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驾驶生存法则

 2018/01/29 11:20  冯嘉安 《读者》  (110)    

“副驾驶”这个说法总让人有一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副班长是协助班长的人,副厨能帮主厨打下手,可是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就是一名乘客,不用拿驾照,除了时而指指点点影响驾驶员的心情,似乎跟驾驶没什么关系,为何要称之为“副驾驶”?

历史上的副驾驶

英语里“副驾驶”的说法很奇怪,叫“Riding Shotgun”,直译过来叫“骑行的猎枪”。其实这个说法倒能解开“副驾驶跟驾驶有什么关系”这个百年难题。

汽车的前身是马车,有关汽车的不少术语都脱胎自马车。在19世纪的美国,坐在马车车夫旁边的人可没有看风景的闲情逸致。当时,马车经常是土匪打劫的目标,因此在执鞭驾车的马车夫身边,还要有一位手持猎枪的副驾驶,时刻警惕袭击者的出现。这大概是最早的驾驶员安全保障系统。

其实这种有保镖性质的副驾驶早在中国秦朝就已经出现。秦始皇灭六国后,张良密谋刺秦,会同大力士以铁锤袭击秦始皇的车驾。为了混淆视听,秦始皇在自己的帝辇旁设置了一模一样的“副车”,张良刺秦时击中的正是“副车”。至汉代,朝廷专置驸马都尉,掌副车之马,省称“驸马”。到三国时魏国何晏以帝婿的身份授官驸马都尉,后代的帝婿都照例如此称呼。

无论是“Riding Shotgun”,还是“驸马”,都是责任重大的副驾驶,有点像今天飞机上的副机长。在飞机上,一把手机长和二把手副机长的地位几乎同等重要:机长不能独断专行,做判断时,他必须参考副机长的意见;副机长在机长面前,绝对不是唯唯诺诺接受命令的下属。

鉴于飞机上的驾驶员和副驾驶都非常重要,在飞行期间机长和副机长不能同时吃一样的工作餐。如果同时吃,必须保证吃的东西不一样;如果吃的东西一样,必须保证间隔一个小时进餐。这样是为了避免因机长和副机长同时身体不适导致机组“群龙无首”。

除飞机上的副机长,还有一种副驾驶甚至比驾驶员更重要,那就是汽车拉力赛中坐在副驾驶席上的领航员。

所有的赛车都在想尽办法减轻汽车的重量,但拉力赛却要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增加一个人的重量。有人问“拉力赛中的领航员是干什么的”时,有人笑称“领航员是给车手踩刹车的”,还有人说“领航员是给车手念报纸解闷的”。

坐在副驾驶席的领航员确实是在念书,但不是念闲书,而是念路书。路书可以理解为车手和领航员的“旅游攻略”。在动辄数千甚至过万公里的拉力赛赛程里,单靠车手自己不可能记住所有的弯角和路面情况,什么时候要全油门、什么时候要漂移、什么时候要飞跃,这些都要靠领航员来提示。

比赛的主办方通常会给车队发一本官方的路书,但更多的车手和领航员会按自己的实际需求来制作路书。

领航员除了是“导游”,还是“保姆”——提醒车手准时发车、提醒车手哪里有服务站,此外还是“心理辅导员”——当车手心情烦躁的时候,领航员要提醒车手保持冷静,他们甚至还得是机械师——在没有维修站的拉力赛中段,遇到机械故障或爆胎等情况,领航员需和车手一起修车。

所以,领航员是一个瑞士军刀般的万能角色,除驾驶以外,其他一切情况都需要领航员的兼顾。

而在现实生活中,有些普通的副驾驶往往以为自己是领航员,令人啼笑皆非。

现实中的副驾驶

在众多副驾驶角色中,“骑行的猎枪”太暴力且违法、“驸马”的历史太久远、副机长太“高大上”,日常生活里,副驾驶就是司机身旁一名普普通通的乘客。

可是很多人在坐到副驾驶席上时,却连规规矩矩坐车都做不到。

副驾驶席是一个微妙的位置,这里的视野跟司机的一样清楚,坐在这里的人操纵欲特别强。如果遇到副驾驶席上坐着一位老司机,他难免会对司机的操作指指点点:“为何不超前车?”“为何不跟紧一点?被别人插队了!”“为何开车灯?”“为何不开车灯?”…… 这种老司机俨然一副驾校教练的模样,比念紧箍咒时的唐僧还烦。他恨不得自己手上也有一个方向盘,脚下也有油门和刹车。

很多人自己开车时会很放心,但坐在副驾驶席上时就会对司机指指点点。心理学家冯慎行在知乎上撰文指出:“坐在副驾驶席上的人确实更容易多话,甚至焦虑不安。这和注意力的分配有关。司機在大部分时间,注意力都集中在观察前方和两侧的路况,很少分配到自己的驾驶方式和车况,以及周围的环境上。坐在副驾驶席上的人虽然和司机的视野大致相同,但是因为并不需要亲自驾车,所以注意力大多不会集中在路况上,而是将更多的注意力分配在司机的行为上。注意力的分配差异会造成从情境评估到情绪产生的巨大差异。不过同时,司机也会放大对喋喋不休的感受,而且延续这种影响。”

合格的副驾驶既不能像上述老司机那样絮絮叨叨,也不能一言不发就蒙头睡觉,或看报纸、玩手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应该为行驶的安全尽自己的责任,例如观察司机有没有打瞌睡,看看路面有没有一些潜在的危险……因为,副驾驶席是全车危险程度最高的位置。美国的交通管理部门以核载5人的小汽车为研究对象,通过近10年的事故调查分析和无数次实车检测,最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将汽车驾驶员座位的危险系数设定为100%作为参照对比标准,副驾驶席的危险系数则是101%,而驾驶员后排座位的危险系数是73.4%,后排另一侧座位的危险系数为74.2%,后排中间座位的危险系数为62.2%。

副驾驶席的危险程度比驾驶位还高。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别一上车就蒙头大睡为好。

如果是领导或者客户,通常会坐在后排。坐在副驾驶席上的乘客,与司机的关系往往是平等甚至亲密的,可能是伴侣、亲人或者朋友。有些女主人特别在意自己的副驾驶席是否被丈夫的异性朋友坐过,座位的丝毫移动或者座位上残留的任何碎屑,都会引发猜想。

网上有人提问:“搭异性朋友的车,应该坐副驾驶席还是坐后面?”在一长串的回复中,一个相对恰当的回答是:“如果对方单身,坐副驾驶席是上选,因为坐那里是对对方的尊敬;如果对方正在谈恋爱,别坐异性的车是上选,因为无论你坐哪儿都是暧昧的;如果对方已成家,先询问一下自己该坐哪儿是上选,因为私家车是家庭的延伸,每个家庭的主人都有不同的癖好,不要随随便便就把可能是主人位的位置给坐了。”

怕了?那你要么坐后面,要么抓紧时间考驾照,争取坐主驾驶席吧。

(古竹马摘自《新周刊》总第497期,黎 青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6 + =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