噙墨与浮墨

 2018/03/13 19:46  明前茶 《读者》  (31)    

听书画鉴定家王小斌老师夜聊如今高仿真书画的做法,十分有意思。以前,文博单位为了携带珍贵书画的复制品出外办讲座、搞展览,都需要寻觅高手来临摹原作。这件事情十分辛苦,因为就算能找到一位本身笔墨功夫十分了得的画家,本人又是宋徽宗的研究专家,要临摹那幅著名的《瑞鹤图》也要花费三五年的功夫。而且,因为对原作的保存要求极高,画家临摹时必须征得博物馆方面的同意,在冰窖般的库房里进行,绝不能把原作带到有暖气的地方舒舒服服地临摹。天寒地冻,一不留神,笔意就差了那么一点。因此之前的仿作与原作,很多专家都能一眼看出来。

而现在,电脑可以精确地采集原作的数据,扫描机的像素达到惊人的5.2亿,高仿真书画最后可以用微喷技术来实现。加上制作人十分用心,他们会先分析原作宣纸特殊的化学成分,委托宣纸的手工作坊做出一模一样的纸,然后在生宣上,用机器细致缜密地打上一层涂布胶。上过胶的纸比普通熟宣更熟,附着力惊人地强,将原作直接打印上去,色彩与线条丝毫不会走样,连古书画上的霉点、泛黄与残缺,都能还原得一模一样。

王小斌曾做过实验:找寻一位年富力强的画家,征得他的同意后,将其得意之作打印出来,与原作一起放在画家本人面前,要他将自己的作品挑出来。画家左看右看,把画翻过来看后面的裱褙,匍匐在画案上审读作品的整体气息,最后用放大镜端详细部的笔触……很抱歉,他还是分辨不出来。

但王小斌能分辨出来,因为他了解如今仿作的操作原理。他知道艺术家的原作是在宣纸上直接画的,上面没有涂布胶,墨与色彩都是往纸的肌理中渗透,这就是“噙墨”;而高仿真书画为了分毫不差地扫描,必须上胶,这样墨就是浮着的。“越是在书画的边缘,越能看出那股子浮在表面的气息来。不出3分钟,就能判定这是仿作。”

噙墨是真,浮墨是假。这就像如今的文化市场,很多附庸风雅者以为,经常去天南海北的文博展览会上“打卡”,读一读艺术史上的八卦话题,再参加一些书画、茶道雅集,回来发发朋友圈,就能堂而皇之地以“资深艺术领悟者”自居。虽然,这也算做足了以假乱真的功夫,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其根基浅,那股子“浮墨”气息,是骗不了人的。

时间对宣纸的催熟,与涂布胶的硬性催熟是不一样的。那种笔锋落墨,素紙噙含,互为渗透,有深有浅的自由意识,是没有办法用整齐划一的方式逐一扫描、复刻下来的。假的,真不了。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8 − =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