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偶与小木偶

 2018/11/26 20:46  吴佳权 《做人与处世》  (60)    

春雨惊蛰,秋过叶落,四季更替,经年不衰。

“我不求像凤凰一样涅槃重生,只求用这无限的生命,换取像蝉一样的生活,伏土四五载,只求七日光阴,痛快地鸣叫。”一个声音传到了老木偶的耳边。“老木偶爷爷,我知道您曾游历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可以让我们活出价值的方法,您可以将您的经验告诉我吗?”老木偶用尽全身的力量,转动那锈迹斑斑的脖子,用仅存的那只充满划痕的眼睛向暗中摸索着。老木偶说:“你要知道,我当年比你还要结实,我的轴承比你还要灵活,你要知道我比你大一百岁,我对世界的了解,比你早了整整一百年。”“那么,您想说什么?”小木偶问。老木偶生气了:“看看我那双有力的臂膀,到最后留下的是什么?是仅存的一截木棍!看我对世界的了解,在人山人海中摸索,得来的是什么?是有血有肉的人的嘲笑与迫害。”“那么,您想表达什么呢?”小木偶不解。老木偶的声音更加急速,嘴巴一张一合,感觉下巴随时都有可能脱落:“我有比你早一百年的智慧,最后我失败了,你能成功?我比你更灵活,最后失败了,你能挺住?”

小木偶停了下来,老木偶停了下来。黑暗侵蚀着一切,甚至是生命的声音,黑暗不断地滋长着。“不,不对!”小木偶大叫着,“您说您比我强壮灵活,您不能成功我就不行,您不是我,我想,您不能代表我说不行!”

老木偶用那仅存的一只眼睛,盯着小木偶空灵纯洁的眼神。小木偶说的与它瘦弱身材完全不相符的话,在老木偶心理掀出一片巨浪。老木偶顿了一会儿,大口地喘气:“你为什么要放弃不死的身躯,寻求蝉一般转瞬即逝的生命?”小木偶平静地回答:“时间的长河使我迷失了方向,历史让我重复昨天的故事,许多年前,我为何留在这幢古宅里,关于它的记忆完全模糊,如今这间古宅的蛛丝都可以做成衣服了,我不清楚这样留守有什么意义,两千个春去秋来,活得还不如婴儿,索然无味,不如寻求痛快的生活。没有光与暗,没有冷与暖的日子,我过够了。”木偶说着,全身的螺丝都跟着颤抖,空灵的眼睛,泛着分外明亮的高光。

“你呀,太极端了!”老木偶声音更加急促,“你究竟想知道什么?我究竟想知道什么?”老木偶语无伦次了。“两千年过去了,你竟然……”啪——哒哒,老木偶浑身颤抖,下巴活动太剧烈,掉了下来。

顿时,这栋老房子又安静了,空气仿佛凝结成冰,黑沉沉中老眼睛对着小眼睛。小木偶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着:“时间是一把杀猪刀,把您杀得片甲不留,是时间消磨了您的勇气吧。”老木偶再一次用呆滞的眼睛盯着小木偶,盯了很久,两个木偶不再颤抖了。又过了很久,老木偶用那只木棍一样的手平静地指了指下巴,小木偶十分熟练地修好了它的下巴。

老木偶仅存的那只眼睛掉了,嘴巴一开一合慢慢地说:“我去过外面的世界,刚刚走出去的那天,我发现世界非常精彩,我见到彩虹一样的蝴蝶在花中翩跹,我遇见了黄莺飞过山峦,我还见到人。我与人结伴而行,问他们是怎样得到血肉之躯的。”小木偶眼睛闪出一丝光芒:“后来呢?”“后来?呵呵,后来他们在野外受困,就用我的身体生火,用我的眼睛去照明。”它们没有见过像你我这样的身躯,就把我关进了笼子……我在笼子里周游世界。老木偶的声音没有急促,“再后来,我便逃回來了,我畏惧了。”老木偶的眼睛掉落了,再也不能盯着小木偶了。

哗啦啦,老木偶的螺丝散落一地,嘴巴一开一合:“时间的长河冲垮了我的身体,折断了我的意志,使我迷失了心的方向,让我放弃了自己,回到这里,我并没有错,因为我真的无能为力了……你也没有错,我当初曾像你一样想寻找那个方法,那是一个可以让你的问题得到满意答案的方法。”“那是什么?”小木偶再次本能地问。“呵呵,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刚刚,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答案,至于属于你的答案,由你去找吧。”老木偶笑了。

哗啦啦,老木偶彻底散架了,它的身体凋零了。凋零前他仿佛幸福地笑了。毫无疑问,他死了。

老房子里空荡荡的,黑暗并没有再次吞噬老屋子。屋子蛛网密布的地方发出了一丝奇异的光,小木偶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原来是老木偶仅存的那一只充满伤痕、看遍沧桑的眼睛。小木偶轻轻地擦拭着这只眼睛,在微弱的光下散发出深海的光泽。小木偶站立好久,盯着这一只宝石一样的眼睛,仿佛与它诉说着什么。过了很久,小木偶将宝石一样的眼放进它的行囊里,推开了千年未动的房门,飒沓而去,然后“啪”的一声摔倒在泥地里,它起来,拍拍泥土,继续蹒跚地走着……

外面已是春天,春天的苍穹是墨黑色的,比墨黑色更浓的,是土壤下蓄势待发的草的苞芽。去年冬天枯死的黄草呢,它们正在天上默默地为苞芽祈祷着……

指导教师 陶珍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