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风筝

母亲的风筝

天下的母亲都爱操心,我妈妈是天下母亲中最爱操心的母亲。在她眼里,我们儿女全是还没孵出蛋壳的鸡,她必须永远孵着我们。 妈妈时常辅导我们功课,尤其是算术。她不希望我们去搞文科,而要我们…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8/02/21 9:57  |    思维与智慧  |    (85)

后院

后院

无论你走到哪一座城市,你只要来到后院,便会发现,所有的风景都有着极其相似的内心,这种相似令我们怦然心动。所有的陌生与新奇退去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知己知彼的亲近。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所…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7/12/27 15:39  |    读者  |    (57)

时间才是黄金轴

时间才是黄金轴

我有时候会去看戏,觉得戏文中对时间的处理很有意思。 比如《四郎探母》里的一折《坐宫》。夫妻俩在台上,整整一场戏,你教他们怎么演?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四郎晓得他母亲来了,就在附近…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7/12/07 20:11  |    读者  |    (45)

父亲的人缘

父亲的人缘

父亲是一名话剧导演,真正是一派天然,再没有比他更不会做人的了,他甚至连一些最常用的寒暄絮语都没有掌握。比如,他与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战友见面,那叔叔说:“你一点儿也没老。”他则回答道:…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7/11/24 21:52  |    视野  |    (63)

王安忆:创作过程中,时间才是黄金轴

王安忆:创作过程中,时间才是黄金轴

我们做小说的人恐怕大家自觉不自觉地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处理时间的问题,怎样把我的长度填满。我有时候会去看戏,我觉得戏曲里面处理时间很有意思。时间对于戏剧是个显性的任务,很简单,如何…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7/09/04 18:25  |    意林·作文素材  |    (64)

小说究竟能做什么

小说究竟能做什么

小说究竟能做什么?恐怕不是我所理解的在社会生活里小说的作用,而是小说本身还能有怎么样的作为,或者说还有什么样的能量。我来讲两个故事,我试图用这两个故事来说明我对小说能力的矛盾态度。…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7/06/24 11:39  |    读者  |    (51)

父亲的惊人人缘

父亲的惊人人缘

父亲是一名话剧导演,真正是一派天然,再没有比他更不会做人的了,他甚至连一些最常用的寒暄絮语都没有掌握。比如,他与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战友见面,那叔叔说:“你一点儿也没老。”他则回答道:…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7/04/10 12:18  |    读者  |    (59)

花匠

花匠

花匠还在,老而且瘦。 妈妈工作的作协机关里,有一个大花园。花园里有草坪,草坪上有一尊鲁迅石膏坐像;花园里有喷水池,池中间立着一个半裸女人的雕塑;花园里有葡萄架,还有花房——不知为什…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6/07/08 16:12  |    今日文摘  |    (89)

父亲从哪里来

父亲从哪里来

人们都知道我的母亲茹志鹃,我的父亲王啸平却极少有人知道,包括我自己,从来对父亲是不了解的。小时候,我常常为父亲感到难为情,觉得他缺乏常识,不合时宜。比如有邻家的男孩送我两条蝌蚪,我…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6/06/19 16:54  |    文苑·经典美文  |    (78)

你要做什么呢

你要做什么呢

在我学琴的时候,一个唱歌的朋友带我去见一个拉琴的朋友。路上,他告诉我,那朋友琴拉得很漂亮,可是投考文工团时因政审不及格而没有被录取。最后,他进了一个县级的剧团。真倒霉!我叹息。此时… 阅读全文 »

 王安忆   |    2016/02/02 9:58  |    意林·作文素材  |    (126)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