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读者》2017年第11期

唐诗与中国文化精神(节选)

  很多年前,华东师大的施蛰存老先生招考研究生时出了一道题目:“什么是唐诗?”这是一个有意味的问题。唐诗是一个美好的词语。汉语中有很多美好的词语,比如长江、黄河、黄山、长城等。我们提起唐诗,就有一种齿颊生香的感觉。唐诗只是风花雪月吗?只是文学遗产吗?只是语言艺 ……

作者:胡晓明 2017年06月29日 18:29 所属: 点滴 1 views

一道菜主义

  在北京西边找吃的,天宁寺是绕不过去的一个点。从西客站往东,无论是潮皇食府、顺峰金阁、倪氏海鲜还是长江俱乐部,都自称“餐饮航母”,原料新鲜,厨艺精湛……当然,价格也足够吓人——无论兜里有多少钱都花得出去——这显然不是我的风格。  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从不去那 ……

作者:陈晓卿 2017年06月29日 14:35 所属: 美文 1 views

我八年没有出门了

  1945年12月,在西南联大任教八年的原北大历史系教授郑天挺一回到北平,就去看望陈垣老先生。  第二天早上,陈老回访。郑天挺送他出门并同走了一段路,陈老环顾街巷,怆然叹曰:“我八年没有出门了!”郑天挺闻之黯然。抗战期间,陈老藏身敌城,闭户著书,所著《通鑒胡 ……

作者:舒宝璋 2017年06月28日 17:41 所属: 点滴 3 views

斯蒂芬·金的婚姻

  斯蒂芬·金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恐怖小說作家、畅销书作家,他每部作品的版税都逾千万美元,32岁时就成为亿万富翁,几乎每部作品都被改编成影视剧。  和部分作家混乱的私生活不同,他的婚姻特别幸福。有关他妻子最著名的段子是:她把那部令他声名鹊起的《魔女嘉莉》从垃圾 ……

作者:黄佟佟 2017年06月28日 16:47 所属: 社会 1 views

年轻时的爱和放弃

  一  元稹的《莺莺传》里,张生游历到蒲州,借住在普救寺,遇见崔莺莺,垂涎她的美貌,展开没皮没脸的追求。红娘要他明媒正娶,张生说:“数日来,行忘止,食忘饱,恐不能逾旦暮。若因媒氏而娶,纳采问名,则三数月间,索我于枯鱼之肆矣。”  他的意思是他急火攻心,等不得 ……

作者:闫红 2017年06月27日 20:06 所属: 人生 1 views

公理

  “现在世上无公理可言!”老鼠吱吱乱叫,奇迹般地从伶鼬的利爪中逃生。  “这不公平的世道何时了!”伶鼬气愤地喊道。它刚刚避开猫,躲藏到狭窄的树洞里。  “在独断专横之下,简直无法活命!”猫喵喵叫了一阵,跳上高高的栅栏,惶惶不安地朝下盯著正在狂吠的看家狗。   ……

作者:达·芬奇 2017年06月27日 17:26 所属: 点滴 2 views

一星期我都没有和人说一句话

  一星期我都没有和人说一句话,  我一直坐在海边的石头上,  我爱看,绿色波浪喷溅起的水花,  仿佛我的泪水,苦咸。  有过多少春天和冬天,而我  为何记住的只有一个春天。  当夜晚变得温暖,冰雪消融,  我走出家门去看月亮,  一个陌生人轻声地问我,  我 ……

作者:阿赫玛托娃 2017年06月27日 16:03 所属: 美文 2 views

天性与教育

  央视前主持人阿忆讲过一件事。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北京也有震感,很多人都从家里搬出来,在大街上搭起了帐篷。阿忆当时12岁,天天在帐篷间钻来钻去,跟一帮孩子疯玩。阿忆长大之后才知道,那一场地震造成24万人死亡。他开始对小时候的狂欢感到愧疚,他认为,小孩子都是活在 ……

作者:马少华 2017年06月27日 15:48 所属: 社会 1 views

三色灯与柳叶刀

  如果细心观察,我们很容易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几乎每个理发店门前都竖着一个旋转灯柱。好奇的我上周末剪头发时就顺口问了一下店长,店长任性地回答:“别人家有,我家也不能少啊!”  不应该啊!秉承着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事物原理的追问精神,我回到家就查了资料,结果让人 ……

作者:拾壹路 2017年06月27日 15:02 所属: 文明 2 views

语言的力量

  大唐玄宗年间,书生崔怀宝在踏青时邂逅宫廷第一弹筝高手薛琼琼,心生爱意,作词一首,托人献给美女。美女瞬间被打动,毅然与崔怀宝私奔了。这首词写的是:“平生愿,愿作乐中筝。得近玉人纤手子,砑罗裙上放娇声,便死也为荣。”有些类似当代王洛宾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为 ……

作者:关山远 2017年06月26日 13:12 所属: 文明 2 views

举左手,举右手

  督学去学校检查,发现每个班级的老师都表现优秀,但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位班主任。因为在他的课堂上,孩子们都踊跃举手回答问题,不管老师提问哪位学生,孩子们总是回答得非常正确。  一起陪伴检查的校长向督學保证,孩子们不可能提前知道答案。其实校长自己也非常困惑,为什 ……

作者:赵文恒 2017年06月26日 12:57 所属: 点滴 9 views

竞选总统期间的私人生活

  自圣马丁广场群众大会以后,我的生活便不属于个人了。直到1990年6月第二轮选举之后我离开秘鲁,才重新享受私生活的快乐,这是我渴望已久的(甚至可以说,英国吸引我的地方是那里谁也不干涉谁的生活,人人都像幽灵一样)。自那次大会以后,我在巴兰科街上的家无论白天、黑 ……

作者:巴尔加斯·略萨 2017年06月26日 9:11 所属: 美文 2 views
第 1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