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郎君

 2018/08/02 19:53  杨蓉 《做人与处世》  (312)    

自从跨入高中的大门,玉面小郎君总是觉得“玉面”不起来了。

首先是矫牙要带牙套,这让他再不能肆无忌惮地张口大笑。不过他美其名曰“大钢牙”,是他吓唬人的武器。只是我看他时常于无人时揽镜自照,作龇牙咧嘴状,便知他内心还是比较在意的。

军训之后,他更加黑且瘦,个子倒是高挑了,可最近来雪上加霜,打篮球把手腕摔骨折了。打着夹板,系着绷带,一只胳膊挂在脖子上,一只空荡荡的袖筒在风里晃蕩着,他像是刚下战场的伤员。拎不动沉重的书包了,他改为用一只手拎着袋子去学校。我每次见他从一群意气风发的同学群中迎面走来,不觉心生凄惶。他察言观色后安慰我,问我他像不像杨过。

作为曾经蝉联四届县少年象棋棋王赛冠军的他,向来自诩智商超群。“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是他的口头禅。可是接连几次考试下来,他高涨的信心萎缩了。特别是期中考试严重的成绩滑坡,让“天才”更觉无地自容。有一次我接他,在车里他幽幽地叹息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是个笨蛋呢?”我回他一句:“你忘了身边都是学霸呀。”

回家,他一遍遍学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说是作为他参加元旦联欢会的表演节目。我说何必选这么悲伤的歌呢。他很坦诚地说:“我还不够伤心吗?班上有女生说我人长得丑,成绩又不好,我听到了。”亲爱的小郎君,不仅无法继续“玉面”,似乎连尊严都有丧失的危险了。

当然,他的乐观一如既往。“我就是2班的学渣,从现在开启一段屌丝的逆袭之旅,期末给你一个华丽转身的惊喜。”对他的慷慨陈词,我莫衷一是。亲爱的小郎君,你真的不会再那么想喝“王者农药”,或者告别NBA和你崇拜的威少,全身心投入书山学海了吗?对此,我怀疑。

一天晚上,我和他爸爸实施了一个策划已久的方案——调换了我们和他的房间。我们的房间光线好且安静。几小时的劳作后,家中焕然一新。他晚自习后推门而入,径自走进房间又满脸惊诧地出来,一边惊呼“怎么回事”,一边和瘫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嬉闹成一团,这是他表达感动的方式之一。

深宵久读,我在这边房间,一抬眼见到他,小小的灯盏下,笼着一个小小的背影,在奋笔疾书。我喊:“拜托了,早点睡吧。”他顶我:“人家的妈妈都是和孩子说迟点睡,你怎么正好相反了呢?”顿了顿又说,“我可是意志薄弱啊,你再搞破坏,我好不容易树立的决心可就瓦解了。”真是知耻而后勇啊。

即便上了高中,他依然喜欢读外国名著,他读过的外国名著比我多。他一度极为迷恋杰克·伦敦的作品,把《马丁·伊登》读了几十遍,把马丁视为精神导师,说要汲取前进的动力。有时候我们谈论《基督山伯爵》里的复仇行动,《林肯传》里家庭生活中窘迫的林肯,也会为《飘》里斯嘉丽和白瑞德的爱情展开争论。每当这时,看着他熠熠生辉的脸庞,我很想能像小时候那样去亲他一口。谁知我刚露出这一点小心思,他早已作抱头鼠窜状。不仅如此,对我现在任何亲昵的举动,他都明确表示拒绝。甚至有时,接过我递过去的饭盒,他会羞涩地对我说:“你去食堂外面等我好不好,我要和同学们坐在一起吃。”那个曾依恋我的男孩去哪儿了呢?

路漫漫其修远兮,亲爱的小郎君,总有人在为你守候和喝彩,愿你每一份的付出和努力,都能被温柔以待、时光所爱。

(编辑/张金余)

 赞  4
, , ,

共一个关于 “亲爱的小郎君” 的评论

  1. 亲情浓溢、暖意融融,一位母亲为读高中的儿子写的文章,记载孩子成长道路上的一段足迹,读来如冬日里春风拂面,夏日里凉风习习,一篇充满温情的家庭故事!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2 + =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