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读者》2018年第1期

从特写到长镜

  查理·卓別林道:“用特写镜头看生活,生活是一部悲剧;但用长镜头看生活,生活就是一部喜剧。”  这句话可视为励志,也可看成感慨。  把生活放得太大,纤毫毕现,遗憾自然无所遁形;把自己放得太大,得失心自然也重若泰山;把快乐放得太大,自然会担心快乐短暂,还怎么快 ……

作者:林夕 2018年01月31日 20:29 所属: 点滴 1 views

漫画与幽默

  洞房花烛  闺密新婚,我问她:“洞房花烛夜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别有一番情趣?”  闺密回答:“那天晚上他喝多了在睡觉,我在数钱。”  不用都好  我们班班花暗恋班上一个男生,男生数学好,班花数学不行。有一天,班花鼓起勇气问男生:“你帮我补数学好不好?”男生 ……

作者:未知 2018年01月31日 15:24 所属: 美文 1 views

“无现金社会”伤害了谁

  支付宝在2017年8月1日至8月8日举办“无现金移动支付体验活动”,推出“扫码立减最高4888元”“支付宝扫码坐公交3天免费”等一系列优惠活动。其实,早在2017年2月,支付宝就号称要用5年时间把全中国推进到“无现金社会”。面对支付宝的“无现金移动支付体验 ……

作者:张信宇 2018年01月30日 18:58 所属: 社会 1 views

坏人的心态

  王鼎钧在回忆录中提到,抗日战争时期,他十几岁,家里人把他从处于沦陷区的山东送到大后方去上学。途中,穿越日军的封锁线,是一个很危险的环节。他们到了封锁线一看,把关的是伪军——受日本人控制的中国人。无论这些学生做了多么好的伪装和准备,出示探亲证明什么的,那个伪 ……

作者:罗振宇 2018年01月30日 17:00 所属: 点滴 2 views

“无现金”青年的生存美学

  高盛集团在近期发布的一份“无现金趋势报告”中称,现金社会的发展已经到了顶点,在不久的将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将进入“无现金社会”。传统的现金支付不再跟得上社会发展的速度。要知道,每一次现金收付平均需要26秒钟,每一张纸币平均带有18万个细菌,每生产1 ……

作者:郑依妮 2018年01月29日 20:37 所属: 社会 2 views

蘸水笔

  小时候总盼着早日拥有一支钢笔。小学三年级前老师不让使用钢笔,怕弄脏作业本。现在流行的各类水笔那年月根本没有,连圆珠笔也不多见。那时,钢笔有两种,一种为蓄水笔,另一种为蘸水笔。  蘸水笔特古老,从羽毛笔慢慢演化而来。木杆,上面插一个薄薄的笔尖,笔尖有一点点蓄 ……

作者:马未都 2018年01月29日 17:39 所属: 生活 1 views

剪纸的马蒂斯

  有一张马蒂斯晚年的照片经常出现在我眼前:83岁的他,坐在画室里的轮椅上,光着脚,专心地剪剪纸。他的脚下是纷乱的碎纸,他的神情专注而安详。由于精神高度集中,他左脚的几个脚趾微微跷起。那时的他,因癌癥手术,身体已经不允许他站立着画画,创作剪纸可能是他面对身体状 ……

作者:铁凝 2018年01月29日 13:22 所属: 社会 1 views

锁匠和小偷

  有一个锁匠,设计了一种防盗锁,功能良好,家家必备,于是他发了大财。  发财后的锁匠(他现在不是锁匠了)知识增长,见闻丰富。他知道单靠好锁不能消灭盗贼,也知道有许多小偷误入歧途、悔之晚矣,就拿出钱来成立一家培训机构,收容悔改的小偷,教给他们谋生立业的技能,使 ……

作者:王鼎钧 2018年01月29日 12:41 所属: 点滴 2 views

副驾驶生存法则

  “副驾驶”这个说法总让人有一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副班长是协助班长的人,副厨能帮主厨打下手,可是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就是一名乘客,不用拿驾照,除了时而指指点点影响驾驶员的心情,似乎跟驾驶没什么关系,为何要称之为“副驾驶”?  历史上的副驾驶  英 ……

作者:冯嘉安 2018年01月29日 11:20 所属: 文明 1 views

言论

  说好一起到白头,经常犹豫去焗油。  ——作家乔叶如此描述中年危机中的婚姻状况:白头已然在望,却总觉嚼之无味;可是决意和对方半路分手,又患得患失、首鼠两端  只有互撩的闲情,没有珍视的心意。  ——为了认识和维系某些关系,我们在朋友圈小心翼翼地窥伺,在留言区 ……

作者:未知 2018年01月29日 9:11 所属: 美文 2 views

钱还是钱吗

  常识的悲哀  最近三十几年,“金钱”二字在报刊标题中的出现频率非常高,这多源于一句口号:时间就是金钱。  那么,金钱对于人来说究竟有何意义呢?  有钱首先意味着你可以不再为生计发愁。你去工作,你的劳动和付出换取的是生计问题的解决。金钱在这一点上等同于生计。 ……

作者:马原 2018年01月28日 20:15 所属: 社会 2 views

在我们去打酱油的那条路上

  说到打酱油,那曾是我们的日常工作。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每个孩子都干过。家里做菜要用酱油,下面条要用芝麻酱,早餐要吃下粥菜,都要派孩子到杂咸铺走一趟。  打酱油有两种规格,一是用瓶,一是用碟。用碟的几分钱就够了,用瓶的则要两毛钱。两毛钱里,一毛八分钱用于打 ……

作者:陈思呈 2018年01月28日 20:10 所属: 人生 1 views
第 1 页,共 5 页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