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无止境

2017年08月02日 16:51 作者:东野圭吾 来源:《读者》  

  从很久以前开始,人们就常说,日本的大学最差劲的地方,就是和入学比起来,毕业要简单得多。因为只要在考试时稍微耍点手段就能拿到学分,所以即便是游手好闲的学生,也可以顺利毕业。

  入学已整整三年,我居然仍對电气工学一无所知,就那样升到大四,现在想想真觉得挺不正常。一路下来畅通无阻,光这事已经挺厚脸皮了,况且我还企图靠这样的考试技巧直接混到毕业。更不知天高地厚的是,我甚至开始考虑如何混进一家企业。

  到大四之后,按照毕业课题,我们每几个人被分为一个小组,被塞进指导教授的研究室。接下来的一年,我们就要在这里做实验、写报告、开讨论会。这个房间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重大意义,这里对我们大四学生来说,还是商讨求职对策的作战基地。

  第一次去研究室时,指导教授对我们说:“说老实话,今年的求职形势还不明朗。大部分意见是,去年只是一个偶然的春天,今年仍旧会回到严冬。各位要了解这一情况,现在立刻扔掉某些天真的想法。”

  我们的心情伴随着“咚”的一声变得灰暗。

  “给大家一个参考。”教授继续道,“能进那种连邻居大妈都知道的公司的,只是极少数优秀学生。如果觉得自己并不优秀,眼光就别那么高。”

  又是“咚”的一声。我的脑海里,若干家著名大型企业的名字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这一天,我们的求职作战开始了。首先要逐一细读企业介绍。那些迄今为止从未见过或听过的公司,从业务内容到注册资金,再到休假天数,所有情况我们都仔细地看在眼里。

  到了五六月份,企业会公布对大学开放的推荐名额。那时候,我们必须获得大学推荐才能去参加招聘考试,所以大学能拿到哪些企业的推荐名额就成为我们命运的十字路口。

  就算自己想进的公司在学校有推荐名额,欢天喜地也还太早。推荐名额这种东西,一家企业一般只给一个。就算是获得推荐,也不见得一定可以得到工作。

  因此我们在招聘考试之前,必须先从大学内部的明争暗斗中胜出。如果各位觉得“明争暗斗”用词不当,也可以说是“运筹帷幄”。

  七月的某一天,我们每人都拿到一张纸。上面是姓名栏,下面还有三个空白栏。

  “把自己想进的企业,从第一志愿开始,按顺序写三个交上来。”发纸的助教老师说。

  同时,他就分配以及获得推荐名额的运作方式进行了说明。

  一句话归纳,这并不是仅仅盲目写下三个自己想去公司的名称就可高枕无忧的事。不适当地耍些手段,搞不好就会落得“之后另行商议”的下场。

  到了这种时候,决定胜负的关键就在情报量上。掌握什么人将哪家公司选为第一志愿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那些看上去成绩比自己优秀的人,必须要一个不漏地查清楚。

  我将第一志愿定为日本首屈一指的K重工。我要进这里,我要造飞机!我是这样想的。

  但是当我将这些告诉助教老师后,老师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他说道。

  “啊?为什么?”

  “嗯……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不过,A也选了K重工。”

  A是和我同一个研究室的朋友,在我们整个电气工学专业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才。

  这可不行!我立刻就想通了,决定转换方向。

  接下来,我看上了位于爱知县的日本最大的汽车制造商——T汽车。但我觉得希望应该也很渺茫。因为其他人不可能放过这家公司。

  果然,后来我得知隔壁研究室的才子已将其列为第一志愿。

  我决定剑走偏锋,试着去找一些并不广为人知、实际上规模又很大、做交通工具相关业务的公司。哪有条件刚好都吻合的公司?不过我还真找到一家。那就是和T汽车同属一个集团的汽车配件制造商N公司。那是个几乎不做电视广告宣传的配件制造商,所以邻居大妈根本不知道。同理,学生当中不知道的肯定也很多。

  但是,抱有同样想法的肯定另有人在。果然,我得到消息,其他研究室的一个男生也盯上了N公司。而且棘手的是,和那家伙比起来,我的成绩到底是好是坏,我心里还没数。

  接下来就要运筹帷幄了。我首先故意放出自己正以N公司作为第一志愿的消息。因为我断定,敌人肯定也不知道我俩成绩相比孰优孰劣,听到这个消息时,或许会选择改变想法。

  接下来就是比耐心,也可说是懦夫博弈。提交志愿的期限已经逼近,而对方出什么牌还不知道,再磨磨蹭蹭可能就得不到推荐名额了。

  而在提交截止日当天,我终于得知敌人已将志愿变更为D工业。

  就这样,我充满信心地将写有“第一志愿N公司”的纸交了上去。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填报志愿时都如此曲折。有不少人以一种十分随意的方式,做出了或许将左右自己一生的抉择。

  志愿就这样定了下来。接下来是去企业参观。表面上说是参观,其实,这是入职考试。为此需要先将简历邮寄过去。

  写简历,对不谙世事的傻瓜们来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喂,‘兴趣爱好’那一栏你写什么?”朋友问我。

  “滑雪、看电影,反正就是这一类的吧。”我答道。

  “不能写读书吗?”

  “我还是决定不写。万一在面试时被问到最近读过什么书,可就糟了。”

  “那倒也是啊。接下来的‘特长’呢?”

  “特长啊……”我哭丧着脸,“那一栏我也正愁着呢。没什么证书,珠算啊,书法啊,英语会话,全不会。老老实实地写‘无’,可能还好点……”

  “我怎么觉得,那看上去好像很无能呢……”

  “本来就是啊。”

  我们只得冥思苦想。

  最终,我们在“特长”一栏写下的是“连做一百个俯卧撑”。看到这一条,指导教授当场命令我们擦掉——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