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事须有三分生

 2018/11/28 16:11  姜涵 《做人与处世》  (218)    

清代学者彭端淑在《为学》一文的开头这样写道:“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然而窃以为,对待一件事,“为”与“不为”固然重要,但以何种态度去“为”则更为关键。

在我看来,对待任何一件事情,最好的态度便是谨慎小心,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能让难事变易,不慎则有可能使易事变难。就像打牌,当你拿到一手坏牌时,常常如临大敌,步步为营,结局可能并不太差;当你拿到一手好牌时,却往往踌躇满志,马虎轻敌,反而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京剧表演艺术家荀慧生曾自述演艺精髓:“一个熟字摆在哪儿都好,唯独摆在演戏上,是万万要不得的。”也许不少人会纳闷,演戏“熟”怎么会不好呢?这是因为,“熟”能生“流”,也能生“油”。这戏一“熟”,演员便会过于自信,待事不慎,疲疲沓沓,或因不走心而演不出新意,或因故意卖弄而失之油滑。待事須有“三分生”,就是对自己要做的事业有一种生疏感,有一定的距离感,像对待一件陌生的事情那样去认真准备,全身心付出,让驾轻就熟变为推陈出新,将轻车熟路走出无限创意。

读过王蒙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的人,都会记得其中一个重要角色刘世吾,他有一句口头禅“就那么回事”。这位曾经历过战火淬炼、工作经验丰富的中年干部,到了和平年代,工作热情锐减,无论对待什么事情,面临何种问题,都觉得“就那么回事”,以一种“公式化”的方式对待所有工作,这便是因“熟”而“油”的典型。所以他的人生每一天便成为昨天的机械重复,他的事业也就注定毫无亮点。

要说对待事业始终保持“三分生”的态度,我首推清华教授朱自清。朱先生从教数十年,著作等身,功成名就。但他在每上一堂课之前,都会觉得莫名的紧张,都要一遍遍地精心备课,不让自己在课堂上出一点瑕疵。很多大家十多年、数十年从事同一项工作,却始终对工作保持着一种新鲜感和创造力。这是一种人品上的慎独精神,是对自己的事业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想想这些先辈,再看看我们这些后生,又怎能因为刚看见一丝丝成功的光亮,尝到了一点点收获的甜头,就“熟”而生“油”,不思进取了呢?

待事须有“三分生”,有这“三分生”,我们才不会对自己的事业掉以轻心,才不会有了一点阅历便觉得一切“就那么回事”,才不会在人生的惯性中滑向终点,空留怅恨。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王淦生老师点评

作为中心论点的文章标题很吸引人,内涵丰富,意味隽永。在论述过程中,例证、引证、对比、设喻等多种手法综合运用,使说理形式多样,理趣盎然,说服力强。荀慧生的名言、朱自清的表现和刘世吾的口头禅尤其直击人心,令人感喟。其实,“三分生”不仅可以用来对事,对人、对己都用得上,保持“三分生”,人生更审慎。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