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贿的艺术

2017年07月30日 13:49 作者:十年砍柴 来源:《读者》  

  中国人在人际交往中,讲究的是含蓄、委婉,话不能说得太透。因此,老外来中国,往往因中国人说话不那么干脆、留点弦外之音让对方揣度,而如堕五里雾中。

  中国传统官场,即使是官员索贿也很有讲究。下级给上级送钱,要安一些好听的名目,如“节敬”“冰敬”。意思是说过节时送些礼物,或者夏天馈赠些钱让上级买冰祛暑。

  春秋时期,这些社会人际交往中的门道就已有了,而且说法还更讲究、雅致,也显得更加含蓄。

  鲁昭公元年(公元前541年),晋、楚两个超级强国再次在郑国的虢地会盟,重申鲁襄公二十七年(公元前546年)在宋国的弭兵之约。鲁、齐、宋、卫、陈、蔡、郑,这些中原诸侯国也都被纠集过来与会。鲁国派出的是该国的老外交官、政治豪门“三桓”之一的叔孙豹(又称“穆叔”)。

  就在会盟期间,鲁国的当国者、“三桓”中的另一家季武子出兵攻打临近的莒国,夺取了郓(今山东沂水县)。鲁国在晋、楚、齐面前是弱国,在莒面前,则是强者了。莒国打不过鲁国,就派人到盟会上向主持“国际秩序”的楚、晋告状。楚国本来就很不满意鲁国紧随晋国——人家两国是姬姓兄弟之国嘛。楚国代表团团长公子围说:“这鲁国也太放肆了,我们的和平会议还在召开,他竟公然入侵他国,摆明了不把和平条约当回事。我建议将参加会盟的鲁国特使叔孙豹杀掉,以示惩罚。”

  当然,杀叔孙豹不是楚国一家能决定的,必须征得另一个大国晋国的同意。晋国的代表团团长是赵武(亦名“赵孟”,史称“赵文子”),跟随他来到郑国的家臣乐桓子,扮演秘书角色,趁机向叔孙豹索贿,说可以替叔孙豹向赵武求情。问人要钱,却不直接说出来,而是说“请带”——向鲁国使臣讨要一条腰带。叔孙豹没有给乐桓子任何金钱,他的随从梁其胫劝他:“货以藩身,子何爱焉?”意思是花钱买平安,都要遭遇杀身之祸了,你还舍不得那些钱干什么?

  叔孙豹义正词严地说了一大段话。他说:“我参加诸侯之会,是为了保卫国家不受侵犯,如果我贿赂了晋国人使自己免遭祸害,鲁国必然会受到楚国等国家的攻打,这是给国家惹祸,还谈什么保卫国家呢?虽然这大祸是季武子惹出来的,可鲁国又有什么罪?我奉命出使外国,季武子在家守国,我们的分工一直如此,我没有什么可埋怨的。”

  可乐桓子派人来索贿,不打发点什么,他还会继续要钱。于是,叔孙豹当着来人的面,撕下一条衣服给对方,并说:“我们的腰带太窄恐不成敬意,只能撕一条衣帛代替了。”

  乐桓子的愤怒可想而知,于是他将此事汇报给赵武。赵武却对叔孙豹的表现大加赞赏——叔孙豹面临被杀的危险而不忘国家安危,这是忠;面临危难而不玩忽职守,这是信;为国家而不行贿赂以求免死,这是贞;谋国处事从这三点出发,这是义。他具备这四点,怎么能杀他呢?

  于是,赵武与楚国使团会面,恳请楚国放叔孙豹一马,其理由是:鲁国虽然有罪过,但是使臣叔孙豹为了国家而不怕死,又敬畏楚国,阁下若放过这样的忠臣,定能使左右的楚国大臣效法他,有利于楚国;邻国之间反复争夺边境的城邑,这是常有的事情,夏、商和周朝明君在位时,都有这类事情,何况我等执政呢;再说,鲁国和莒国争夺郓地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何必理会;作为盟主,只要不是影响社稷的大事,就不必去理會。如此就无须劳烦其他诸侯国(因为兴兵伐鲁必然以“联合国军”名义,其他诸侯国有出兵出钱的义务),宽宥贤人,减少烦扰,诸侯才会更加拥戴楚国。

  这番话说理充分,而且给楚国戴了高帽子。再者,楚国不能不顾及晋国的态度强行出兵,于是就坡下驴,给了晋国面子,没有杀叔孙豹,也没有讨伐鲁国。

  赵武比乐桓子更讲政治。鲁国是晋国忠实的同盟,如果因为索贿未成,而不顾盟国使臣安危,看着叔孙豹被杀,这事声张出去,晋国和赵武在诸侯国中还有什么威望?

  所以,好的领导应当考虑得比秘书更长远,而不是被秘书左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