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为你提行李吗

 2018/03/07 9:58  陈宇欣 《读者》  (106)    

芬兰边检是极简的北欧风——年轻的警官人手一只图章,登车、查签证、盖章,整个过程只要不到半分钟。入芬兰境以后,你能从各个细节感受到这个国家的秩序、安全和友善。从列车上往外看去,几乎没有人烟,大片大片的森林铺满视野。我不由得想到我的老板尤卡说过:“芬兰就是片大森林!”果然如此。

车到赫尔辛基火车站,我还没有起身,便有一位女士走过来,指着我的行李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还没等我应答,她就招来她的丈夫,让他看看能不能帮我做些什么。这位绅士并没有直接撸起袖子开搬,而是微微欠了欠身,问:“我能有幸为你提行李吗?”这个场景后来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和芬兰人相熟之后再想起来,觉得颇值得回味。简单的一句话,道尽了这个国家女权主义的现状。女权主义并非发源于北欧,却在这里被发扬光大,它早已渗入北欧各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有人打趣说,北欧已经回到母系氏族时代。在这些国家里,女人的独立意识特别强,参政率也很高,平均工资和男人相仿,女人不选择婚姻而选择长期同居是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相应的,男人对女人的尊重程度也是空前的,有时候,从我个人的眼光来看,甚至尊重得有些过头了。

比如说,一对芬兰情侣去酒吧消遣,若男人想为他的女朋友埋单,他很可能不会直接抢单,而是先问她:“你介意我为你埋单吗?”这个问题的潜台词就是:有些女人非常重視经济独立,男人的某些善意举动对她们来说反而是侮辱,为保险起见,一个男人在为女人提供帮助之前,应该问问她的意见。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