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丰子恺

宴会之苦

  宴会,不知是谁发明的,是最不合理的一种恶作剧!突然要集许多互不相稔的人,在指定的地方,于指定的时间,一同喝酒吃饭,间或抗礼、谈判——这比上课讲演更吃力,比出庭对簿更凶!我过去参加过多次,痛定思痛,苦况历历在目。  接到请帖,先要记住时日与地点,将其写在日历上,或把请 ……

作者:丰子恺 2018年04月16日 22:30 所属: 社会 11 views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不相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的又有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本身的姿 ……

作者:丰子恺 2018年03月24日 20:11 所属: 点滴 2 views

散沙与沙袋

  沙是最不可收拾的东西。记得十年前,我在故乡石门湾的老屋后面辟一儿童游戏场,买了一船河沙铺在场上。一年之后,场上的沙完全没有了。它们到哪里去了呢?一半黏附了行人的鞋子而带到外面去,还有一半陷入泥土,和泥土相混杂,只见泥而不见沙了。这一船沙共有十多石,讲到沙的 ……

作者:丰子恺 2017年02月14日 12:10 所属: 美文 5 views

活着本来单纯

  晚上喝了三杯老酒,不想看书,也不想睡觉,捉一个四孩子华瞻来骑在膝上,同他寻开心。  我随口问:“你最喜欢什么事?”他仰起头一想,率然地回答:“逃难。”我倒有点奇怪,“逃难”两字的意义,在他并不会懂得,为什么偏偏选择它?倘然懂得,更不应该喜欢了。  我就设法探问他: ……

作者:丰子恺 2017年01月05日 15:29 所属: 美文 16 views

楼板

  记得我小时的事:我们家里那个很低小的厅上正供着香烛,请六神菩萨。离开蜡烛火焰两尺就是单薄的楼板,楼板上面正是置马桶的地方,有人在便溺的时候,楼下可闻其声。当时我已经从祖母及母亲平日的举动言语间知悉菩萨与便溺的相犯。这时候看见了长辈在马桶声中请六神的情形,就 ……

作者:丰子恺 2016年11月20日 22:30 所属: 社会 8 views

散沙与沙袋

  沙是最不可收拾的东西。记得十年前,我在故乡石门湾的老屋后面辟一儿童游戏场,买了一船河沙铺在场上。一年之后,场上的沙完全没有了。一半黏附了行人的鞋子而被带到外面去了,还有一半陷入泥土,和泥土相混杂,便只见泥而不见沙了。  这一船沙不少,论沙的粒数,虽不及“恒 ……

作者:丰子恺 2016年10月27日 20:55 所属: 点滴 43 views

儿女

  我在平屋的南窗下暂设一张小桌子,上面按照一定的秩序布置着稿纸、信箧、笔砚、墨水瓶、浆糊瓶、钟表和茶盘等,不喜欢别人任意移动,这是我独居时的惯癖。我——我们大人——平常的举止,总是谨慎,细心,端庄,斯文。例如磨墨、放笔、倒茶等,都小心从事,故桌上的布置每日依 ……

作者:丰子恺 2016年09月26日 16:59 所属: 人生 47 views

梦痕

  我的左额上有一条同眉毛一般长短的疤。这是我儿时游戏中在门槛上跌破了头颅而结成的。相面先生说这是破相,这是缺陷。但我自己美其名曰“梦痕”。因为这是我的梦一般的儿童时代所遗留下来的唯一的痕迹。由这痕迹可以探寻我的儿童时代的美丽的梦。  我四五岁时,有一天,我家 ……

作者:丰子恺 2016年01月16日 11:03 所属: 情感 32 views

对时间的悟性

  一般人对于时间的悟性,似乎只够支配搭船乘车的短时间;对于百年的长期间的寿命,他们不能胜任,往往迷于局部而不能顾及全体。试看乘火车的旅客中,常有明达的人,有的宁可牺牲暂时的安乐而让其座位于老弱者,以求心的太平(或博暂时的美誉);有的见众人争先下车,而退到后面 ……

作者:丰子恺 2015年12月12日 8:10 所属: 美文 46 views

剪网

  大娘舅白相(方言,可理解为“逛”“游玩”)了大世界回来,把两包良乡栗子在桌子上一放,躺在藤椅子里,脸上现出欢乐的疲倦,摇摇头说:  “上海地方白相真开心!京戏、新戏、影戏、大鼓、说书、变戏法,什么都有;吃茶、吃酒、吃菜、吃点心,由你自选;还有电梯、飞船、跑 ……

作者:丰子恺 2015年10月05日 14:21 所属: 美文 76 views

送阿宝出黄金时代

  阿宝,我和你在世间相聚,至今已十四年了,在这五千多天内,我们差不多天天在一处,难得有分别的日子。我看着你呱呱堕地,嘤嘤学语,看你由吃奶改为吃饭,由匍匐学成跨步。你的变化微微地逐渐地展进,没有痕迹,使我全然不知不觉,以为你始终是我家的一个孩子,始终是我们这家 ……

作者:丰子恺 2015年08月12日 9:59 所属: 智慧 44 views

送阿宝出黄金时代

  阿宝,我和你在世间相聚,至今已14年了,在这5000多天内,我们差不多天天在一处,难得有分别的日子。我看着你呱呱坠地、牙牙学语,看你由吃奶改为吃饭,由匍匐学成跨步。你的变化微微地、逐渐地展进,没有痕迹,使我全然不知不觉,以为你始终是我家的一个孩子,始终是我 ……

作者:丰子恺 2015年04月05日 22:14 所属: 乐活 415 views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