。”

疯子平静地看着男生转身,只是这时陪同男生一起来的另外一个男生看不下去了,“你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以行动向所有人宣告你喜欢他。现在你却说是他搞错了。究竟是他听错了还是你装清高想欲擒故纵?”

“你想多了。”疯子还是一脸无所谓,不在乎男生的恶劣语气,打开书翻开了新的篇章,也不去计较那个男生接下来的那句“疯子就是疯子”。

那个男生真的喜欢她吗?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从不了解的人,可能那个男生会因疯子对他轰轰烈烈的暗恋有过虚荣,也可能会为疯子的求而不得感到怜悯,却不可能会有感情。

要说疯子对那个男生,早先就说了,她是在找一个信仰,在疯子这个年龄的女孩总喜欢以一个美好的男孩作为自己的信仰来使自己得到蜕变。

当得不到的东西唾手可及,珍贵贬为廉价,信仰便不再是信仰。

疯子想:她该换个信仰了。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