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读完了

 2018/02/09 18:43  金克木 《读者》  (107)    

有人记下一则逸事,说历史学家陈寅恪曾对人说过,他幼年时去见历史学家夏曾佑,那位老人对他说:“你能读外国书,很好;我只能读中国书,都读完了,没得读了。”他当时很惊讶,以为那位学者老糊涂了。等到自己也老了时,他才觉得那话有点道理:中国古书不过那几十种,是读得完的。

就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书的基础,离了这些书,其他书就无所依附,因为书籍和文化一样都是累积起来的。因此我想,有些不依附其他而为其他所依附的书应当是少不了的必读书。

举例说,想要了解西方文化,必须有《圣经》(包括《旧约》《新约》)的知识,这是不依傍其他而其他都依傍它的。没有《圣经》的知识,就无法读懂西方公元以后的书。

又例如读西方哲学书,少不了的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笛卡儿、狄德罗、培根、贝克莱、康德、黑格尔。不是要读全集,但必须读一点。有这些知识而不知其他,还可以说是知道一点西方哲学;若看了一大堆有关的书而没有读过这些人的任何一部著作,那不能算是学了西方哲学,无非是道听途说。又比如说西方文学茫无边际,但作为现代人,有几个西方文学家的书是不能不读一点的,那就是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高尔基,再加上一部《堂吉诃德》。文学作品是无可代替的,非读原著不可,决不能满足于故事提要和评论。

若照这样来看中国古书,那就有头绪了。首先是所有写古书的人,或说古代读书人,几乎无人不读的书必须读,不然就不能读懂堆在那上面的無数古书,包括小说、戏曲。这样的书就是:《易》《诗》《书》《春秋左氏传》《礼记》《论语》《孟子》《荀子》《老子》《庄子》。这十部书若不知道,唐朝的韩愈、宋朝的朱熹、明朝的王守仁的书都无法读。连《镜花缘》《红楼梦》《西厢记》《牡丹亭》里的许多词句和用意也难以体会。

以上举例的这些中外古书分量并不大。外国人的书不必读全集,哪些是其主要著作是有定论的。中国的也不必每人每书全读,例如《礼记》中有些篇,《史记》中的《表》和《书》,《文献通考》中的资料,就不是供“读”的,可以“溜”览过去。这样算来,把这些书通看一遍,花不了多少时间,不用“皓首”即可“穷经”。

(若 子摘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咫尺天颜应对难》一书,〔加拿大〕乔 丹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