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王安忆

时间才是黄金轴

  我有时候会去看戏,觉得戏文中对时间的处理很有意思。  比如《四郎探母》里的一折《坐宫》。夫妻俩在台上,整整一场戏,你教他们怎么演?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四郎晓得他母亲来了,就在附近扎营,他想去看看母亲,不知能不能得到公主的帮助。一句话可以讲完,却要演一场 ……

作者:王安忆 2017年12月07日 20:11 所属: 点滴 2 views

父亲的人缘

  父亲是一名话剧导演,真正是一派天然,再没有比他更不会做人的了,他甚至连一些最常用的寒暄絮语都没有掌握。比如,他与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战友见面,那叔叔说:“你一点儿也没老。”他则回答道:“你的头发怎么都没了?”弄得对方十分扫兴。他不喜欢的、不识趣的客人来访,他竟 ……

作者:王安忆 2017年11月24日 21:52 所属: 视野 2 views

王安忆:创作过程中,时间才是黄金轴

  我们做小说的人恐怕大家自觉不自觉地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处理时间的问题,怎样把我的长度填满。我有时候会去看戏,我觉得戏曲里面处理时间很有意思。时间对于戏剧是个显性的任务,很简单,如何将一个晚上度过去,观众就坐在台下,稍有差池就叫个倒好。  有个戏叫《伍子胥》 ……

作者:王安忆 2017年09月04日 18:25 所属: 作文素材 4 views

小说究竟能做什么

  小说究竟能做什么?恐怕不是我所理解的在社会生活里小说的作用,而是小说本身还能有怎么样的作为,或者说还有什么样的能量。我来讲两个故事,我试图用这两个故事来说明我对小说能力的矛盾态度。  第一个故事是,今年3月份去巴黎,我上了飞机,舱门关了,可是飞机迟迟不起飞 ……

作者:王安忆 2017年06月24日 11:39 所属: 社会 2 views

父亲的惊人人缘

  父亲是一名话剧导演,真正是一派天然,再没有比他更不会做人的了,他甚至连一些最常用的寒暄絮语都没有掌握。比如,他与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战友见面,那叔叔说:“你一点儿也没老。”他则回答道:“你的头发怎么都没了?”弄得对方十分扫兴。他不喜欢的、不识趣的客人来访,他竟 ……

作者:王安忆 2017年04月10日 12:18 所属: 人生 3 views

花匠

  花匠还在,老而且瘦。  妈妈工作的作协机关里,有一个大花园。花园里有草坪,草坪上有一尊鲁迅石膏坐像;花园里有喷水池,池中间立着一个半裸女人的雕塑;花园里有葡萄架,还有花房——不知为什么,我把它叫做娃娃的房子。  我们常常到这里来玩。  在草地上打滚,顺便给 ……

作者:王安忆 2016年07月08日 16:12 所属: 视野 54 views

父亲从哪里来

  人们都知道我的母亲茹志鹃,我的父亲王啸平却极少有人知道,包括我自己,从来对父亲是不了解的。小时候,我常常为父亲感到难为情,觉得他缺乏常识,不合时宜。比如有邻家的男孩送我两条蝌蚪,我很珍贵地放在一个瓶子里,父亲看见却惊恐地叫道:脏死了!脏死了!从此,邻家的孩 ……

作者:王安忆 2016年06月19日 16:54 所属: 情感 44 views

你要做什么呢

  在我学琴的时候,一个唱歌的朋友带我去见一个拉琴的朋友。路上,他告诉我,那朋友琴拉得很漂亮,可是投考文工团时因政审不及格而没有被录取。最后,他进了一个县级的剧团。真倒霉!我叹息。此时,我也在农村,也在投考文工团。我懵里懵懂地跟着朋友拐进了一条弄堂,走上一弯木 ……

作者:王安忆 2016年02月02日 9:58 所属: 作文素材 93 views

我的少女岁月

  那是1966年的冬季,“革命”的狂飙已走过上海的马路,进入城市心脏的各级政府机关大楼。6月里扫“四旧”的热潮如同隔世般遥远,回想那摩登男女提着被剪断的尖头皮鞋赤脚在街道上疾走的情景,令人有一种莫名心悸的快意。  那年我们12岁,正上小学五年级。“革命”没我 ……

作者:王安忆 2016年01月24日 20:18 所属: 人物 131 views

杏茶

  这东西于各人有各自不同的形式,内涵却是一样的。  小时候,家里用过一个名叫杏茶的保姆,浙江诸暨人。她的叫作杏茶的名字,令我很难忘。杏和茶,都是清淡与宁馨的植物,同时,杏仁和茶叶,又都有殷殷的苦味和淳淳的甜味。她的模样还留在我心里,很素净的:齐耳的短发,斜挑 ……

作者:王安忆 2015年12月14日 22:17 所属: 作文素材 59 views

洗澡

  行李房前的马路上没有一棵大树,太阳就这样直晒下来。他已经将8大包书捆上了自行车,自行车再也动不了了,那小伙子早已注意他,很有信心地骑在黄鱼车上,他徒劳地推了推车,车却要倒,扶也扶不住。小伙子朝前骑了半步,又朝后退了半步,然后说:“师傅要去哪里?”他看了那人 ……

作者:王安忆 2015年07月01日 20:58 所属: 美文 74 views

残疾人史铁生

  多年前,第一次去看史铁生。曾经为之做过长久的准备,首先是读过他的好小说,尤其是《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再是听人叙述他坎坷的经历以及他的为人,然后就与他开始了通信。他的信写得很好,以那种简单明白的语言论及小说的艺术。这一切,都使人对他怀着神圣的想象,觉着自己的凡俗。其 ……

作者:王安忆 2015年06月04日 9:40 所属: 智慧 364 views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