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臣的宿命

 2018/01/23 9:18  汪凌燕 汪通 《读者》  (126)    

汉武帝晚年,疑心日重,整天怀疑有人变着法儿要篡自己的位子。怀疑来怀疑去,还是觉得自己身边人的可能性最大。于是听了佞臣江充的话,去搜查太子府。不出所料,搜出了巫蛊小木头人!历史上,只要皇帝派人去某某家搜查罪状,似乎少有落空。

太子一看,怎么自己从未见过的木头人,居然会变魔法一般从自己床底下被挖出来?不由得慌了神。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先杀了江充再说!

不料斩草却没有除根,一个叫苏文的内侍趁乱逃跑,跑到甘泉宫去见汉武帝,禀报说太子谋反。汉武帝派丞相刘屈牦率军镇压,太子无奈,只得打开监牢,武装囚犯——眼看着从假反变成真反,军心、民心就不在太子这边了。

很快,囚犯大军就被击溃,太子仓皇出逃,后来在湖县被发现后自缢而死,随行的两个皇孙也被杀。后来汉武帝反应过来,把当时参与镇压太子“谋反”的刘屈牦、苏文一干人等处死,把江充全家灭族,但是怎么也换不回自己儿子和孙子的性命了。

江充等人敢于诬陷刘据,其实主要是因为太子的生母、皇后卫子夫的哥哥——大将军卫青病逝,皇后再无外援,又年老色衰,失宠于皇帝。结果就因为这次“叛乱”,连带着卫青的长子也遭了殃,被汉武帝一窝端地送去了法场。

可怜卫青也算是出生入死为汉武帝立下过汗马功劳,七次深入大漠打跑了匈奴,却还是没能保住自己身后的家族。

汉家亏待功臣和功臣之后是有前科的。“汉初三杰”——萧何、张良和韩信,其中张良最为洒脱,讨了一个留侯的封号,就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而萧何以丞相之尊,依然被刘邦寻故揪住一个小错关到监狱里好些日子才放出来。最为凄惨的是曾被刘邦解衣推食拜为大将军的韩信。刘邦先是把韩信从齐王改封为楚王,后来假借天子巡游到楚国边境,当韩信来迎接的时候,突然将其擒住并废为淮阴侯,让他搬到京城里面闲住。后来陈豨谋反,刘邦亲自率兵平叛,皇后吕雉和丞相萧何担心韩信在京城突然发难,就伪造捷报,等韩信前来贺喜之际一举将其拿下,先用酷刑折磨,然后株连三族。

“陈豨之乱”也推开了汉家清洗功臣宿将的多米诺骨牌。汉高祖不久之后抓住了梁王彭越,借口平叛不出力将其废为庶人,流放到四川。彭越在流放途中碰到吕后,试图找吕后求情。结果可想而知,吕后假意答应,带彭越回到洛阳之后立刻变脸,说彭越谋反,将彭越剁成肉酱分赐诸侯,并诛其家族。

韩信和彭越的死让淮南王英布非常害怕,尤其是收到彭越的肉酱之后,英布直接举起了反旗,逼得重病在身的刘邦不得不再次御驾亲征,平定了英布之乱,英布也在战败后被长沙王吴臣诱杀。

至此,兴汉灭楚、一体同功的三个人——韩信、彭越和英布在三年内都命归黄泉,不但自己身死,连带着家族都绝了户。

到汉景帝时代,“七国之乱”爆发,朝廷倚仗名将周亚夫平乱。周亚夫得胜归朝之后先后做了太尉和丞相。在做丞相时,周亚夫渐渐与景帝产生不和。后来他就被人告发谋反,罪状是私藏兵器,图谋不轨。汉景帝于是把周亚夫抓起来,派廷尉诘问此事,周亚夫说:“我戎马一生,现在老了,置办一些盔甲兵器都是用来陪葬的,如何能说是造反呢?”深体圣心的廷尉马上厉声斥责:“那你是想死后谋反吗?”周亚夫百口莫辩,廷尉于是把他关进了大牢。可怜周亚夫性情刚烈,以绝食表示抗议,把自己活活饿死了。他的夫人听闻死讯之后,也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汉武帝之后,由于汉昭帝年幼,霍去病的弟弟霍光辅政。昭帝早逝之后,霍光访得戾太子刘据还有一个孙子,因为“巫蛊之祸”时还是婴儿而免遭屠戮,后来逢大赦出狱,寄养在民间,叫刘病已。于是霍光迎刘病已入宫,继承帝位,是为汉宣帝。

霍光在世之时,汉宣帝对他极为恭敬,但是等霍光一死,便借着前皇后许平君被毒害一事发难,将霍家来了个满门抄斩。汉宣帝与汉高祖、汉景帝一样,本身并不算是残暴不仁的皇帝,汉景帝还有“文景之治”的美名,而汉宣帝也有“中兴大汉”之誉,但是对待帮助自己得天下的功臣,却都称得上刻薄之至。

既然不是皇帝本身的问题,那一定是其他方面的原因。原因何在?这要从帝王与功臣的博弈说起。

究帝王之本心,应该并不是很想处置功臣及其家族,毕竟是给自己立下过汗马功劳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那是因为弓和狗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而善待功臣其实是可以树立榜样,让更多人为自己效忠的。

所以,如果帝王们能非常肯定地确信功臣忠心耿耿、并无二心,他们是希望树立起君臣相知的榜样的。

同样,究功臣之本心,从事后的角度看,很多悲剧都是冤案导致的。比如韩信和彭越,俩人其实并没有任何谋反的罪状,却直接被诛夷三族;而英布如果不是听说他们俩都被杀了,也基本上不会起兵。

大多数功臣在天下甫定之后,也并没有脑袋后面长一根反骨,非要继续厮杀下去不可。功臣最想做的事情,往往只是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家业而已。

如此看来,帝王不想除功臣,功臣也不想反帝王。然而,现实则是一幕幕帝王和功臣反目成仇的戏码,悲剧、恐怖剧一演再演。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五个字——信息不对称。

帝王虽然想善待功臣,但是面对真心对皇位有想法的臣子,还是要除之而后快的。毕竟保护自己一家一姓的江山是最为重要的,树立君臣相知的榜樣只在其次。

但是帝王并不知道谁是忠心耿耿的功臣,谁是心怀叵测的功臣。而作为功臣本身——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有大功于朝廷,自然是有能力、有威望、能够对皇权产生一定制衡和威胁的人。所以皇帝就开始头疼了:如何分辨呢?

于是皇帝就会采取一系列的试探措施:我去讨伐叛乱,你(彭越)派不派兵跟我一起去啊?我要巡查你(韩信)的疆界,你来不来迎接我啊?我吃饭故意不给你(周亚夫)筷子,你会不会忍气吞声啊?如果一系列的试探都得到正面的回应,帝王或许能轻描淡写地放过去,然后过段时间继续不放心,再进行下一轮的试探……而这所有的试探,只要功臣有一次没有过关,让帝王不满意,那么帝王就会立刻采取行动,或者将其贬官,或者把他关起来,甚至会毫不留情地铲除他。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