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子寓言

 2018/02/26 18:31  黄永武 《读者》  (50)    

曾国藩和沈葆桢,都是清代名声极好的朝廷大员,但两个人绝交了很长一段时间。起因是曾国藩在围剿“长毛”匪徒时,军情紧急,缺饷缺粮,而附近的沈葆桢却把江西漕银扣住,未接济曾国藩分文。曾国藩认为沈葆桢只顾自己的安危,不顾国家全局,对湘军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而且,曾国藩认定沈葆桢是在出卖他,所以记恨在心,坚决绝交。

直到太平天国已被剿灭,曾国藩依然对沈葆桢不理不睬,沈葆桢几度写信去道歉,曾国藩也不回复。这时有位名叫陈宝箴的才子,听说二人有难解的心结,就去拜见曾国藩。陈宝箴对曾国藩说:

“我一路坐船来到江南,中途遇到了大风。舟子们虽然各自努力撑船,但情况紧急时,掌舵的在狂风里骂撑篙的,撑篙的在暴雨里骂划桨的,这些舟子们本是父子兄弟,但情绪一激动,出口就是责备,好像不能相互容忍。过了一会儿,风停了,船也泊在港湾了,他们买酒买肉来互相慰劳,又恢复了平日一家人的情谊。”

陈宝箴叙述路途所见,得出一个结论说:“真过分呀!这些卑贱的小民,每天喜怒无常,变化得这么快。”

曾国藩觉得陈宝箴的结论不太对,开导他道:“在狂风暴雨里互相叫骂,那是大家害怕船会翻覆,这些责骂并不是出于私心,而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等到船停妥了,疾风骤雨也过去了,就在一起饮酒作乐,这不是很正常吗?你为什么笑他们喜怒无常呢?”

這时陈宝箴把手一拍,“嘿”了一声,乘机说:“那么你和沈葆桢之间的争执,不也是大家害怕两江一带全部倾覆给太平军吗?现在两江一带既已平定,但是两位仍意气顽强,不肯和解,难道你们的见识还比不上卑贱的船夫吗?”

曾国藩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拉着陈宝箴的手说:“来来来,我现在马上写一封信,托你带去交给沈葆桢。”从此曾沈二人恢复了朋友的情谊。

(林冬冬摘自漓江出版社《生活美学》一书)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