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畜记

小畜记

我们家曾经养过一只奇丑的猪:脸黑、鼻短、多皱。有一次我实在忍无可忍地对它说:“你真的好丑啊。”它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然后哼出一个浓重的鼻音。我去跟祖母说了这件事,她大吃一惊,说:“… 阅读全文 »

 胡成瑶   |    2018/05/24 12:45  |    意林  |    (70)

冬天掉进北大未名湖是何种体验

冬天掉进北大未名湖是何种体验

话说,那一年北京的冬天特别冷,几场大雪下来,未名湖的冰冻得很结实,冰场从大雪下被清理了出来,清理冰场的工人堆起来一道高约一米的梯形雪墙。 看到多数同学还在认真练习跌倒起立等基础动作… 阅读全文 »

 伯骏   |    2018/05/22 22:22  |    意林  |    (117)

人鼠恩仇录

人鼠恩仇录

睡梦中,手背滑过一道冰凉,惊醒。 我想可能是小初的手,但又觉得不可能。小初的手没有这么冰凉,这触感分明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来自异族的触摸。我翻过身去拉小初,一摸摸空了。小初四仰八叉地… 阅读全文 »

 黎继新   |    2018/05/22 15:55  |    意林  |    (74)

黑眸子

黑眸子

在临近九寨沟的山路上,我们的汽车被一群山羊挡住了。放羊的是一个七八岁的藏族小姑娘,她站在公路中间,不慌不忙地挥动着鞭子,把羊群赶到了路边,然后双手叉在腰间,看着我们的汽车慢慢从她身… 阅读全文 »

 赵丽宏   |    2018/05/20 9:30  |    意林  |    (85)

大学宿舍“羡嫉恨”口水榜

大学宿舍“羡嫉恨”口水榜

大学,是一个宿舍的江湖。在上课、泡图书馆之余,宿舍是多数同学埋葬青春的地方。 边吃外卖边看剧、天寒地冻在寝室聚众吃火锅、期末考完试通宵开“卧谈会”、打农药一起开黑,都会成为令人无比… 阅读全文 »

 木木   |    2018/05/19 21:52  |    意林  |    (230)

当时不明白

当时不明白

高一下半学期,我爸每天胸口都疼。一开始去县医院,说是肺结核,但是吃药不管用。后来去了市医院、省医院,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再之后我爸妈去了北京查病,我在家里还想着这下总算没人管着我玩… 阅读全文 »

 吴凡   |    2018/05/19 13:27  |    意林  |    (104)

Olivia的世界

Olivia的世界

七岁的Olivia在《英国达人秀》上,缠着蟒蛇登台。一个孩子只靠懵懂或者炫耀勇气,也可以把蟒蛇缠在颈上,但她不是。她要认识这世界,“当你觉得动物丑陋或者危险,是因为你不够了解它们”… 阅读全文 »

 柴静   |    2018/05/18 16:44  |    意林  |    (113)

多了一只羊

多了一只羊

20世纪80年代,那个时候还没有我,物质匮乏,精神饱满。 奶奶家养了一只母羊,春去秋来,咩咩咩咩,却没什么饲喂的经验,老的工作家务繁重,小的不甚经事,索性大多时候让其自食其草,恰此… 阅读全文 »

 仇钧   |    2018/05/17 17:51  |    意林  |    (130)

真正的痛

真正的痛

伤要多重,才会感觉到痛?到底什么样的痛,才是真正的痛? 平淡无奇的夜晚,我正埋首电脑前写作。“嘟比最近身上出现不少奇怪的斑点,你要不要看一看?看起来像是一点一点的瘀血,我有点担心,… 阅读全文 »

 傅志远   |    2018/05/16 10:42  |    意林  |    (148)

那个年代的名字

那个年代的名字

夏季的牛津,小城挤满一拨拨的“游学生”,从欧洲到亚洲、从七八岁到十来岁都有。他们穿着统一的外套,背着统一的大书包,闹闹嚷嚷出没在牛津大学的各个学院,塞满市中心的街道市場,有时像一群… 阅读全文 »

 Harps   |    2018/05/01 21:29  |    意林  |    (238)
123...1530...