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御酒变成珍珠

2015年04月27日 13:08 作者:朱兆龙 来源:《读者》  

  北宋景德四年(1007年)十一月十七日,真宗皇帝召宰相王旦到宫中饮酒。君臣饮酒蛮融洽。真宗将一樽酒赏给王旦,嘱咐道:“这种酒很好,拿回去与妻儿共尝吧。”王旦拜领,回家打开一看,天哪,哪是什么御酒,竟全是珍珠。

  皇帝赏大臣,完全可以在朝堂上公开颁赐,以御酒的名义私赠珍宝,九五之尊的皇帝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

  宋真宗是宋代第三任皇帝。前两任皇帝征战十八年统一了的中国,经真宗图治十年,经济发展,交子发行;澶渊定盟,边境稳定,全国纳税垦地达5247584顷,为宋代的最高数;茶、盐、酒、铁专卖税收达1123万余贯,比唐大中七年的全国总税收还高两成;人口722万余户,比唐开成四年上升四成多。宋朝初步显示出国泰民安的繁盛景象。

  然而,左丞相王钦若却挑唆说,澶渊之盟是城下之盟,巨款资敌,虽盟犹辱,弄得自以为平定了边界战事的真宗心里很不爽。王钦若见机出主意,撺掇真宗去泰山封禅,建立镇服四海的大功业。宰相王旦不同意,认为那是浮华虚荣、靡费扰民的做法。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御酒变珍珠的故事。

  当御酒变成了珍珠,正常就让位于怪诞,正直就让位于顺从,正派就让位于邪恶,好大喜功的奢华浪费就变成了“祥符”显灵的天意。

  正月初三,真宗上朝告诉群臣,个把月前有位穿红袍的神人托梦,嘱咐在正殿做一个月的道场,就会有天书《大中祥符》瑞降;昨天黄门官报告,左承天门楼檐上有黄帛天降,像是包着书信,想必是天书降临了吧。王旦立马率众官高呼万岁,簇拥着皇帝步行至承天门烧香叩头,取下天书,那上面尽是些国运长久之类的吉言。君臣一齐欢呼,改年号为“大中祥符”,还让京城的臣民在二月初吃喝聚饮了五天,满朝文武正儿八经地开始了封禅泰山的操作。

  宰相不反对,言官不谏诤,天地更是不监督,真宗皇帝浩浩荡荡地从京城到泰山搞了一次大封禅,耗掉一年800万缗的财政收入,从此告别前十年的务实节俭,开了宋朝浮华与浪费的坏头。

  宋真宗私送珍珠,目的是收买宰相支持他封禅。如此上级向下级倒着行贿,世间少有,但也不是独一无二。2014年被查处的某市副市长,在担任区委书记时,就向他提拔的一个镇长送了3000万元人民币。区官向镇官“倒行贿”,倒不是为了封禅的臭排场,而是那个镇为全国闻名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一铺难求,这个副市长以亲友的名义拥有不少商铺,其获利之巨就可想而知了。

  相较于宋真宗私送珍珠以钱攻心的“仁”术,这个副市长送钱给下属,以小投入博大产出,依据的则是经济规律,比宋真宗要现代多了。手段固然不同,实质却是结腐败链子谋利,但凡搞腐败,什么样的怪事都会弄出来。

  王旦晚年深悔支持封禅,遗嘱死后身着僧服入殓,表示出正直人士的忏悔之心。60年后宋神宗与大臣们议论此事,虽然文彦博、韩绛等秉公分析,神宗还是把责任推到王旦身上。曾孙皇帝不究祖宗之错,认识不到皇族自身与宋朝吏治腐败的严重性,终于没能支持王安石把改革搞下去。延至宋徽宗接班,重用童贯、蔡京等假改革、真贪腐的“六大贼”,将《清明上河图》里一派繁荣景象的大宋江山,活活地玩丢了。

  (沁 竹摘自《杂文月刊》2015年第3期,黎 青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