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空欢悦的青翠里

从天空欢悦的青翠里

从天空欢悦的青翠里 你收集起月儿丢失的光华 因为光华自己回忆起 你美发上的闪电和秋季 风饮着风在挂念你 它摇动树叶,洒下绿雨 湿了你的肩 抚着你的背 裸露了你 燃燒着又变黄 两艘满… 阅读全文 »

 奥克塔维奥·帕斯 王央乐   |    2018/04/15 22:03  |    读者  |    (137)

世界上最愚蠢的零食

世界上最愚蠢的零食

一 前两天在乡下打橄榄。打橄榄有两种方法,一种用长竹竿打,另一种更野蛮,扔石头打。被打中和击中的橄榄纷纷落下。不管是哪一种,手持长竹竿或者手持石块向橄榄林走去,都像气势汹汹地去收拾… 阅读全文 »

 陈思呈   |    2018/04/15 9:01  |    读者  |    (89)

美洲之夜

美洲之夜

一天傍晚,我在离尼亚加拉瀑布不远的森林中迷了路。转瞬间,太阳在我周围熄灭,我欣赏了新大陆荒原美丽的夜景。 日落后一小时,月亮在对面天空出现。夜空皇后从东方带来馨香的微风,好像她清新… 阅读全文 »

 夏多布里昂 程依荣   |    2018/04/14 20:00  |    读者  |    (183)

奢侈K线

奢侈K线

在日本的战国时代,比起另外两位风云人物——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要显得更有城府。他在江户设立幕府之后,建立了一种“参觐交替”制度,要求各诸侯大名除按惯例把家眷留在江户作永久人… 阅读全文 »

 王迩淞   |    2018/04/14 15:18  |    读者  |    (178)

中国绿卡

中国绿卡

外籍教授的中国梦 伯纳德·费林加是华东理工大学的客座教授,今年67岁,但他和上海的渊源已经有20多年了。在中国科学院院士、华东理工大学教授田禾的邀请下,费林加教授每年都会来华东理工… 阅读全文 »

 周洁   |    2018/04/14 8:41  |    读者  |    (165)

现代艺术家为啥不好好画画

现代艺术家为啥不好好画画

长期以来,许多人存有一个深刻的误解:艺术是一种用来表现真善美的东西,如果背离了这些要素,就不是好的艺术。于是,这些人愤懑地发现,现当代的艺术越来越不像样,越来越乖张,越来越粗糙。 … 阅读全文 »

 混乱博物馆   |    2018/04/14 8:15  |    读者  |    (130)

主要靠自己

主要靠自己

在瑞士和法国交界的日内瓦湖畔,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会集了来自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数千名工作人员。一个个子不高,头发泛白,身着褪色防风衣和旧毛衣的老人斜挎一只手提袋,用中文向一群东方游客介… 阅读全文 »

 王路   |    2018/04/13 22:23  |    读者  |    (78)

放弃牛津的勇气

放弃牛津的勇气

选择到青海三江源,亲历一线保护工作时,李雨晗放弃的是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杜克大学的offer。 在北京大学119周年庆典上,作为毕业生代表的她第一次说出自己的这个决… 阅读全文 »

 李斌   |    2018/04/13 19:20  |    读者  |    (147)

白马翰如

白马翰如

任何理想主义,都带有伤感情调。 所有的艺术,已有的艺术,不是几乎都浪漫,是都浪漫,都是浪漫的,这泛浪漫,泛及一切艺术。当我自身的浪漫消失殆尽,想找些不浪漫的艺术品来欣赏,却四顾茫然… 阅读全文 »

 木心   |    2018/04/13 15:24  |    读者  |    (156)

家具们在聊天,你如何入眠

家具们在聊天,你如何入眠

某些夜晚,我从床上起来,不明白为什么地板革总是那副模样。每一块都有很多划痕,而且每一块的划痕都各不相同。 后来,我发现炉子、烟囱也是如此。它们似乎总是在按照自己的意志转换组合,仿佛… 阅读全文 »

 奥尔罕·帕慕克 宗笑飞 林边水   |    2018/04/13 10:29  |    读者  |    (148)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