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全姑娘

小全姑娘

小全姑娘: 我该怎样称呼你呢?你长着一张大众脸,没什么能被人深刻记住的可圈可点之处,像一尾游鱼沉浮在包罗万象的海底,隐居在绮丽的珊瑚中。你有一双邻家姐姐也有的单眼皮,有着和楼下卖菜… 阅读全文 »

 程宇瀚   |    2016/10/31 14:14  |    知识窗  |    (99)

“神仙”老爸

“神仙”老爸

生下我的那一天,家里的一棵老榕树枯死了,用我老爸的话说,我刚好五行缺木,这一辈子注定坎坷。好吧,实话招了,经过这么多年的反复验证,老爸的末世预言都是对的。 老爸是一位风水师,知天命… 阅读全文 »

 桉宇树   |    2016/10/30 21:29  |    知识窗  |    (105)

被紧紧攥住的手指头

被紧紧攥住的手指头

八月的一天,风和日丽,在太平洋海滨高速路上行驶着一辆汽车,驾车的正是圣塔安娜市儿童医院的儿科医生沙农。他和他的助手要赶往洛杉矶郡抢救一名患儿。 车子高速行驶着,就在他们拐入弯道准备… 阅读全文 »

 耘收   |    2016/10/29 16:55  |    知识窗  |    (102)

破口的搪瓷杯

破口的搪瓷杯

我一直认为嘴唇是人类全身器官中最敏感、最挑剔的,因为它代表着亲吻和认同。 长大以后的我拥有了很多杯子,塑料的、玻璃的、陶瓷的,但在记忆深处,能够霸占我嘴唇最喜爱的触感的,永远是爷爷… 阅读全文 »

 归苏   |    2016/10/27 9:24  |    知识窗  |    (127)

两条相交平行线

两条相交平行线

一 尽管我和这个叫苓夏的女孩做了两年的大学室友,但是,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依然很远。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好学生和坏学生的距离。 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书呆子,她只喜欢学习,除了学习,什么都… 阅读全文 »

 鱼鹤   |    2016/10/25 13:53  |    知识窗  |    (128)

一次伤,一生情

一次伤,一生情

小时候,我和你,就像隔着千山万水的旅人,一旦相遇,就会水土不服。 你喜欢热闹,而我从小偏爱宁静的氛围;你钟爱歇斯底里的重金属音乐,而我则喜欢干净舒心的乐曲;你认为花朵盆栽只是一种摆… 阅读全文 »

 洛艺湘   |    2016/10/25 9:06  |    知识窗  |    (117)

淑女攻略

淑女攻略

总有一群人,初次遇见时,她们文静可爱,一副窈窕淑女的模样,好似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慢慢熟络后,你才会发现她们各种的无厘头。 对,总有这样一群人,她们不是淑女,但她们可爱又好玩。 一如… 阅读全文 »

 夏星星   |    2016/10/23 19:29  |    知识窗  |    (124)

何必拉黑她

何必拉黑她

有时候,我们在朋友圈拉黑一个人,除了因为这个人令我们讨厌或伤害过我们之外,也许还因为他参与过你不够辉煌的人生,见过你落魄狼狈的样子。拉黑他,是为了铲除梦魇一般的记忆,想开始新的生活… 阅读全文 »

 墨林森   |    2016/10/23 8:32  |    知识窗  |    (118)

每个人都热爱监督

每个人都热爱监督

这个社会,每个人都热爱监督,都是优秀的监督者,而非优秀的行动者。 换一个说法就是,我们都有一双监督别人的眼睛,却对自己熟视无睹,都有一腔公平和正义,却只是要别人公平,要他人正义。尘… 阅读全文 »

 马德   |    2016/10/21 13:47  |    知识窗  |    (94)

一颗开花的树

一颗开花的树

1 我梦见我的初中,梦里有很多异常清晰的片段。我相信,高中三年的某一天这个片段一定分毫不差地上演过,但我却记不得。 窗外天很蓝,是清晨独有的脆弱的阳光。阿婷,我最近总是梦见她。从初… 阅读全文 »

 李珊珊   |    2016/10/21 9:06  |    知识窗  |    (93)
123...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