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碧华

“预先悲哀”的哲学

  现代家居设计比以前讲究,进屋后脱鞋的机会很多。  进屋后脱鞋,其实卫生干净——假如你的袜子也卫生干净的话。  但有些人,外表整洁,件件名牌,一脱鞋,图穷匕见。  脫鞋后若飘出阵阵异味,自然宾主不欢。袜子又旧、又脏,还有破洞,自己恨不得就自哪个破洞一头钻进去 ……

作者:李碧华 2018年01月12日 19:14 所属: 心灵 2 views

有点火,有点邪,有点坏

  一位导演说:“无论你拍什么戏,最要紧的是有火。”有火,拍自己喜欢的东西,即使很凄惨,都有满足感。  做人也要有火,有火,才有动力。爱一个人,更要有火;否则原地踏步,不进则退。  火除了燃烧,还带着悲壮色彩——它终会力尽沦落,气绝身亡。它推动你在某一时刻坚持 ……

作者:李碧华 2017年10月26日 8:11 所属: 点滴 3 views

凤凰三点头

  泡茶的师傅道:“壶中放置龍井茶叶后,先冲入少量刚开的水,把叶子浸透,趁水温略降,再提开水自高处以暗力注入。且一冲一顿,来回三遍,利用这阵冲力,教叶子翻滚。再泡一阵才可以喝。”  这来回的姿态,唤作“凤凰三点头”。  真是精致而造作的名堂。  一般标榜“水滚 ……

作者:李碧华 2017年09月12日 22:07 所属: 点滴 4 views

空气中的回魂

  小猫养久了,非常“恋主”,一天到晚缠着主人要钻入她的被窝。若主人夜返,小猫等得好不焦灼,“久别重逢”,还呜咽抱怨。主人外游,怕家务助理欠亲和,便把自己穿过的衣服放进猫篮中,让小猫能嗅到熟悉的气味。“衣在人在”,小猫果然“受骗”,见不到主人,在篮中也睡得香甜 ……

作者:李碧华 2017年08月27日 12:35 所属: 点滴 3 views

夜钓墨鱼

  闷热的夏季,流行玩意是成群结队出海钓墨鱼。我有几次出海的经验,都试过即捕即食墨鱼,可见它们是多么薄命。  墨鱼虽有个“鱼”字,却不是鱼。它是软体动物,正名“乌贼”。没有脊梁,体内最硬的一条透明骨,仍是软的。照说这些平和温柔的动物,没什么杀伤力,“乌贼”之名 ……

作者:李碧华 2017年08月26日 9:28 所属: 心灵 2 views

一定要发生

  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发生的。我们无法阻止,只好由它,例如爱情。  喷嚏是不能按捺着不打的,而且每个喷嚏自口腔和鼻孔冲出气流,切莫残酷地把这股气流逼回体内。哈欠亦是同样的道理。  京都的桦岛和尚道:“就是途中成功地阻止它的发生,它终究会再来。总之不管好丑,一定要 ……

作者:李碧华 2017年01月20日 9:12 所属: 点滴 7 views

自搔脚板不痒

  “自搔脚板不痒”的原因,英国伦敦大学一班研究员的报告指出:由于我们的脑袋已预知自己将会做什么,亦知道将会有什么反应,所以我们的感觉神经早有准备,不怕痒。  其实任何可以预知,早有准备的事件,人的感觉是“不痛不痒”,甚至因为缺乏意外,失去惊喜,一点也不好玩。 ……

作者:李碧华 2016年11月29日 17:05 所属: 心灵 7 views

千万在场

  茶余饭后的是非八卦集会,不在场的人,便是最不幸的人。通常大家都拣不在场的人来攻讦,嬉笑怒骂或乱箭穿心,总之“在”比“不在”占便宜,起码别人不好意思做过分,令他难以下台。不在的话,谁管得了那么多?真够呛。所以很多人爱群居生活,不是人缘好,而是千方百计在场,避 ……

作者:李碧华 2016年11月19日 13:41 所属: 点滴 8 views

  京戏行当分生、旦、净、末、丑。  这“净”,真是奇怪。  净,其实即是花脸。不管是铜锤、架子、武二花,不管是红脸、黑脸、白脸,甚至蛤蟆精、蝙蝠精那般的扰攘,勾脸就像画画,有近千种脸谱可循,没有一个不是花斑斑的。总之,“净”的化妆是最“不净”的。何以竟唤作“ ……

作者:李碧华 2016年10月30日 19:55 所属: 点滴 31 views

球爱

  桌球是爱情——  初上场的人,手足无措,不是使不出力,便是用力过猛,总之无能。心不在焉,心神不属,心散——散得像一个低手发力后那堆红球那么散。  开始时,常打不中任何球,即使在视线之内,白球与红球,往往只是四目交投,含情脉脉,一旦有所行动,亦险些擦肩过去, ……

作者:李碧华 2016年10月05日 12:01 所属: 成长 16 views

冷奴

  豆腐,在日本叫作冷奴。  它是这样上桌的:一个小小的玻璃器皿,里面冰镇着一方块雪白豆腐,毫无破绽,傲视同侪。上面斜斜摆放着一个长柄的金菇和一朵芫茜。这一盘冷奴,真贵,几乎同刺身一般身价。假得像幻觉,故并不敢惊动。  冷奴,因了它的名字,想:因为冷,所以寂寞 ……

作者:李碧华 2016年09月12日 9:27 所属: 点滴 38 views

火气

  阿成让我们看他从北京的朋友那里带回的作品,是一批剪纸和画。  这些作品,他都没有好好地裱起来、糊起来,只是随随便便放于椅上,由喜欢的人信手拈来看,看完后又信手扔作一堆。  有人问:“怎么不装裱好折叠整齐呢?”  阿成有很奇怪的论调。他说,新画完的作品,往往 ……

作者:李碧华 2016年08月03日 16:44 所属: 点滴 42 views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